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烈焰魍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烈焰魍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11 14:05  字數:2730

?

姬家古殿中,姬堯兄妹倆,從第九空間傳送陣內走出。

昏暗古殿內,兄妹倆都皺著眉頭,臉色有些驚異。

他們並沒有急著離開古殿。

「現在你怎麼看待秦烈?」姬堯突然詢問。

古服美婦姬媛,長長睫毛闔上,閉目想了片刻,道:「他身邊聚集的那些力量,真的屬於他個人?是他這些年拉攏起來的?真不是依仗秦家?」

姬堯輕輕點頭,「我想應該是這樣。泊羅界那邊,還有那兩個深淵層面,是秦家都無法涉足的。」

姬媛暗暗一嘆,說道:「這麼來看,他可能會成為另外一個秦浩。或許再過幾百年,聚集在他身邊的力量,甚至可能會超過秦家!」

「我也是這麼想的。」姬堯苦笑道。

「所以你才會暗中將太陰殿、太陽宮那些前往泊羅界虛空境武者的行蹤透露?還告訴他這座空間傳送陣的坐標?你這是提前向他示好?」姬媛有點明白過來了。

「我是覺得今時今日的他,值得我慎重對待!」姬堯認真道。

姬媛想了一下,也緩緩點頭,旋即說道:「這傢伙也不知道通過什麼方法,竟然能隨時進出深淵,那地方連我們都一無所知,活動在那邊的深淵惡魔又是和神族一樣強大,簡直難以想像。」

「他帶到深淵的泊羅界各族,幽冥界各大種族,還有暴*之地的那些人族武者。只要在深淵能獲得成功,得到眾多深淵惡魔的血肉,他們必將以我們無法企及的速度,迅速的強大起來。」姬堯深吸一口氣,道:「假以時日,在他們當中會出現十階血脈的異族,有域始境的傢伙誕生。真到了那個時刻,秦烈個人持有的力量,或許真的能超越秦家!」

「當年的秦浩,能將秦家蛻變為黃金級勢力,還依賴了老家主秦山卓越的煉器手段,依仗著秦家恐怖的財富基礎。」姬媛有些感慨,「他要是完全沒有依仗秦家,僅憑自己發展成一股黃金級的力量,那他……勢必會超越秦浩。」

「相比秦浩而言,他懷有神族血脈,而且已經覺醒,還在飛速的進階蛻變著。在個人實力上,他的潛力也比秦浩出眾……」姬堯又道。

「或許,在不久後的未來,他和秦家才是人族抗衡神族的至強力量。」姬媛嘆道。

雖然她對秦烈沒有什麼好感,但是經過深淵兩個層面一行,見識到秦烈身邊聚集的力量以後,她不得不承認,秦烈如今凝結的力量已經極為驚人。

而且秦烈身邊的那一股力量還擁有著無窮潛力。

「我一會兒去面見族老,讓他們考慮和秦家走的更近一點。至於六大勢力……」姬堯冷哼一聲,道:「就隨他們去吧。」

姬媛點頭表示同意。

秦烈領他們在深淵兩層走了一圈,讓他們對秦烈身邊的力量,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

他們由此看到秦家不單單只有域外星空那些力量。

這個擁有神族血脈的秦家第三代,正在以他自己的方式,迅速囤積著驚人的勢力。

秦烈如今的成就,讓他們看到另外一個龐然大物,也在緩緩成長著。

他們不得不慎重對待和秦烈有關的一切。

……

另一邊,將姬家兄妹送回靈域以後,秦烈再次回到極炎深淵。

柯蒂斯在他的安排下,重新去寒寂深淵坐鎮,負責幫苗風天找尋更多煉屍的材料。

極炎深淵,秦烈以「疾雷遁」不斷閃爍著,往以乾煋為首的十人小隊行進著。

不久前,他誘使阿卡洛斯遠離乾煋等人,然後召喚出柯蒂斯等人將阿卡洛斯生擒。

他覺得乾煋等人應該並沒有走遠。

「疾雷遁」在他擁有八目妖靈的血脈以後,閃掠的距離極為遙遠,經過幾次掠動,他在阿卡洛斯之前修鍊的死火山現身。

阿卡洛斯布置的那個奇陣依然還在。

然而,他放開靈魂意識感知了一會兒,卻並沒有覺察到乾煋等人的生命動向。

「到什麼地方去了?」

他暗暗疑惑,又繼續以疾雷遁在附近閃動著,搜尋乾煋十人的動向。

可惜,他找了一圈,依然沒有感應到乾煋等人的氣息。

無奈之下,他只能暫時放棄,就在阿卡洛斯潛藏的死火山坐下來。

他並不知道乾煋那些人,朝著他逃離的方向追逐了一會兒,後來覺得沒有希望,最終放棄了。

他在找尋乾煋等人的時候,這一支十人小隊,已垂頭喪氣返回烈焰家族的聚集地。

一個巨大的火焰山谷之中,有著沸騰的岩漿熔潭,很多赤裸著半身的烈焰家族族人,在岩漿潭內修鍊著。

一個個有著烈焰家族印記的火紅帳篷,分散在山谷的各個區域,很多帳篷口都有烈焰家族的族人出沒。

這是烈焰家族的一個千人大隊。

烈焰家族,十人為小隊,百人為中隊,千人為大隊,萬人則是軍團。

這個千人大隊,首領為九階血脈的烈焰魍,他剛剛和一個深淵領主血戰過,此時遍體鱗傷地返回山谷,正在撕扯著一頭八階深淵惡魔的血肉大口吞咽著。

他魁梧如山的身軀上,遍布著細密傷口,那些傷口綻裂以後,能隱隱看到骨頭。

然而,在他吞吃深淵惡魔血肉的時候,那些傷口內的鮮血,一邊如蚯蚓般蠕動著,一邊閃爍著火焰神文,竟在迅速癒合著裂縫。

烈焰魍叫囂著,說要等恢復以後,立即重新殺回去。

就在此時,乾煋走過來,恭恭敬敬行禮,道:「阿叔,我在這裡遇到一個人族。」

烈焰魍抬起頭,怔了一下,「靈域那邊的人族?」

乾煋點頭。

「他們怎麼能進入深淵?這不太可能啊?」烈焰魍疑惑道。

「那個人族……懷有我們烈焰家族的血脈。」乾煋道。

烈焰魍沉思了一下,似反應了過來,「就是上次你和蒼曄,在靈域空間亂流域所見的那個小傢伙?」

「就是他。」乾煋點頭。

「他怎麼來到極炎深淵的?」烈焰魍驚訝起來。

「可能是血脈的指引,也可能是別的原因,我沒有弄清楚。」乾煋答道。

「他人在何處?」烈焰魍皺眉。

「呃……」乾煋面有愧色,將他們遇到八階血脈的阿卡洛斯,還有秦烈將阿卡洛斯吸引走一事,詳細說明了一番。

「蠢貨!那傢伙拿著神器,以秘術遁離,明顯是誘使那深淵惡魔離開,讓你們能平安脫險!」烈焰魍喝道。

乾煋一臉苦澀,道:「我明白,所以我領著他們回來了。我自知以我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是那八階深淵惡魔的對手,所以為了避免更大的傷亡,我只能這麼做。還有,我覺得他頂多被生擒,那個八階血脈的深淵惡魔,應該不會真的要殺他。那八階的深淵惡魔,好像極為貪財,他可能會擒下那傢伙,找我們索要財物。」

「走!你領路,我過去看看情況!」烈焰魍喝道。

乾煋眼睛一亮,立即道:「好!」

……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