|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你連秦烈都不如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你連秦烈都不如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20 09:38  字數:2518

九名虛空境強者,散落在繆怡姿身旁,隨著柳賢哲的大笑,相繼釋放出魂壇。

傍晚時分,紅霞漫天,太陽宮廣場上,一座座晶瑩閃亮的魂壇,如一塊塊耀目水晶綻現。

只有太陽宮的宮主君天耀,臉上掛著一絲苦澀,並沒有將魂壇馬上釋放。

即便如此,廣場上驟現的八座魂壇,依然是光芒奪目。

太陽宮武者築造的魂壇,彷彿皆由太陽晶核淬鍊而成,一座座晶瑩閃亮的魂壇,釋放出熾烈光輝。

以柳賢哲為首的太陰殿武者,魂壇如銀亮堅冰,透露出幽森寒氣,顯得有些詭異。

八座魂壇,相互映照,籠罩百里空間,令天地間一片肅殺。

八名虛空境強者,各自端坐於魂壇之上,或是臉色深沉,或是神色輕鬆,或是一臉譏笑嘲弄。

眾多視線都凝聚在繆怡姿的高挑身段上。

繆怡姿望著柳賢哲眾人的陣仗,黛眉深鎖著,一雙明亮的眼睛如繚繞著簇簇陰雲。

心念變幻間,她那座如重疊空間的六層魂壇,也被她釋放出來。

「咔嚓!咔嚓!」

她的六層魂壇一出,周邊百里被禁錮的空間,竟傳來堅冰破裂般的奇異聲音。

眾人頭頂深處,千萬碎光殘芒激射,綻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炸裂光團。

雲端,一簇簇如凍結的紅彤彤彩雲,突然輕輕顫動。

「咦!」

柳賢哲昂頭,忍不住輕呼一聲,似驚訝於繆怡姿的手段。

他皺眉看了一眼君天耀,道:「君兄,不會有什麼不妥吧?」

君天耀搖了搖頭。示意沒事。

「那就好。」柳賢哲微微一笑。

也在此時,太陽宮那一座座沐浴在霞光下的宏偉宮殿,倏然釋放出旭日初升般的光幕。

光幕交織。形成天羅地網,一層層封禁天地。

那種奇異的空間破碎聲。瞬間中止,天上顫動的彩雲,也是猛然靜止。

來源於太陽宮的「太陽聖輝」大陣,經由君天耀御動,展現出應有的威力。

以空間之力來撕裂周邊天地的繆怡姿,身下的六層魂壇,忽地破裂出無數縫隙。

繆怡姿的柔美雙肩,猛然一抖。白皙的臉上突顯一絲不健康的紅暈。

那是她遭受力量反噬的徵兆。

她在放出六層魂壇的那一霎,立即動用空間秘術,試圖趁柳賢哲等人尚沒有聚集全部力量,要一舉破碎空間禁制,沖入虛空亂流。

可惜,她全力催動的空間秘術,只是令周邊的空間禁制,產生了破碎。

旋即,君天耀以秘術開啟護宗的「太陽聖輝」,從那一座座宏偉宮殿內釋放的光幕。如重錘,狠狠轟擊在她撥亂空間的力量之上。

她一人之力,和太陽宮數千年時間凝鍊太陽光芒。形成的「太陽聖輝」古陣抗衡,自然而然吃了大虧。

她臉上浮現的一絲紅暈就是耗力過度的表現。

「為了拿下你,我都被君兄從太陰殿給請來,他怎會容你輕易離開?」柳賢哲笑著搖頭。

繆怡姿聽聞此言,又下意識看向君天耀,眼中如覆蓋著寒冰。

她本以為君天耀是被柳賢哲給鼓動,被六大勢力給說服,迫不得已才誘使她前來。

聽柳賢哲這麼一說,竟然是君天耀主動邀請柳賢哲等太陰殿強者。將他們請到了太陽宮。

這說明促使此事者根本就是君天耀本人!

「真是那樣?」她以哀莫大於心死的神情看向君天耀。

君天耀垂頭,不敢和她對視。道:「我差一樣最關鍵的靈材築造第七層魂壇,那樣靈材……只有星辰殿才有。洪殿主答應我。只要我能從你口中,獲知秦家隱藏在域外星空的準確位置,就會將那樣靈材贈與我。」

「一切都是你為了要進階域始境?」繆怡姿道。

「算是吧。」君天耀臉色淡漠,道:「我要是不能進階域始境,太陽宮就永遠只是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永遠都無法躋身到六大勢力行列。而我畢生的願望,就是要將太陽宮帶領到頂級黃金級勢力的層次,為了這個願望,我可以付出一切!」

「我明白了。」繆怡姿輕輕點頭。

她發現,一直到今天,她才真正認清君天耀此人。

她忽然意識到,或許君天耀這些年來對她的追求,可能也僅僅只是為了他的那個宏偉目標——將太陽宮帶領到頂尖黃金級勢力。

六層魂壇,虛空境後期,且精通空間秘術的她,乃是所有強大勢力都會想要得到的一股特殊力量。

她要是真的答應君天耀,全心全意協助太陽宮,對君天耀的計劃會是一股非常可觀的助力。

「你束手就擒吧。」君天耀神色平靜,「這座『太陽聖輝』護宗古陣,我為了你還專門布置過,特意添加了遏制空間力量的很多小型陣法。你也知道,我對你擅長的空間秘術很熟悉,我很清楚應該從哪些方面入手來限制你。」

「嘖嘖,君兄真是好手段,好手段啊!連我都開始佩服你了。」柳賢哲一臉揶揄地鼓掌。

君天耀臉色一冷,瞥了他一眼,道:「你我彼此彼此。」

「不不,我不如你,這方面我真的不如你!」柳賢哲連忙搖頭,一臉的謙遜,陰笑道:「這種對追求的女人,數百年處心積慮的算計,我真的自愧不如。」

另外兩名太陰殿的殿主,也是似笑非笑,似乎覺得這場面很有趣。

「君天耀!你連秦烈都不如!你真是讓我噁心!」繆怡姿厲色道。

也在此刻,那一柄落在廣場上,從始至終都被君天耀和柳賢哲所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