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靈魂定位點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靈魂定位點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06 19:01  字數:3160

阿卡洛斯被那火焰光球完完全全罩住。

柯蒂斯等人,端坐在魂壇上,接連施展修羅族的血脈秘術,朝著那火焰光球衝擊。

許許多多漆黑幽影,極寒冰暴,交織的閃電,都撞擊在火焰光球上。

火焰光球之中的阿卡洛斯,身影急劇扭曲,怒聲咆哮。

可那火焰光球並未爆裂開來。

周邊一座座死火山,在阿卡洛斯承受攻擊的時候,又開始轟隆隆爆鳴,似乎再次幫他承擔傷害。

可惜,阿卡洛斯畢竟只是八階血脈的深淵惡魔,並沒有真正完成蛻變,成為統治一方的深淵領主。

面對柯蒂斯這樣的虛空境強者,就算是依仗著血脈天賦全力防禦,也僅僅只能維持幾十秒以後。

「轟!」

那巨大的火焰光球,在一連串的轟擊之下,最終炸裂開來。

一直藏身當中的阿卡洛斯,失去那火焰光球的庇護,就這麼暴露在秦烈眼前。

「生擒他。」秦烈下令。

柯蒂斯陰惻惻怪笑著,他身下的六層魂壇,驟然從上往上覆蓋向阿卡洛斯。

六層魂壇底部,一股強大的吸附力生成,將阿卡洛斯牢牢束縛住。

與此同時,秦烈又將星門凝鍊出來,由柯蒂斯將阿卡洛斯扔向星門的另一端。

星門的另一端,為魂獸分身,阿卡洛斯絕對逃不出魂獸分身的手掌心。

他要通過阿卡洛斯,來看看自己對魂族秘術的感悟,是不是達到了預期。

如果他的魂獸分身。能成功將阿卡洛斯奴役。他就會著手來奴役第一巫蟲。將奸詐的巫蟲也化作魂奴。

阿卡洛斯對他而言就是一個最佳的實驗品。

「魂族!」

阿卡洛斯的身子,被星門吞沒之前,驚恐至極的尖叫起來。

星門另一端,洶湧的靈魂氣息,魂獸的模樣已顯露出來。

身為高階惡魔的他,顯然知道魂族的來歷,在意識到星門另一端乃是魂族強者以後,他立即知道他將會迎接什麼樣的命運。

「柯蒂斯。你暫留此地,我要處理一些事情。」秦烈回頭吩咐。

柯蒂斯點頭。

以八目妖靈血脈天賦凝成的星門,陡然一變,通道另一端浮露出庄靜的身影。

秦烈領著幾名修羅族魂奴穿梭而過。

「你們還是回寒寂深淵。」秦烈沖他們下達吩咐。

這些魂奴,之前就在寒寂深淵層面,幫助苗風天煉製屍妖。

他用星門將這些人從寒寂深淵帶到了極炎深淵。

阿卡洛斯的麻煩解決以後,他讓柯蒂斯留守極炎深淵,作為靈魂的定位點,自己則是通過庄靜回到了泊羅界。

「見過主人。」

庄靜一看到星門凝現,就知道他要過來。在他身影閃現以後,忙滿臉笑容的嬌聲道。

最近這段時間。庄靜一直以秦烈代言人的身份,在七靈島傳遞種種秦烈下達的指示。

擺脫了幽月族的庄靜,如今長居七靈島,還有了一棟屬於她的樓閣。

這樓閣內只有她和藺婕兩人居住。

一旦她得到秦烈的靈魂指示,就會第一時間聯繫葛榮光,由葛榮光幫忙傳達。

她是秦烈安排在七靈島的一隻眼睛。

通過她這隻眼睛,秦烈能夠對泊羅界,還有暴亂之地的情況了如指掌,能通過她及時通知宋婷玉、唐思琪,讓她們能按照自己規划出來的方向前行。

「藺婕人呢?」秦烈突然問道。

庄靜有些疑惑,說道:「主人找她做什麼?」

這時候,那些修羅族的魂奴,已按照秦烈的吩咐前往白骨祭台處,要通過域界之門重返寒寂深淵。

屋內也就只剩下她和秦烈兩人。

她在問話時,忽然有些羞澀地湊向秦烈,紅著臉擁住秦烈粗壯的臂膀,道:「主人對藺婕也有興趣么?那丫頭……最近很羨慕我,對我血脈的進階懷有無限好奇,主人要是想要她,我可以幫你安排的。」

講話時,她以高聳豐滿的雙峰,輕輕摩擦著秦烈的手臂,眼中滿是動情的光芒。

自從上次和秦烈一夕之歡,事後神奇完成六階血脈到七階血脈的蛻變以後,庄靜一直都在期待著下次。

她希望通過秦烈來更快地提升血脈力量。

她懷有的血脈,來源於幽月族,血脈越強大,她就能從泊羅界夜晚的九個月亮上,吸收更多的月能。

這對她境界的提升同樣有著巨大幫助。

她一直都很有野心,一心想要強大自己,以前她都是通過刻苦訓練。

如今,當她發現和秦烈歡好,竟然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捷徑以後,她自然就有了別的想法。

「藺婕是不是絕不可能重返太陰殿了?」一邊享受著庄靜的討好,秦烈一邊詢問,「她自己心裡怎麼想的?」

「我和她都不可能回頭了。」藺婕輕聲道。

「我需要一個魂奴,需要她在炎日島,隨時幫我傳遞話語,需要她作為一個穩定的靈魂定位點。」秦烈眯著眼,伸手勾起庄靜的圓潤的下巴,說道:「只要她肯接受奴役,我不需要她的身子,我會饋贈給她精純的魂力,讓她以後的境界突破,永不會為魂力不足發愁。另外,在她被我奴役期間,我會負責她修鍊所需要的一切材料,就算是將來她突破到不滅境,我也會為她準備好築造魂壇的所有靈材。」

泊羅界和暴亂之地,如今都是他掌控的重要地界,他需要在兩個地方安排穩定的靈魂定位點,隨時幫他傳遞魂念。

修羅族的那些魂奴,最弱也是不滅境,只是用來作為靈魂定位點,未免大材小用了。

另外,那些傢伙畢竟是修羅族,讓他們長居人族也不太適合。

因此,他需要一個人族作為靈魂定位點,幫他駐守在炎日島,變成他的另外一隻眼睛。

「你不要她的身子?」庄靜訝然。

「我要她作為我的另一隻眼睛。」秦烈道。

「我會和藺婕說這件事,會把你的條件說明清楚,我看她願意不願意。」庄靜點頭。

「有一點你要說明清楚,一旦締結靈魂契約,她恐怕終生難以擺脫我,你一定要讓她清楚這一點。」秦烈鄭重道。

「我會的。」庄靜乖巧地點頭。

這時候,她豐腴柔潤的小手,已沿著秦烈的胸腔,一路滑落到秦烈腰胯部。

秦烈深吸一口氣,一把將庄靜抄了起來,大步走向庄靜的廂房。

一番暴風雨後,秦烈從庄靜樓閣內走出,就要前往通往暴亂之地的秘境之門。

他才走出門,就看到藺婕從遠處回來。

夜色下,藺婕如身披月光,身上月能如水流潺。

顯然,藺婕是藉助於泊羅界夜晚的月亮,在別的地方修鍊秘術,所以身上才有明顯的月華光芒。

「見過秦島主。」

眼看秦烈從屋內走出,藺婕驚訝了一下,旋即鞠身婷婷行禮。

她分明看出了秦烈衣衫不整。

她心神一動,下意識瞄了一眼屋內,發現庄靜並沒有出來送行。

她立即知道秦烈和庄靜先前一定是在顛鸞倒鳳。

藺婕俏麗的臉上漸漸浮現出羞紅。

秦烈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一言不發地離開。

藺婕目送著他身影消失,這才返回屋內,直接來到庄靜的廂房。

廂房內,一片大戰過的痕迹,空氣中都還充滿著旖糜的氣味。

庄靜以毛毯覆蓋在身上,毛毯外面的身子,皆是赤裸著。

「師姐,你們的戰鬥還真是激烈呀。」藺婕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說道:「這一次,你通過他又得到了什麼?」

庄靜柔媚的臉上,春潮未褪盡,懶洋洋地說道:「小師妹,別說師姐不照顧我,現在有一條捷徑擺在你面前,就看你如何選擇了……」

她將秦烈那番話詳細道明,告訴藺婕秦烈的意圖,讓藺婕自行決定。

「他要我甘願作為他的魂奴,就必須要親自和我說,而不是通過你。」藺婕恨恨然地說道:「通過你說算什麼?」

「哦,我明白了,等他下次過來,我讓他親自和你說。」庄靜微笑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