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神族小隊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神族小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2-01 08:39  字數:3093

修鍊中的秦烈,放任火靈吞食那些火焰晶體不管,日日以血脈來吸收岩漿熔潭內的狂暴炎能,來強大血脈力量。

之前發生在寒寂深淵的那些事,已被他暫時性遺忘。

他七階的烈焰血脈,經過這段時間的苦修,充盈了狂躁的炎能,只要心念一動,就有無數烈焰神文從血脈內閃爍而出。

有時候,他甚至覺得流淌在血管內的鮮血,已經變成了沸騰的岩漿,和所處的環境融為一體。

他知道這段時間的苦修對他血脈的幫助極大。

但他卻不知道,火山岩壁上的那些火焰晶體,乃是極炎深淵一種很珍貴的火焰晶石。

他不知道一群魔炎金獅為了這些火焰晶石而來。

他更加不知道,在那群魔炎金獅的後面,還跟隨著一支神族十人小隊。

「咦?」

岩漿熔潭內的他,突然被驚醒,不由從潭底慢慢浮了出來。

他看向頭頂的火山口。

這時候,因魔炎金獅太過於接近,他已感知到這些群居深淵惡魔的生命氣息。

「深淵惡魔……」他喃喃低語。

「咻!」

一看到他出來,火麒麟形態的火靈,興奮地落到他肩上。

一縷縷靈魂念頭旋即傳遞過來。

秦烈咧嘴一笑,伸手摸在火麒麟頭上,知道他在修鍊的時候,原來火靈也吞食了數量眾多的火焰晶石。

岩壁上,還有一些零星的火焰晶石,閃爍著璀璨的紅光。他能清晰看到。

只是他不能認出這些由極炎深淵孕育出來的火焰晶石。究竟是什麼什麼級別。不知道名字。

但他卻能感知到很濃烈的火焰氣息。

「噗!」

一塊還沒有徹底吞下的火焰晶石,從火麒麟口中吐出,落在他肩上。

他拿了起來,以自己的力量來感知。

一縷靈魂意識深入這塊火焰晶體內,他立即看到火焰晶體之中,有洶湧的火焰燃燒。

非常濃烈精純的火焰力量,從小小的晶體內流溢出來,那些力量很純粹。卻不帶有岩漿熔潭那種燃燒毀滅一切的氣息。

這種純粹的火焰之力,他的烈焰血脈也能吸收,但並不是最適合他血脈的火焰力量。

「我不是特別需要。」他笑了笑,摸著火麒麟的腦袋,又將那塊火焰晶體塞入火麒麟的口中,「你自己吞食吧。」

火靈歡嘯著又沖向那些岩壁,去吞食更多的火焰晶體。

秦烈則是從岩漿潭內慢慢浮升出來。

此時,這座噴涌的火山,已經不再那麼狂暴。

更多的岩漿火流,在他修鍊時。已被他的血脈之力牽引著,被捆縛在火山之心。

他往火山口飛去時。再次運用血脈力量,將這座沸騰的火山都給扼住,讓其不會向外爆發出洶湧的岩漿烈焰。

漸漸地,這座火山開始停止噴涌岩漿火流,最終消停下來。

他大部分身子縮在火山內,悄悄冒出小半個腦袋,去探視外面的動向。

他看到一頭頭魔炎金獅,從火山的山腳下,沿著那些流淌的岩漿溪流,正慢慢攀爬上來。

「竟然是一群不懼岩漿火焰的深淵惡魔……」

他愣了愣,突覺血脈之力微跳,如感知到什麼。

他下意識看向遠處一塊塊赤紅的火焰岩石。

他的血脈,從那些火焰岩石處,感知到了一種奇異氣息。

「這氣息……屬於烈焰血脈!」

他一震後,猛地反應過來,旋即立即抑制血脈的異動,並悄悄重新潛入火山之心。

「回來!」

還在吞食那些火焰晶體的火靈,在他的命令之下,也化為一束火光消失在他眉心。

「他們應該還沒有覺察到我……」

身子已浸沒到岩漿潭的秦烈,臉色深沉,顯得有些凝重。

他沒有預料到會在這層深淵碰到烈焰家族的族人。

他不但懷有烈焰血脈,因為具有魂獸分身,靈魂也強大無比。

他不認為那些神族的族人,能夠和他一樣,也擁有魂獸分身。

沒有魂獸分身,那些神族的族人,就不可能擁有和他一樣的敏銳感知能力。

加上他第一時間,就將血脈給潛隱起來,他相信對方很難知道在這火山之中,潛藏著另外一個身懷烈焰血脈的傢伙。

他迅速沉入岩漿潭底。

岩漿潭深處,他的眼睛大睜著,如兩個小太陽一般熾烈。

不久後,那些魔炎金獅就在火山口出現,慢慢向岩壁垂落,去吞吃已快被火靈吃光的火焰晶體。

這群魔炎金獅,低聲嘶吼著,以深淵語言交流著。

它們很奇怪。

此地它們極早之前就發現了,知道這兒孕育這種火焰晶體,每隔幾十年,這群魔炎金獅就會過來一趟,將那些孕育出來的火焰晶體吞食乾淨。

以時間來看,此地應該已經再次孕育出大量的火焰晶體,絕不可能僅僅只有這麼一點。

此地的異常,讓魔炎金獅很迷惑,不知道這兒曾發生過什麼。

疑惑歸疑惑,它們這趟過來的目的,就是那些火焰晶體,即便是少了太多太多,它們也不會放過。

就在魔炎金獅吞吃那些火焰晶體時,以乾煋、焰風為首的十人小隊,也悄悄靠攏過來。

他們沒有著急出手,就是想知道魔炎金獅找什麼。

當這些魔炎金獅,紛紛進入這個突然不再噴涌岩漿流火的火山,乾煋等人立即明白魔炎金獅的目的地,就是這座火山。

他們也興奮起來。

確定了魔炎金獅的目的地,這支十人小隊,也不再那麼小心翼翼。

他們猶如一道道火炎流星,從山腳下飛上天空,朝著火山口疾馳而來。

火山內,那些正搶食火焰晶體的魔炎金獅,在他們不再遮掩氣息以後,立即被驚動了。

「烈焰家族族人!」

三頭七階惡魔血脈的魔炎金獅,以深淵語言咆哮起來,並瘋狂咒罵。

所有還在搶食火焰晶體的魔炎金獅,在三個七階惡魔血脈的領袖怒罵以後,也都吼叫著沖離出去。

突然間,才進來不久的魔炎金獅,都重回火山口。

「原來是一座炎晶礦脈!」

飛過來的乾煋,居高臨下,垂頭看著火山內部岩壁上的火焰晶體,眼睛猛地一亮。

「竟然是一座炎晶礦脈!好地方,還真是好地方啊!哈哈!」焰風興奮地大笑起來。

「殺死他們!」

一頭七階的魔炎金獅,全身鬣毛金燦燦,如金色的流火一般。

它盡情催發血脈之力。

這頭魔炎金獅,本來就有十來米高,當血脈之力激發以後,它再次壯大了許多。

它魔身猛地抖動起來。

數千金色光芒,從它的皮層之中飛射出去,如金色的鋼針凌厲刺向乾煋等人。

它在金色光芒之後,以深淵語言怒嘯著,也沖向了天空。

在它之後,那些魔炎金獅也都憤怒地衝上天,就在火山口上方的空中,和烈焰家族的十人小隊開始血戰。

火山之心,岩漿潭池底部,秦烈睜著眼,透過火山口看著這群魔炎金獅和烈焰家族族人激戰。

他這是首次遇到同樣身懷烈焰血脈的神族族人。

他也隱隱有些興奮。

在靈域的時候,他不止一次聽說了神族的可怕,幾乎所有靈域的人族強者,還有別的種族的族人,都對神族忌憚無比。

而他,則是流淌著烈焰家族的血脈。

他深知體內的血脈帶給了他很強大的力量。

他很想知道,真正的神族族人,如何利用烈焰血脈來交戰。

他也很好奇,別的烈焰家族的族人,體內的血脈天賦,是否和他完全一樣?

他對烈焰家族的族人有著太多太多的好奇。

他專註地看著火山口的天空,和魔炎金獅交戰的那些烈焰家族的族人,他眼中滿是興奮的火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