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罷戰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罷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03 15:56  字數:3732

由乾煋血脈力量凝成的火蓮花,一進入秦烈的炎界,就開始瘋狂吸納炎界內的炎能。

秦烈的炎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收縮。

反觀乾煋,他那個本來要小上許多的炎界,卻在火蓮花吸收秦烈炎界之力的時候,開始急劇暴脹。

乾煋的炎界短短時間就超過了秦烈的那個。

與此同時,深入到秦烈炎界的一朵朵火蓮花,依然在對秦烈炎界內的炎能進行吞沒。

秦烈能感覺到構建炎界的炎能,被那一朵朵晶瑩的火蓮花吸引著,迅速的流逝。

「這是血脈天賦?」秦烈驚訝道。

乾煋淡然一笑,神秘地說道:「你猜。」

秦烈深深看向那一朵朵晶瑩剔透的火蓮花,眉頭一動,「應該是一種奇異的器物。」

乾煋呵呵輕笑,沒有接話。

「咿呀咿呀……」

此時,被秦烈隱藏在鎮魂珠內的火靈,突然變得無比活躍興奮。

火靈似感知到極其美味的氣息。

秦烈以心神和火靈溝通,詢問它因何激動,很快就得到了火靈的回訊。

得到火靈的魂念回應以後,秦烈臉上流露出驚異無比的目光,他看著深入自己炎界的一朵朵火蓮花,突然明白這是什麼東西了。

這是以一座座火屬性生靈魂壇雕琢而成的器物!

如唐北斗這般專修火焰力量的人族武者,達到不滅境以後,就要開始築造自己的火焰魂壇。

那些魂壇全部由蘊藏著火焰力量的各類靈材淬鍊而成。

魂壇為很多智慧生命的根本,是力量源頭,瑰麗莫測。

人族只有踏入不滅境才可築造魂壇。別的強大生命種族,也需要達到一定力量層次,才能將魂壇淬鍊出來。

乾煋釋放出來的火蓮花,就是以那些修鍊火焰力量,達到一定層次後築造出來的火焰魂壇為基礎,以神族的秘術淬鍊形成。

本質上,那些火蓮花就是一座座經過二次淬鍊雕琢的魂壇,所以才會如此吸引火靈。

虛渾之靈。本就有「魂壇吞噬者」的惡名,它們對魂壇這類由純粹火焰靈材築造的奇物。有著本能的渴望。

「不錯,這些火蓮花並不是血脈天賦,而是一種強大的器物。」乾煋見他看出了奧妙,也就沒有繼續隱瞞,笑著說道:「戰鬥之中,除了比拼血脈天賦,肉身力量,秘術以外,還需要比拼靈器。」

「靈器……」秦烈眼中異光一閃。

他知道「靈器」的概念。最初就是來源於神族,神族當年稱霸靈域以後,才將各族使用的器物定性為「靈器」。

按照神族所言,那些強大的高階生命種族,也將強大的「器皿」稱呼為靈器。

在浩瀚星空中,靈器的稱呼。乃是通用的。

「你的靈器很奇妙。」秦烈咧嘴一笑,笑容有些怪異,「可惜傷不了我。」

「哦?」乾煋顯然不信,「傷不了你?你的炎界……不正是一點點消減縮小?」

兩人的對話,也傳到火山口霧紗等人耳中,他們也都流露出揶揄之色。

他們也都認為秦烈吹牛。

「你不相信?」秦烈揚眉。

乾煋笑著說:「不信。」

「那我就不客氣了。」

秦烈心神變動,周身一道道血紅長矛貫射出來,釋放雪茫茫的光焰。

光焰之中,火靈悄然飛出,驟然鑽入一朵火蓮花中。

火靈倏一飛出。焰風,霧紗,還有體內蘊藏火魂的神族武者,都感知到體內火魂的驚恐不安。

他們立即明白秦烈將火魂恐懼之物釋放了。

幾乎同時,剛剛還覺得吃定秦烈的乾煋,突然怪叫起來。

「停!停下來!」

乾煋大聲疾呼,俊美的臉上,浮現出惶恐之色。

那些火蓮花之中,有著他烙印的一縷縷精魂。當火靈進入一朵火蓮花,開始蠶食內部那些精鍊的火焰靈材時,他第一時間感知到不妙。

那一朵朵火蓮花,乃是家族長輩為他精心淬鍊的靈器,的確是以火焰魂壇為主材。

他視之為重寶!

火靈一鑽入火蓮花,就從本質上來破壞這件器物,如蛀蟲腐蝕珍貴的木頭一般,要將這件靈器給徹底破壞。

這讓他又驚又疑,他一連釋放出幾道靈魂攻勢。卻沒有在那朵火蓮花之中,感知到任何異常。

可他又明明知道有個東西進來了。

彷彿。那東西對魂壇淬鍊而成的火蓮花有著非常恐怖的掌控力,在火蓮花之中,他甚至無法感知那東西的存在。

這個發現讓他知道那東西也是魂壇的剋星。

意識到這一點,他就知道沒辦法依仗火蓮花,來戰勝秦烈。

而且他還必須要服軟。

「我就說嘛。」秦烈嘿嘿一笑,也沒有趕盡殺絕,以靈魂下達命令,又將火靈收入鎮魂珠。

火靈一消失,乾煋釋放出來的那些火蓮花立即恢復正常,他也再沒有感知到火蓮花的潰爛。

焰風和霧紗等人,體內的火魂,也都平靜下來,沒有繼續惶恐不安。

「算了。」

乾煋搖著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但將火蓮花收回,連炎界也撤銷了。

「或許蒼曄姐沒有說錯,在同階血脈的時候,我也未必就是你的對手。」他大大方方承認自己的失敗。

一看到他無心再戰,秦烈心神一動,也將炎界收回。

他饒有興趣地看著乾煋,笑著說道:「如果不是我有克制你靈器的東西,你應該不會這麼快承認失敗吧?我猜……你應該還有別的血脈天賦沒有釋放,是不是?」

他能看出乾煋未盡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