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力挫焰風!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力挫焰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02 18:54  字數:3005

「乾煋,這傢伙六階血脈時,覺醒了燃燒?」

流漾美眸泛著異芒,嫵媚的臉上,布滿濃濃的驚奇,顯然不是很相信。

「隊長,你沒有弄錯吧?」那些六階血脈的神族青年也叫道。

燃燒天賦,為烈焰家族血脈之中,最為核心且強大的天賦。

在場的十人,沒有任何一個覺醒這個天賦,包括隊長乾煋。

而秦烈,只是一個混血者,不但覺醒了這個天賦,而是還是在六階就覺醒了,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是不是很快就能知道。」乾煋淡然道。

他看向焰風。

半空中,以「火陣」血脈天賦,凝成火焰結陣將秦烈籠罩的焰風,此時面色分明深沉起來。

六階血脈覺醒燃燒天賦的消息,來源於蒼曄,焰風知道蒼曄不可能胡說。

交戰了一會兒,秦烈並沒有將血脈中的「燃燒」天賦催發,意味著秦烈未盡全力。

秦烈嘲諷他戰鬥力不足也就有理有據了。

向來高傲的他,被一個混血者嘲諷,對他而言是難以忍受的。

「火魂!」

焰風再次催動血脈之力。

一頭血脈力量築造的火焰蛟龍,從他胸腔怒吼而出,這頭火焰蛟龍和先前朱雀一樣,也是八階的火焰精魂凝成。

焰風和霧紗一樣,也覺醒了「火魂」血脈天賦,以鮮血淬鍊溫養了一個火魂。

八階的火焰蛟龍,就是焰風以血脈凝鍊而成,隨著他靈魂的招喚咆哮而出。

這頭火焰蛟龍,瞬間沖入那火焰結陣之中,和那一桿烈焰之槍一樣,沖秦烈轟殺而來。

和烈焰之槍不同,火炎蛟龍擁有著靈魂意識,富有智慧。它進入火焰結陣以後,靈巧地繞過秦烈血脈力量凝結的火焰輪盤,從秦烈身後撕咬而來。

暴躁凶戾的靈魂力量,從火炎蛟龍身上釋放出來。如一根火柱撞擊向秦烈靈魂識海。

這是火炎蛟龍本身的靈魂力量。

「天雷殛。」

秦烈頭也不回,以魂念勾動天雷之力,他靈魂識海之中,驟然雷電密集,如化為九天雷池。

狂暴的雷霆閃電,在他靈魂識海遮天蓋地,將所有不屬於他的魂念殛成碎芒。

剛剛侵入他識海,尚未凝練出蛟龍形態的一團魂念,被漫天的雷霆霹靂衝擊了一番,立即消散為灰燼。

來自於火炎蛟龍的靈魂攻勢。被秦烈消泯於無形,沒有形成任何的傷害。

那頭由精魂凝成的火炎蛟龍,釋放出的靈魂力量,被秦烈輕而易舉磨滅以後,它分明流露出恐懼之色。

張牙舞爪要衝擊過來的火焰龍身。竟也變得畏畏縮縮,彷彿不敢突然靠近。

「火魂在懼怕……」

霧紗愣了一下,黛眉輕輕皺起,流露出深思的表情。

她也覺醒了火魂,和焰風一樣,她這個血脈天賦覺醒以後,也被家族長輩賜予了火屬性生靈的精魂。

焰風得到的火魂為火炎蛟龍。她的則是八階朱雀,這是價值相當的火焰靈魂。

她以自身的血脈之力,利用家族的秘術,將八階朱雀的魂魄煉入血脈,以自己的鮮血飼養。

她知道火魂雖然沒有血肉,卻有獨立的靈魂。有著真正的智慧。

這意味著火魂懂得保護自己。

這頭火炎蛟龍,先是怒嘯而來,氣勢洶洶。

此時,突然流露出畏懼之色,似不敢靠近秦烈。這足以證明火炎蛟龍已吃了大虧。

她還知道焰風的火魂擅長靈魂攻擊……

一連串的念頭,在霧紗腦海中過了一遍,讓她看向秦烈的時候,臉色愈發沉重。

「能破掉火炎蛟龍的靈魂攻勢,讓火魂感到恐懼,這說明此人對靈魂力量的認識非常可怕。我烈焰家族,並不是非常擅長靈魂力量,血脈之中也不會覺醒和靈魂有關的天賦,他怎麼能輕易破掉火炎蛟龍的靈魂攻擊?」

霧紗暗暗費解。

對於秦烈和焰風的這場戰鬥,她也漸漸有了和先前不同的看法——她覺得焰風未必就能勝。

「撕咬他!」

半空中,看到火炎蛟龍膽怯的焰風,臉色漲得通紅,厲聲下達命令。

畏畏縮縮的火炎蛟龍,收到他的命令以後,被迫再次衝殺秦烈。

秦烈轉過身,漠然看向這頭以焰風血脈之力淬鍊的火魂,眉心之中,稍稍釋放一點點虛渾之靈的氣息。

火麒麟形態的火靈,乃是七階虛渾之靈,為天地間最為奇異的火焰生命。

虛渾之靈以吞食所有火屬性靈材為生。

這種異類生命的進階,依賴龐大無比的火屬性靈材,等它們進階到一定程度,只要是蘊含火焰氣息的東西,它們都會一一吞沒。

它們達到終極形態以後,將會一個一個域界的流竄,將一個域界所有火焰力量盡數吞沒。

對火麒麟形態的虛渾之靈而言,以焰風體內血脈淬鍊的火魂,因為也是純火系的靈魂屬性,實乃最為適合它的大補之物。

而火魂,因為沒有了血肉之軀,也很容易被它的力量牽引吞沒。

可以說,火屬性的虛渾之靈,就是這類火魂的一種天敵。

因此,當他將虛渾之靈的氣息,稍稍釋放出一點來,那被迫衝殺上來的火炎蛟龍,突然就亡命而逃。

由焰風血脈之力凝成的蛟龍之身,也爆裂開來,化為一簇簇烈焰神文濺射在火焰結陣。

它的精魂則是重新縮入焰風體內。

不論焰風如何呼喚,它就是不肯出來,不想被天敵給吞食。

這讓焰風氣的暴跳如雷。

不單單是焰風,秦烈在釋放出火屬性虛渾之靈氣息時,連霧紗體內的八階朱雀精魂,也同樣恐懼無比。

八階朱雀精魂,甚至以靈魂催促著霧紗,讓霧紗遠離秦烈。

這個變化令霧紗也是駭然失色。

除此之外,幾個六階血脈,卻也覺醒了火魂血脈天賦,以血脈在體內溫養火魂的那些神族青年,也都面色巨變。

那些人體內的火魂也是驚恐至極。

他們一邊安撫著體內的火魂,一邊以驚異的目光,死死瞪著秦烈。

到了此刻,他們都知道在秦烈的身上,一定是有一樣東西令火魂趕到深深的恐懼。

所有人體內的火魂,都因為那樣東西泄露的氣息,而驚恐不安。

「焰風,將火魂收起來吧。」這時候,乾煋看向天空,嘆了一口氣,「火魂不想死亡,它們有智慧,知道規避天敵帶來的滅亡兇險。」

焰風臉色愈發難看,他停止了呼喚火魂繼續作戰,一雙眼睛如要噴涌著岩漿火焰出來。

「你身上藏著什麼東西?為什麼火魂如此恐懼?」他沖著秦烈高喝。

秦烈淡然一笑,「的確是可以輕易解決你火魂的東西。」

焰風怒笑,還要準備繼續動手。

就在此時,乾煋揮揮手,道:「算了,到此為止吧。」

焰風遠遠看向他,冷哼道:「什麼叫到此為止?」

乾煋皺著眉頭,說道:「火陣和火魂,都沒辦法勝過他,你另外的血脈天賦只是恢復,沒有什麼殺傷力,這意味著你已經沒有什麼強大的攻擊手段。而他,到現在都沒有催發燃燒出來,沒有將戰鬥力暴漲,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

此言一出,霧紗,流漾,還有那些六階血脈的神族男女,也都突然反應過來。

焰風的兩大血脈天賦——火陣、火魂,既然都沒有傷到秦烈,他豈不是黔驢技窮了?

懷有燃燒天賦的秦烈,卻始終未曾激發這個血脈力量,明顯還沒有將最強力量釋放。

這不就是意味著焰風不是秦烈的對手?

血脈純凈的焰風,不是一個混血者的對手,對他而言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