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山巔血戰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山巔血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15 07:21  字數:3126

九階血脈的阿特金斯,並沒有被外面的騷亂驚動,他如山軀體依然留在宮殿。

他在聽到侵入者,只是一些神族小輩以後,就再也懶得理會。

他已經在思索著,一會兒去弗洛里斯的領地,該怎樣將弗洛里斯殺掉。

山巔,八階血脈的高階惡魔,獰笑著等候秦烈等人的到來。

那些體型巨大的深淵惡魔,冰冷的眼睛,也都落在秦烈眾人身上。

在那一束束殘忍嗜血的目光下,焰風,霧紗,還有流漾都是不寒而慄。

霧紗和流漾兩女,幾乎是以哀求的眼神看向秦烈,要秦烈儘快有所動作。

「呼!」

由乾煋炎界凝鍊而成的火焰光團,終於漂浮在山巔上空。

乾煋催動著血脈,繼續維持著炎界,眼睛順勢落到秦烈身上。

秦烈終於從炎界內飛身落下。

半空中,乾煋,焰風,霧紗和流漾眾人,都目不轉睛地看向秦烈。

秦烈下落的身勢,如一束火炎流星,卻在即將落地之時,倏然頓住。

下一刻,一扇星光璀璨的域界之門,如鮮艷綻放一般,就在他身後瑰麗凝結。

乾煋等人瞳孔一縮。

一個個深淵惡魔,也是猛然一驚,突生不妙感。

「出來吧。」秦烈沉喝道。

「咻!」

一個銀光燦燦的巨大蛇影,率先從星門內鑽出來,一股滔滔屍氣瞬間瀰漫開來。

「八階的銀瞳蛇魔!」

霧紗臉色微變,禁不住驚呼出聲,心底一片冰寒。

「怎會是深淵惡魔?!」焰風大吃一驚,他猛地盯向秦烈。目眥盡赤,似繚繞著無窮怒意。

他第一時間以為秦烈和深淵惡魔勾結在一塊兒,故意設下陷阱。就是要對付他們。

美艷如花的流漾,那張嬌媚的臉上。也布滿驚恐。

「笨蛋!嗅一下氣味,也知道不是深淵惡魔啊!」乾煋瞥了他們一眼。

流漾幡然醒悟,她美眸凝視在銀瞳蛇魔身上,目顯異色,道:「死物……」

「這東西叫屍妖。」乾煋神情肅然,補充道:「以深淵惡魔死後的軀骸,通過邪詭秘術煉製的傀儡。這種傀儡沒有靈魂,不知疼痛。只剩純粹的毀滅本能……」

流漾等人臉色一變,看向秦烈的目光,多了一絲驚悸。

也在此刻,更多的深淵惡魔屍奴,從星門內魚貫而出。

那些以深淵惡魔煉製的屍奴,倏一穿過星門,就朝著守在古殿口的那些八階深淵惡魔衝殺過去。

星門內,一道道身影閃爍而出,以柯蒂斯為首的魂奴,相繼浮現。

不久後。苗風天也渾身屍氣衝天的走出來。

「咻!」

一道血光閃過,姜鑄哲臉上布滿妖異的血光,眼神滿是血腥之色。也從中走出。

他一出來,立即看向秦烈。

突地,他轟然一震,一雙腥紅如血的眼瞳深處,流露出巨大的驚容。

「神族族人!」

他看到了乾煋,焰風,還有霧紗和流漾等人,心靈如遭重擊。

時隔兩萬年,被人族聯合百族從靈域驅逐的神族族人。就這麼真實地站在他面前。

他這趟受命過來,只知道要對付深淵惡魔。並不知道星門的另一端,會有神族族人存在。

姜鑄哲被乾煋等人深深震驚到。

「神。神族!」

在他身後,一名名剛剛到來的嗜血者,也是駭然失色,禁不住大叫起來。

他們同樣被乾煋等人嚇到了。

「動手剷除此地的深淵惡魔。」秦烈皺眉道。

姜鑄哲愣了一下,他深深看了一眼秦烈,最終一言不發,向身後那些嗜血者麾下點了點頭。

那些永不會背叛他的嗜血者,眼中繚繞著濃濃血氣,身上傳來的血腥氣息,也濃郁的令人聞之欲嘔。

乾煋那些神族七階血脈者,垂頭看向那群嗜血者,也是目顯異色。

以吸食鮮血來強大自身的嗜血者,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極為駁雜奇怪。

嗜血者的身上,有人族氣息,有靈域別的異族氣息,有鬼族氣息,還有深淵惡魔的氣息。

諸多血腥氣息,存在於一個個嗜血者體內,在他們血管內翻湧著,形成一種凶戾瘋狂嗜殺的特殊血腥氣。

那些血腥氣竟然還處於可控狀態。

「奇怪……」

乾煋眉頭深鎖,輕輕搖了搖頭,一臉怪異。

霧紗清冷的眸子內,釋放出一縷異色,輕聲道:「靈域的種族,或許還真的不容小視……」

「父親!外域強者入侵!有外域強者入侵!」

就在此時,阿特金斯的宮殿口,他的那名八階血脈的後裔,突然放聲怒喝。

星門的凝結,柯蒂斯、苗風天、姜鑄哲眾人的到來,讓他立即明白過來。

這一支神族小隊的到來,並不是一心送死,而是早有準備。

他們只是域界之門的締結者。

域界之門一締造出來,眾多外域強者便接踵而至,其中很多氣息強悍到令他都為之驚懼。

這分明就是針對他父親的一場狩獵!

「嗷!」

恢宏巨殿內,阿特金斯怒嘯,尖銳的嘯聲震動這群火焰山脈都在劇烈搖動。

千萬道刺目的金光,從那座宮殿內裂天而出,瞬間就將那宮殿震的崩碎。

熾目金光中,阿特金斯昂首走出,頭頂的金色尖角,繚繞著一層層的金色波紋。

金色波紋,如金色的海水蕩漾著,向周邊蔓延而來。

沖向那宮殿的一頭頭屍妖,被那些金色波紋碰觸到,突然皮開肉裂。

銀瞳蛇魔,銳爪魔,八階血脈的颶風蛟魔,這些寒寂深淵最為皮堅肉厚的深淵惡魔,如被千萬金色利劍刺入軀體,身上驟現眾多孔洞。

阿特金斯森然獰笑著,就在山巔邁動著蹄足,令周邊山崩地裂,天上火焰雲團呼嘯而來。

「起!」

虛空境的柯蒂斯,眼中寒光一閃,忽然駕馭著六層魂壇飛出去。

在他身旁的那些修羅族魂奴,也分別駕馭著五層和四層的魂壇,也都朝著阿特金斯疾馳而來。

以阿特金斯為中心,金色波紋繼續蔓延,所過處連最堅硬的岩石都化為粉塵,一個個八階深淵惡魔煉成的屍妖,則是遍體鱗傷。

柯蒂斯等人,駕馭著黑色火焰涌動的魂壇,朝著阿特金斯衝擊時,一座座魂壇發出撕心裂肺的怪嘯。

那是因為金色波紋已碰擊到他們的魂壇。

四層,五層,六層的魂壇,被那些金色波紋衝擊時,都搖搖欲墜,如隨時都會墜落一般。

秦烈看向柯蒂斯那些人,臉色漸漸凝重,對深淵領主的力量第一次有了清晰的認識。

柯蒂斯等人,在深淵征戰多年,和眾多深淵惡魔血戰過。

他們也吞吃了很多深淵惡魔的血肉。

泊羅界時,柯蒂斯這些人和滕遠,尼維特,還有泰勒等人交戰時,幾乎處於絕對的上風。

同等境界下,他們比那些泊羅界的異族,要強悍很多。

秦烈本以為,六層魂壇的柯蒂斯,真正的實力不會太遜色深淵領主。

然而,當柯蒂斯領著那些同族的虛空境強者,朝著阿特金斯而來,被金色波紋給衝擊的搖搖欲墜時,他才明白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有多麼的強大。

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烈焰魍會說深淵惡魔種族,和神族、靈族、魂族乃是同等戰力的種族。

「糟糕,這深淵領主竟如此強大,難道真要將魂獸分身一併弄來作戰?」他突然頭疼起來。

真正面對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他才知道,修羅族的柯蒂斯這些所謂的同級者,戰鬥力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他意識到,可能只有他的魂獸分身,才能和阿特金斯單對單戰鬥不落下風。

可是根據烈焰魍所說,魂族和神族常年血戰,一旦他將魂獸分身招呼過來,他和魂族存在的關係,豈非立即暴露?

「媽的!就算是拚命耗,也要耗死這個深淵領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