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獵物爭奪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獵物爭奪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11 19:02  字數:3388

死火山群。

秦烈沒有繼續漫無目的搜尋乾煋等人,而是靜坐著,通過靈魂的連接,來感知泊羅界地底的情況。

此刻,泊羅界地底千米處,他的魂獸分身囚禁著阿卡洛斯,正在奴役阿卡洛斯的靈魂。

擁有八階血脈的高階惡魔阿卡洛斯,修長身軀被定在半空,魂獸眼瞳之中,一條條灰濛濛靈魂絲線如蛇一般探出來,一一消失在阿卡洛斯的眼中。

阿卡洛斯凄厲慘叫著,不斷求饒,希望魂獸饒恕他。

魂獸眼中沒有一絲憐憫,只有無盡的冰冷和陰森之意,一縷縷魂絲依舊滲透進來。

漸漸地,阿卡洛斯停止了呼叫,身上熾烈火焰也盡數熄滅。

他的靈魂,被無數細密靈魂鎖鏈串聯,那些靈魂鎖鏈上烙印著魂族獨有的奴印,一個個和他的靈魂進行著融合。

魂族,本來就是浩瀚星空中,最為令血肉生命驚恐的至強種族。

每一個魂族族人,天生都沒有實體,只有一團純粹的靈魂。

魂族族人,就是通過以靈魂來奪舍血肉之軀,奴役眾多強大的魂仆,才能令靈魂樹茁壯生長。

靈魂樹的生長,依賴魂奴的靈魂力量,也依賴更多強大的魂奴。

將一個強大的生靈,變成自己的魂奴,其實也頗為耗費魂族族人的靈魂力。

也是如此,以前那位奪舍魂獸的魂族強者,雖時常在寒寂深淵走動,卻從未對那些深淵惡魔動手。

那些如銀瞳蛇魔一般的深淵惡魔。在沒有晉陞到九階血脈。沒有成為深淵領主之前。智慧並不夠出眾。

那一類深淵惡魔的價值,僅僅只是一具戰鬥傀儡,對魂獸的靈魂樹沒有太大的幫助。

阿卡洛斯為高階惡魔,所以一開始就有極高的智慧,且靈魂強大。

只有這樣的魂奴,被魂獸奴役以後,才能為靈魂樹帶來好處。

這也是秦烈願意耗費分身的靈魂力,將阿卡洛斯奴役的重要原因。

還有一點。則是秦烈需要通過阿卡洛斯,來檢驗魂獸分身對魂族秘術的領悟,從而為接下來奴役第一巫蟲打下基礎。

魂獸以魂族秘術,在奴役阿卡洛斯的時候,他本體在極炎深淵也暗暗關注著。

「咦?」

死寂的火山上,秦烈眉梢一動,從和魂獸分身的靈魂連接中醒來。

他臉色陰沉地打量著四周。

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就在剛剛,又一次湧上心靈。

他已經確信有人在暗中找尋著他。

「會是誰?」

秦烈站了起來,並漂浮到半空中。在紅艷艷的火燒雲下方眺望遠方。

熾烈的極炎深淵,極遠之處。突然傳來一絲寒意。

秦烈心神一動,似突然捕捉到什麼,臉色微微一變。

「寒寂深淵!」

果然,從寒意傳來的方向,漸有更強的冰寒湧現。

不久以後,以伊諾絲為首的寒寂深淵的高階惡魔,慢慢浮現出來。

那些深淵惡魔,身上明顯流轉著森寒氣息,他們在確定秦烈的方位以後,驟然加快了速度。

在秦烈眼中,遠方有十來股寒流,在極炎深淵不合時宜的出現,並疾馳而來。

他心中馬上就有數了。

「媽的,竟然從寒寂深淵追逐到這兒!」他冷笑道。

通過魂獸分身,他也知道深淵的規則,知道深淵領主一般不會輕易到達別的深淵層面,不然將會引發戰爭。

從寒寂深淵而來的那些深淵惡魔,應該也僅僅只是八階血脈的層次,這種級別的深淵惡魔,他並不是無力抵抗。

他於是坐等寒寂深淵那些追逐者的到來。

「就在前方了!」伊諾絲撲動著漆黑翅膀,興奮地指向秦烈的位置,說道:「只要生擒下來,我父親會扭轉規則之力,強行撕裂一道空間裂口,將我們立即送回寒寂深淵!」

她領著克洛斯這些寒寂深淵的惡魔,在極炎深淵搜查秦烈,已經待了很長時間。

途中,她看到很多烈焰家族的強者,和極炎深淵的那些惡魔血戰。

很多極炎深淵的惡魔,血戰中被無情屠殺,被烈焰家族的族人切割成一塊塊血肉收藏起來。

也有烈焰家族的族人,戰敗以後,直接被這一層的深淵惡魔撕成粉碎吞咽。

一路行來,她雖然繞了很多路,還是不可避免的經歷了一些危險。

有幾個烈焰家族的中隊,將他們也當成獵物,追的他們頗為狼狽。

伊諾絲進入不同深淵層面的激動,在經歷了這些災難以後,也漸漸消褪了。

她已經意識到這裡不是他父親統領的寒寂深淵,意識到在戰亂頻繁的極炎深淵,他們要是不慎被強大的烈焰家族中隊困住,可能會死在這兒。

如今伊諾絲只想生擒秦烈,將秦烈帶回寒寂深淵,交給她父親審問,完成這趟異域之行的任務。

「終於要結束了。」

八階惡魔克洛斯,也是輕輕吐出一口氣,暗暗加快了速度。

他身後那些寒寂深淵的惡魔緊緊跟隨。

一刻鐘後,他們終於來到秦烈所在的死火山群,看到一座暗紅色火山口上,靜靜端坐著的秦烈。

「就是他了!」伊諾絲伸手,修長的手指,遙遙點在秦烈身上,沖身後那些從寒寂深淵而來的同伴下達命令,「生擒他,將他帶回寒寂深淵,我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拖著長長尾巴的克洛斯,耳朵綴滿銀環,一雙眼睛閃爍著淡紫色的光芒,他盯著秦烈仔細看了一眼,說道:「交給我就行了。」

「就是你們一直在找我?」秦烈咧開嘴,森然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