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我走!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我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05 21:19  字數:2502

八階巔峰血脈的高階惡魔,名叫阿卡洛斯,他修長的身影藏身在巨大火球之中,興奮地看著「月淚」的到來。

最近烈焰家族入侵極炎深淵,各大區域的深淵領主,都在和烈焰家族的強者戰鬥。

阿卡洛斯以前活動的區域,恰恰處於激烈交戰區,戰火一刻不曾停息。

即將完成血脈蛻變,往深淵領主進階的他,被迫從他以前生活的地方離開。

他最終選擇了這個遠離戰場的區域。

阿卡洛斯為高階惡魔,血脈來源於「初代惡魔」,天生就有極高的智慧,知道該如何規避風險。

另外,這一層極炎深淵,也和別的域界有所往來。

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浩瀚星空深處的一些商人,前來極炎深淵找和他一樣的高階惡魔交易。

只要他能拿出足夠多的籌碼,他就能通過那些遊盪在各個域界星空的商人,兌換到適合他血脈進階的珍奇材料。

可惜,他雖然是高階惡魔,卻並不富裕。

他以前收集的那些材料,價值不算是很大,根本不被那些從別的域界而來的商人看在眼裡。

這也使得他這趟血脈的進階很不順利。

秦烈釋放出來的「月淚」,從氣息來看,分明屬於神器級別,價值連城。

要是能得到「月淚」,不久以後,一定可以兌換很多適合他血脈進階的寶貴材料。

他因此興奮不已。

「你們還不走?!」

釋放出「月淚」,準備等乾煋等人離開,以八目妖靈血脈開啟星門,召喚魂奴作戰的秦烈,眼看乾煋眾人掉過頭來,不由焦急大喝。

他還不想過早暴露自己,不想當著乾煋這些人的面,將魂奴給召喚出來。

「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送死。」乾煋沉聲道。

他講話時,這一行十人小隊,已經排成陣形,往他趕了過來。

「來我們中間!」流漾揚聲招呼。

秦烈心中苦笑不迭。

「你將神器的威力盡情釋放,我們配合你,我們未必就會輸!」霧紗也叫喊道。

她和焰風兩人,已分別將火魂重新呼喚出來,一隻火焰朱雀,一頭火炎蛟龍,從他們體內狂飆而出。

與此同時,乾煋也激發炎界,以炎界將他們全部籠罩。

炎界當中,這支十人小隊的實力,立即得到大幅度提升。

就連一個個火魂,在炎界內,也變得精神抖擻,氣勢洶洶。

此時,化為月刃的月淚,疾若閃電地射在那火焰光球上。

「嘭嘭嘭!」

月刃如巨石落在擂鼓上,那火焰光球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鳴,卻不曾碎裂。

火焰光球之中的阿卡洛斯,放聲大笑著,說道:「你持有的神器,和你體內的血脈力量根本不相容,你壓根不能將這樣神器的真正威力釋放出來!」

「轟!」

阿卡洛斯身旁,一座巨大的死火山,則是猛地爆裂。

秦烈凝神一看,竟看到那爆裂的死火山之中,似有清冷月光掠過。

他心神一動,以靈魂和幽夜溝通,詢問幽夜情況。

幽夜精魂,藏匿在一束月刃之中,也在衝擊著火焰光球。

收到他靈魂訊念以後,幽夜立即回訊,將情況道明。

「這個傢伙血脈之力,好像和極炎深淵的地心有所聯繫,他將月淚衝擊的力量,以我所不知的方式,轉移到周邊那些死火山。」

「轟隆隆!」

阿卡洛斯身旁,又是一座死火山碎裂爆炸,上面依然有月淚的氣息。

這意味著阿卡洛斯,的確是藉助於神秘的血脈力量,將月淚上凌厲的力量,給轉到了那些火山地心。

「回來!」秦烈下達命令。

九個淚滴形的月刃,突然化為九道月光,從火焰光球處飛回。

懸浮半空中的秦烈,臉色一沉,又沖乾煋等人吆喝:「你們先走!不用管我的!」

「剛剛不肯走,現在一個都走不掉了!」阿卡洛斯獰笑。

一路如火焰隕石飛滾而來的火焰光球,在這個時候,已來到眾人上空。

「快進來!」

流漾在地下,焦急招呼著秦烈,要秦烈進入他們隊伍之中。

「進入我的炎界!」乾煋也喝道。

秦烈垂頭,深深看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不肯走,那我走!」

乾煋等人一呆。

也在此刻,秦烈周身纏滿閃電,體內轟雷聲震蕩而出。

一道電光突然閃現遠方。

等乾煋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秦烈的身影,在電芒突現以後,已失去蹤影。

「該死的!」焰風禁不住咒罵起來。

他們之所以敢留下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看重秦烈持有的神器。

他們想藉助神器之威,加上他們潛藏的手段,給予阿卡洛斯重創。

他們絕對料不到秦烈突然遁離。

阿卡洛斯也同樣一愣。

他以為秦烈和乾煋一行人,屬於同一個神族小隊,認為他們之間有著深厚的感情。

結果秦烈倏然離開了。

「不行!神器在他手中!」

阿卡洛斯只是略一猶豫,就決定暫時捨棄乾煋他們,要追逐秦烈。

一方面是秦烈手中的神器,另外一方面,則是秦烈本人。

他認為能手持神器的秦烈,在烈焰家族一定有著卓越的身份,能夠給他帶來最大的利益。

他於是追尋著秦烈的氣息而去。

以乾煋為首的十人小隊,獃獃看著他和秦烈一同離開,瞬間從他們視線消失。

另一邊,動用八目妖靈血脈,加「疾雷遁」遁離的秦烈,則是漸行漸遠。

他慢慢遠離了乾煋等人。

他在運用「疾雷遁」時,刻意收斂了力量,以至於他遁離的距離,始終在阿卡洛斯的感知範圍內。

他在故意吊阿卡洛斯的胃口。

連續十來次以後,他在一座死火山上停了下來,好整以暇地等候著。

神器月淚,很顯眼地懸浮在他頭頂,釋放出凌厲的氣息。

他在靜候阿卡洛斯的到來。

十幾分鐘以後,阿卡洛斯御動著火焰光球,氣勢洶洶而來。

他突然愣住。

火山上,秦烈笑嘻嘻的,臉上沒有一絲懼意,眼神之中還有嘲弄的意味。

阿卡洛斯忽然覺得有些不妥。

……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