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饋贈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饋贈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18 20:06  字數:3086

乾煋拿到那一枚空間戒以後,跟隨他的焰風、霧紗、流漾三人,都是激動無比。

就連一直瞧秦烈不順眼的焰風,這時候,看向秦烈的眼神也分明不同了。

三滴深淵領主的精血,珍貴之極,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無上至寶。

以他們十人小隊的實力,可能再過一千年,也未必就能獵殺一頭深淵領主。

除了長輩的恩賜以外,他們幾乎沒有別的途徑,得到深淵領主的精血。

「行了行了。」烈焰魍嚷嚷著,對秦烈說道:「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就會派人將喚屍鈴和藏屍棺給你送來。你另有一百六十萬功勛點可用,要不要兌換別的東西?」

「還有什麼好東西?」秦烈愕然。

烈焰魍嘿嘿一笑,「我族好東西多的是,只要功勛點足夠,什麼都可以兌換的。」

他摸著下巴,想了一下,說道:「這樣吧,等我派人送喚屍鈴、藏屍棺給你的時候,會另外給你一個小冊子,上面會記載著眾多琳琅滿目的物資,你到時候可以慢慢挑選。」

「也好。」秦烈點頭道。

「深淵領主的金色獨角,還有他的惡魔心臟,你真的不打算兌換?」烈焰魍再次確認。

「不了。」秦烈態度很堅決。

「那算了。」烈焰魍聳了聳肩膀,略有些遺憾,說道:「我還有事,急著要回駐紮地,你呢?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我還有別的事情處理。」秦烈表態。

「你最近都會在此地?」烈焰魍詢問。

「嗯。」

「好吧,我安排好以後,會讓人來這兒送東西給你。」

「多謝。」

另一邊,乾煋充滿歉意道:「秦烈。我們也要回駐紮地,需要將三滴深淵領主的精血利用起來。」

「嗯,我們回頭見。」秦烈道。

烈焰魍等人。拿著深淵領主的三分之一血肉,還有一隻金色眼睛。便帶著乾煋等人離開。

臨走時,流漾還一臉戀戀不捨,頻頻回頭。

等烈焰家族的族人,全部消失以後,苗風天才輕聲道:「謝謝。」

他感謝秦烈為他兌換藏屍棺和喚屍鈴這兩樣屍祖的遺物。

這兩樣靈器,雖然並非神級靈器,卻最為適合他。

一旦拿到藏屍棺和喚屍鈴,苗風天在煉屍一道的進步。將會變得飛快。

他和屍奴間的溝通,默契,還有御屍的手段,都會得到很大的增強。

「不過五十萬功勛點而已,算不得什麼。」秦烈淡然一笑,又遞給苗風天一枚空間戒,對他進行一番吩咐。

苗風天認真聆聽。

過了一會兒,他詢問道:「你為何不回寒寂深淵,親自將這些東西,交給他們?」

「寒寂深淵的一個大領主。好像盯上我了,我怕我一出現在極炎深淵,他就會有所感應。」秦烈解釋道。

伊諾絲等寒寂深淵的高階惡魔。一路追擊到極炎深淵,對他表露出了濃厚的興趣。

他在從寒寂深淵遁離之前,也感知到一個令他靈魂都要窒息的意識,一點點的降臨。

他本欲返回泊羅界的星門,也被那個意識扭亂,被莫名其妙帶入極炎深淵。

他知道那個深淵大領主已留意到他的血脈。

伊諾絲能在極炎深淵鎖定他,說明在他的身上,可能殘留著一絲大領主的氣息。

他只要再次降臨寒寂深淵,十有*。會被立即覺察到。

為了避免此事,這段時間內。他都沒有以本體前往寒寂深淵。

「我明白了,我會將這些東西。親自交到那些人的手中。」苗風天恭敬道。

……

寒寂深淵,幽冥界的聚集地。

格雷,戈登和魯茲三人,滿臉喜色的回來,興奮地述說著和阿特金斯血戰的過程。

眾多角魔族,鬼目族和暗影族的族人,都是聚精會神聽著。

凌語詩、凌萱萱,還有凌峰等人,也是湊在此地,聆聽著三人的戰鬥經過。

「極炎深淵的那個領主,也是九階血脈力量,比巴特茲絲毫不弱!不過,在我們的聯手之下,他最終還是被擊殺了!」戈登嘿嘿怪笑。

「可惜我們沒有能殺死巴特茲,還狼狽的逃了回來。」凌萱萱沮喪道。

「那是因為我們的力量還不足。」凌語詩的精神恢復了一些,一雙紫眸又有光暈閃現出來,「以柯蒂斯為首的修羅族虛空境強者,早已經歷過深淵的血腥洗禮,他們的真實戰鬥力,要強過泊羅界的滕遠眾人。他們,加上秦烈和烈焰玄雷,還有你們幾個,還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一名深淵領主斬殺,這充分說明了深淵領主的可怕。」

「的確強大無比啊。」魯茲感嘆。

「怎樣,來自於深淵領主的鮮血,對你有沒有幫助?」此刻,鬼目族的格雷,看著身旁的拉普,神情嚴峻地詢問道。

「有點幫助。」拉普點了點頭,說道:「可惜,這些鮮血並不是來源於深淵領主惡魔心臟內的精血,沒有烙印上血脈天賦,沒有深淵古文字從中閃爍。」

「深淵惡魔心臟內的精血才有價值?」格雷不明所以。

拉普抬起頭,看向那些驚訝的各族強者,說道:「阿特金斯為九階血脈的金角蠻魔,身高兩百米左右,如一座血肉山峰。他這麼龐大的身子,體內的鮮血都放出來,足以盛滿一個大水塘。那麼多的鮮血,不可能都蘊藏著血脈天賦,不會全部烙印著深淵奧妙。」

眾人凝神聆聽。

「一般來說,深淵惡魔突破到九階血脈,蛻變為深淵領主以後,就會將鮮血內的力量精鍊,將其藏入惡魔心臟。惡魔心臟,類似於我們武者的丹田靈海,為他們的血脈能量源泉。」

「只有煉入惡魔心臟的精血,才是提煉了的鮮血精華,濃縮了鮮血內的天賦和深淵秘義。」

「那才是深淵領主最精華的血脈。」

「所以深淵領主最為珍貴之物,就是他的那顆心臟,而不是別的地方。」

「對我來說,能得到一兩滴精血,比得到這麼幾桶普通的鮮血,都要好用很多。」

拉普詳細解釋。

「你怎會對深淵惡魔突然如此了解了?」格雷驚奇道。

「秦烈給了我很多關於深淵惡魔的血脈知識。」拉普扯了扯嘴角,說道:「所以說,你們當時應該向他索要幾滴精血,而不是盛滿一桶桶普通的鮮血。這些普通的鮮血,能提升血肉精氣,能夠讓我們增強肉身力量,卻不會對我們的血脈缺陷有什麼幫助。」

「原來如此。」格雷明白過來,也暗暗懊悔。

也在此時,苗風天從外面行來,將一個透明玻璃瓶遞給了凌語詩。

「這是秦烈囑託我交給你的。」

透明玻璃瓶內,有五滴淡紫色精血,如剔透的晶體,閃爍著神秘的深淵古文。

「這才是阿特金斯心臟內的精血!」拉普驚叫起來。

凌語詩長長睫毛一顫,輕聲詢問:「他人呢?」

「這一層的深淵大領主,已經盯上他了,他不能冒然過來。」苗風天解釋。

凌語詩輕輕點頭,美眸洋溢著幸福喜色,修長玉手握著玻璃瓶,柔聲道:「我過段時間去另一邊看他。」

苗風天恭聲離開。

一眾幽冥界的強者,都是眼神熾熱,都看向她手中的玻璃瓶。

「女皇,給一滴精血讓我參悟,剩下的精血你可以試著一滴滴吸收。」拉普認真建議。

凌語詩淡淡道:「我取一滴就夠了。格雷,魯茲,戈登三位前輩,一人取一滴煉化吸收。」

三人轟然一震,都深深看向凌語詩,急忙勸說。

凌語詩輕輕擺手,說道:「我的血脈天賦特殊,和靈魂的淵源較大,這個深淵領主的血脈天賦涉及金銳和火焰,並不是很適合我,你們不要推辭了。」

三人這才點頭,一個個的眼中,都釋放出激動無比的光芒。

他們也越來越認同凌語詩在眾人間的尊貴地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