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熾焰軍團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熾焰軍團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14 05:32  字數:3018

?

神族中的巔峰強者,有能力以個人力量,將一個域界給直接轟殺下來。

這類巔峰強者,身邊不但聚集著眾多低階血脈的同族麾下,也可能有異族追隨者。

他們每殺入一個域界,獲得統治權,都能將那個攻陷域界的異族強者收服,將其變成自己的追隨者。

三萬年前,烈焰家族稱霸靈域以後,整個邪龍族都是追隨者,宣誓效忠烈焰家族族長。

強者,身邊聚集一群追隨者,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秦烈僅僅只是七階血脈戰士,本身的境界修為,以人族的實力劃分來看,也不過是涅槃境而已。

這樣的單體力量,即使身邊存在追隨者,至多也是更弱的存在。

不滅境,虛空境,如此力量的武者足以輕易抹殺秦烈,何以會成為他的追隨者?

焰風等人驚訝的瞠目結舌。

這番話,若非由乾煋說出,他們打死都不會相信。

一名七階的血脈戰士,擁有不滅境和虛空境的追隨者,而且不止一個,這實在太過於匪夷所思。

「我的情況比較複雜。」秦烈乾笑兩聲,道:「我不是依靠純粹的力量讓人依附,而是,而是……以德服人。」

「以德服人?」

流漾、霧紗,還有焰風,都是滿臉愕然之色。

在神族的規則道理中,只有強者才能得到依附者,「德」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絕不可能成為吸引到依附者。

面對眾人驚疑不定的目光,秦烈有些尷尬,更加不知該如何解釋。

以柯蒂斯為首的魂奴,真正選擇的主人,乃是他的那一具魂獸分身。

事實上,直到現在柯蒂斯依然認為,魂獸才是他的本體。

苗風天之所以依附,那是因為屍之始祖的遺骸,已經被鎮魂珠淬鍊過,只要苗風天融合屍之始祖遺骸,就只能向他投誠。

柯蒂斯和苗風天,都不是他以「德行」給招攬的,所以他的說辭本就破綻百出。

而且他一時還真是給不出更好的解釋。

「不要計較這些瑣事。」乾煋淡然一笑,大有深意地說道:「大家只要記住,秦烈能夠在捕殺深淵惡魔一事上,給予我們重大幫助就行。」

流漾抿嘴嬌笑,美眸波光流轉,道:「那我們以後豈不是要跟著他混了?」

「不錯。」乾煋笑道。

流漾笑盈盈的,以香肩頂了頂貼著她的秦烈,眉目流露出魅惑之意,道:「以後多多照顧呀。」

「互相照應。」秦烈笑著說。

講話時,他眼神飄忽著,看向山谷的其它區域。

山谷中,充斥著很多岩漿火池,很多烈焰家族的血脈戰士,都在岩漿池內浸泡著,一邊吸收著炎能,一邊撕扯著惡魔血肉恢復體力。

他粗略看了一眼,就知道整個山谷內的烈焰家族族人,差不多就在千人左右。

九階血脈的烈焰魍,就是這一支千人大隊的隊長,整個千人大隊,由十個百人中隊組成,每一個百人中隊,又由十個十人小隊組成。

小隊,中隊,大隊,這個隊伍層次非常分明。

十個千人大隊,組成烈焰家族的一個軍團,軍團長乃十階血脈強者,也是烈焰家族最強大的血脈戰士。

烈焰家族的軍團,一共有四個,分別由四名十階血脈的巔峰強者統領。

烈焰魍為首的千人大隊,隸屬於熾焰軍團,而熾焰軍團的軍團長,恰恰就是十階血脈戰士烈焰塚。

烈焰塚這個人,秦烈曾經從血脈中湧現的一幅畫面中窺見過……

三萬年前,奉命對天鬼族滅族的神族強者,就是以烈焰塚為首。

當年的烈焰塚,似乎也只是九階血脈強者,他率領著烈焰家族的千人大隊,將已經崩潰投降的天鬼族,給殺的血流成河。

天鬼族,在烈焰塚的屠殺之下,被迫遁入虛空亂流。

然而,就在他們逃入虛空亂流之時,烈焰塚以一條燃燒的岩漿長河滲透進去,其中無數神族符文閃爍,烙印在那些天鬼族族人的鮮血之中。

之後很多年,天鬼族的族人,還承受著烈焰印記的腐蝕之苦。

他和天鬼族的馬修等人,一旦碰面,只要他催發體內的烈焰血脈,那些烙印在馬修等人體內的神文,就會立即燃燒沸騰,會重創他們。

時隔萬年,馬修,布托,曾肆虐暴*之地天鬼族強者,都在承受著他烈焰印記的折磨。

今時今日,烈焰塚已成為熾焰軍團的軍團長,烈焰魍這一支千人大隊,就是熾焰軍團十支大隊的其中一個。

秦烈,也在被烈焰魍邀請以後,暫時化身為熾焰軍團的一員。

「烈焰塚,熾焰軍團的軍團長,十階血脈戰士……」

看著火焰山谷中,一個個粗獷雄壯的神族族人,聽著他們高談闊論,秦烈神志恍惚,忽然有些分不清自己是誰。

人族?亦或者神族?

他短暫迷失……

「秦烈!」

流漾輕輕推了他一下,嬌聲提醒,讓他緩過神來。

他猛地一震,一下子驚醒,錯愕地看向流漾,道:「什麼?」

「弄點東西吃呀。」流漾遞來一塊十斤重的魔炎金獅的熟肉,道:「這是七階魔炎金獅的肉,蘊藏的血肉精氣要濃厚很多,你可別浪費了。」

「謝謝。」秦烈笑著收下。

不遠處,焰風抬起頭,看了這邊一眼,下意識地嘀咕了一句什麼。

流漾揚起眉頭,可笑容還是一貫迷人,「焰風呀焰風,你是不是還不服氣?秦烈要是願意,可以直接向你挑戰,這樣你連副隊長的寶座恐怕都保不住吧?」

焰風臉色一變。

正和身旁霧紗講話的乾煋,聞言也是苦澀一笑,尷尬地說道:「真要那樣,我這個小隊長一樣坐不住了啊。」

「我可沒能力領導你們。」秦烈急忙表態。

焰風哼了一聲,沒有繼續多言,臉色不太好看。

乾煋乾笑了兩聲,道:「大家儘快恢復力量,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要單獨行動了。阿叔說了,以後我們這一支小隊,可以私自狩獵,不需要實時在此待命。」

「那最好了。」流漾欣然道。

……

泊羅界地底深處。

秦烈的魂獸分身,淡漠沒有感情的眼睛,落在阿卡洛斯的身上。

八階巔峰血脈的阿卡洛斯,灰暗的眼瞳,漸有熠熠火光閃爍而出,逐漸變得明亮。

過了一會兒,阿卡洛斯神智恢復清醒,他暗暗窺視自己,發現他的靈魂之中,已布滿樹狀的靈魂紋絡,那些紋絡充斥著神秘的奴役力量。

阿卡洛斯很快認清了事實,苦澀一笑,很老實地朝著魂獸跪伏下來,垂頭輕呼:「見過主人。」

「你血脈要提升到九階,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秦烈詢問道。

「同族的血肉軀體,最好是同等級的八階深淵惡魔,活生生的血肉之軀被我吞食掉。」阿卡洛斯乖乖回答。

秦烈魂獸的眼瞳之中,閃爍出異芒,道:「九階深淵領主的血肉軀體呢?」

阿卡洛斯轟然一震,喝道:「如果是深淵領主的血肉之軀,我只需要吞吃三分之一,就必然能達到九階血脈!」

「在你活動的區域附近,有沒有哪一個深淵領主較弱,容易下手的?」秦烈再問。

「我的力量不夠。」阿卡洛斯急忙搖頭,「我只敢和八階血脈的同族廝殺,通過多吞吃八階血脈的同族來求進化的可能。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除非身負重創,不然我沒有一絲的勝算可能。」

「你挑選一個目標,我會想辦法解決他,而且會給你帶來三分之一的血肉軀體。」秦烈冷漠道。

阿卡洛斯愣了一會兒,道:「那就選阿特金斯吧。」

……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