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兩個炎界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兩個炎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02 18:54  字數:2692

「你不是他的對手。」

乾煋沒有理會焰風的暴怒,而是實話實說,並示意焰風不要繼續動手。

這支十人小隊,焰風只是副隊長,他乾煋才是真正的隊長。

不論是血脈力量,出身,還是戰鬥力,乾煋都要遠勝焰風。

這一點焰風自己也清楚。

事實上,焰風對比他年輕的乾煋,還懷有一絲敬意。

或許也是因為如此,焰風雖一肚子惱火,也叫囂了幾聲發泄了不滿,可最終還是沒有和乾煋翻臉。

「你下來,換我來吧。」乾煋又道。

「換你來?」焰風一震。

他這才明白乾煋的意思——乾煋要親自去戰秦烈!

「隊長!」

另外八名年青的神族男女,禁不住驚叫起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他們沒料到乾煋竟要和秦烈交戰。

乾煋乃家族七階血脈戰士中,最為著名的高手,血脈之精純要遠遠勝過焰風。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年輕的乾煋才是他們的隊長,也讓他們從心理認同。

單單一個「炎界」血脈天賦,就能讓他們在戰鬥之中,實力獲得大幅度增長。

七階血脈者,「炎界」也是極為出類拔萃的血脈天賦,他們當中只有乾煋覺醒了這個天賦。

而且他們還知道乾煋的血脈天賦,不僅僅只有「炎界」。

一聽乾煋要親自戰秦烈,本有怨言的焰風,忽然平靜下來。

他自知不是乾煋對手。

乾煋主動站出來,要和秦烈交鋒,這說明乾煋將秦烈當成同級別的武者看待。

這意味著……秦烈真的比他厲害一點。

想到這兒,焰風雖依然很難接受,臉色卻稍稍好看一些。

他以冷森的目光,冷冷看了秦烈一眼,還真是默然退回來。

焰風從天上降落到火山口。和霧紗,還有流漾等人站到了一塊兒。

「他身上有樣東西,讓所有的火魂感到恐懼,不只是你的。我的八階朱雀也是驚恐不安。」霧紗輕聲勸慰,「你不要太怪火魂,它有智慧,它知道繼續冒然動手,可能會死亡。我們淬鍊火魂並不容易,在我們血脈沒有突破到九階之前,火魂一直都會是我們的好幫手,你別因為這麼一件小事,就遷怒了那頭火炎蛟龍。」

「此人的確有點特殊,我們看下去就是了。」流漾也勸說道。

焰風臉色深沉。點了點頭,說道:「我心中有數。」

這時候,乾煋從他所在之地,慢悠悠飛上天空。

乾煋模樣俊美,看起來只有十**歲。臉上時常掛著溫和的笑容,一雙眼睛閃爍著智慧的火光。

他來到天上,沖秦烈微微鞠身,笑著問:「你要不要先歇息一下?」

秦烈眯著眼,饒有興緻地看向他,「你是蒼曄的堂弟?」

乾煋笑著點頭。

「你和蒼曄誰強?」秦烈再問。

乾煋想了一下,認真地回答:「蒼曄姐比我更強。」

秦烈笑了笑。點頭說道:「她上次離開的時候,曾經說要查明我的出身,不知可有什麼進展?」

意外地降臨極炎深淵,還能碰到烈焰家族的族人,讓他很是驚奇。

他也奢望能在此地找到關於他身世的消息。

「你沒有給出一滴精血出來,我們沒辦法獲知你的出生。」乾煋一臉懇切。道:「如果你不介意,這次給我一滴你的精血,我會想辦法弄清楚你母親是誰,如何?」

「我怎麼知道你們會不會殺了我?」秦烈道。

「你體內流淌著家族血脈,除非你做出太過於令家族蒙羞的事情。否則家族不會對你亂來。」乾煋保證。

「還是算了。」秦烈搖頭。

他自知自己的血脈不同尋常,可能就是神族多年來追求的所謂「完美之血」,一旦他的一滴精血被神族看出問題,他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

他擔心他會被現今的神族族人當成血肉傀儡,剝皮抽骨,將全身血脈都給抽離出來研究奧妙。

另外,他也不知道烈焰家族的族人,對待他這種混血者會採取什麼樣的態度。

他有著種種顧慮。

「你不同意也無所謂,我不是蒼曄姐,我不喜歡勉強別人。」乾煋倒是沒有生氣,微微一笑,說道:「反正等我們降臨靈域,總會通過別的途徑,來知道你的出身。」

「哦,你們要降臨靈域?」秦烈佯裝無意地問道。

「這不已經在深淵儲備血肉精氣了嗎?」乾煋沒有隱瞞,先說明意圖,旋即略顯無奈道:「別的家族都持有血肉豐碑,他們效率比我們家族要快很多。而我們烈焰家族的那塊血肉豐碑,傳言在兩萬年前,遺失在靈域的某個秘境之中,這導致我們征伐極炎深淵的時間延長了很久。」

一聽到他提起血肉豐碑,秦烈眼中奇光一閃而逝,心神也是微變。

通過八大神將的解釋,他已經知道血肉豐碑的珍貴程度,整個神族只有五塊血肉豐碑,這足以證明此物的奇特。

如今,因為烈焰家族沒有血肉豐碑,使得他們征伐極炎深淵的步伐都緩慢下來。

要是給他們知道,那塊遺失在靈域的血肉豐碑,就在他手中,不知道烈焰家族的強者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般一想,他立即下定決心,絕不會在極炎深淵動用血肉豐碑。

而且還要盡量避免和烈焰家族真正的強者接觸。

他擔心那些血脈達到九階左右的強者,就能感知到被他藏在空間戒內的血肉豐碑氣息,真要是那樣,他不認為他還能持有那塊血肉豐碑。

「蒼曄姐也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