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領主之威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領主之威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15 17:37  字數:3214

山巔,阿特金斯震碎古殿,如山般的血肉身軀浩浩蕩蕩而來。

他頭頂金色巨柱般的尖角,釋放出一片片金色波紋,那些波紋所過之處,山崩地裂,空氣中厲嘯連連。

以柯蒂斯為首的虛空境強者,臨近阿特金斯龐大軀體時,已被金色波紋衝擊的搖搖欲墜。

那些苗風天煉製的屍妖,皆是八階的層次,卻在金色波紋衝擊下不堪一擊。

一個個屍妖如被利劍洞穿軀體,身上綻顯出洞孔,金光從那些洞口飛射出來,耀的人眼睛都隱隱刺痛。

「太強大了!」

姜鑄哲帶著那些嗜血者,本欲衝殺過去,一看阿特金斯展露出凶威,也是悚然變色。

他抬臂做出一個手勢。

眾多以他為首的嗜血者,看到那個手勢以後,都立即停了下來。

他扭頭看向秦烈,臉上泛出一絲苦意,道:「九階的深淵領主,我們還沒有能力抗衡。」

秦烈神情深沉,點了點頭,指向山巔下方的山谷,道:「去對付那些傢伙吧。」

「好。」

姜鑄哲化為一道血光,領著那些嗜血者,從山巔沖向底下山谷。

下方,一條條岩漿溪流旁,很多六階、七階、八階的金角蠻魔活動著,正朝著此處聚集。

在秦烈的授意下,姜鑄哲和那些嗜血者,將底下那些六階、七階、八階的深淵惡魔當成目標。

「讓屍妖也下去吧。」秦烈再次吩咐。

苗風天點了點頭,搖晃著屍鈴,對屍妖進行著掌控。

那些被洞穿軀骸,身上多出很多孔洞的屍妖,並沒有完全失去戰鬥力。

沒有靈魂,不是以生命氣息為能量的屍妖。只要不是被斬斷四肢頭顱,就依然還有再戰之力。

隨著屍鈴的聲音,屍妖一一從山巔跳躍下來。被苗風天御動著,也殺向下方的深淵惡魔。

突然間。在秦烈這一塊,只剩下頭頂半空的乾煋等人,還有那些衝擊向阿特金斯的柯蒂斯等人。

「出來吧!」

秦烈一頭赤紅長發飄揚著,陡然朝著天空厲嘯,左肩處光芒如織。

九團月光,如彎彎的月牙,在紅燦燦的天空閃現出來。

「交給你了。」秦烈和幽夜溝通。

深淵中,沒有日月星辰。只有無盡虛無,和橫亘在頭頂的另一層深淵陸地。

然而,在「月淚」浮現虛空之時,突然間,這一層極炎深淵,猶如變成了泊羅界的夜晚。

如多了九個月亮。

「咦!」

秦烈輕呼一聲,深深看向月淚,臉上顯出一絲異色。

就在月淚浮上虛空那一刻,他敏銳的覺察到,不論是器魂幽夜的氣息。還是月淚本身,都彷彿強大了很多。

以前的月淚,綻放出的九點月光。也絕對沒有如此明熠閃亮。

可現在,這月淚浮現出來,竟當真猶如九個月亮一般。

「月淚真正進階了……」

就在此時,幽夜的靈魂念頭,在秦烈心海之中凝現出來。

秦烈瞬間反應過來。

虛空亂流深處,幽夜吸收了月之晶核,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積累,似將月淚由一品神器,提升到了二品。

這令月淚和身為器魂的幽夜。都變得更加強大。

「呼呼呼!」

九輪月亮,在器魂幽夜的御動之下。漂浮在阿特金斯上空。

銀亮月光如瀑布,從一輪輪月亮上灑落下來。光幕般垂落在那些金色波紋上。

無數金色和銀色的光芒,激烈的撞擊著,濺射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由神器月淚上方灑落的銀亮月光,似分擔了金色波紋的鋒銳力量,令柯蒂斯等人壓力大減。

本來,柯蒂斯他們的魂壇,在金色波紋的衝擊下都搖搖欲墜。

這時候,柯蒂斯和那些虛空境的強者,身下的魂壇都突然變得穩如泰山。

那些魂壇帶著驚人的厲嘯,如一束束純黑的光芒,瞬間穿過金色波紋的阻擋,直達阿特金斯身旁。

「弱小的外域者,也敢來我極炎深淵送死!」

阿特金斯嘿嘿獰笑著,巨大的蹄足抬起,胡亂的拍擊在周邊那些魂壇上。

「蓬!」

六層魂壇的柯蒂斯,他身下的魂壇,被阿特金斯金燦燦的蹄足拍了一下,瞬間突顯裂紋。

柯蒂斯悶哼一聲,嘴角禁不住滲出鮮血,他兩手不斷甩動著,將身下魂壇內無數黑色火焰拉扯出來。

那些妖異的黑色火焰,如一朵朵黑色的妖花,紛紛落在阿特金斯的身上。

「哧啦!哧啦!」

黑色火焰,在阿特金斯的身上,洶湧燃燒著,似在破壞著這頭深淵惡魔的肉身防禦。

另外幾個虛空境強者,也是從自己的魂壇之中,拉扯著黑色魔焰出來。

那些黑色火焰,一片片灑落在阿特金斯的身上,竟帶著一種陰森和酷寒,讓阿特金斯吃痛的怪叫起來。

秦烈眼中血光一閃。

一道青幽電芒,在他所處之地凝練,然後瞬間消失。

一同消失的還有他的身影。

青幽電芒再一次閃現時,秦烈已來到阿特金斯頭頂上空,他二話不說,將他存在空間戒內的所有烈焰玄雷給一股腦兒的向下投擲。

一枚枚閃電纏繞,火光熠熠的金屬球,如碎石,似大雨滴,從天空蓬蓬落下。

每一枚金屬球內部,都蘊藏著雷霆和火焰之力,都鐫刻著精美神秘的靈陣圖,烙印著一絲規則奧義。

數十個烈焰玄雷,從天空降落下來,目標都指向阿特金斯。

嘶吼著,正在和柯蒂斯等人交戰的阿特金斯,還在分心應付著「月淚」的侵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