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極炎深淵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極炎深淵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30 15:05  字數:3597

?唐北斗和那些修羅族族人,急匆匆由那片深淵惡魔廝殺之地飛走,很快來到一個安全的曠野。

為首一名三層魂壇的修羅族強者,示意眾人停下來,然後他端坐在自己的魂壇上,以靈魂意識來聯繫魂獸。

泊羅界地底深處,秦烈的魂獸分身,立即回應,向他下達了命令。

唐北斗一臉莫名地看著這些修羅族族人。

「主人沒事,我們不用擔心,回我們的聚集地吧。」三層魂壇的修羅族強者道。

「主人?你稱呼他為主人?」唐北斗驚疑道。

他並不知道秦烈擁有魂獸分身,不知道秦烈和這些修羅族武者間的關係。

「嗯,他沒事,只是去了另外一層深淵而已。」這名三層魂壇強者,冷漠地解釋一句,便朝著卡達克的領地飛去。

唐北斗又驚又疑。

按照原計劃,他應該是和秦烈、火靈,一同前往這層寒寂深淵的一個有火山的奇地。

結果,秦烈一看到那個高階深淵惡魔少女,就將火靈收回,之後便爆發激烈戰鬥。

如今秦烈去了別的深淵層面,那流淌著「初代惡魔」血脈的少女,也已失去蹤影。

他也在要不要去那火山之地間猶豫起來。

先前的戰鬥,兩個八階的深淵惡魔,那恐怖的實力,讓他心中有了一絲陰影。

唐北斗沉吟了一會兒,為了保險起見,最終跟隨著這些修羅族族人,朝著原路返回。

……

極炎深淵。

這是和寒寂深淵截然不同的深淵層面,這層深淵比泊羅界白天三個太陽的時候,還要炎熱暴躁了十來倍。

極炎深淵,遍地都是噴涌的火山,天空呈深紅色,常常有著火焰雲團如海般懸浮空中。

這一層深淵。地表上有著許多岩漿溪流,一條條細長蜿蜒的溝壑,到處都是赤紅的岩石。

那些岩漿溪流內,深深的溝壑之中。時常能看到渾身火焰流溢的深淵惡魔。

能夠在極炎深淵能生存下來的深淵惡魔,絕大多數都抗高溫,不懼烈焰之火的燃燒。

更多的深淵惡魔,本就是從火海岩漿內孕育出來,惡魔血脈的力量,也往往和火焰相關。

神族的烈焰家族,之所以將極炎深淵當成目標,就是因為這一層深淵惡魔的血肉,對烈焰家族的血脈有著很大的益處。

直接吞食這層深淵惡魔的鮮血和肉塊,烈焰家族的族人。血脈都能獲得增強。

更何況,這些深淵惡魔的血肉,也同樣蘊藏著豐沛的血肉力量。

就在此時,烈焰家族的大軍,就遍布在極炎深淵的各個區域。對這一層的深淵惡魔進行狩獵捕殺。

一座瘋狂噴涌著岩漿烈焰的火山口。

滾滾岩漿飛濺上天,和深紅色天空中,很多的火焰雲簇交融在一塊兒。

旋即,化為恐怖的流星火雨,從天上蓬蓬落下。

那些火雨都是沸騰的滾燙的岩漿,帶著硫磺般的氣息,除了由極炎深淵孕育的本土深淵惡魔。別的層面的深淵惡魔要是被火雨潑濺一身,血脈較低者恐怕會消融一部分軀體。

就在那噴涌岩漿火焰的火山口,突現強烈的異常空間波動。

一扇星光熠熠的光門漸漸凝形。

秦烈的身影,如炮彈一般,從那星門內狂飆而出。

狂飆的身軀,先朝著深紅色的天空飛了一會兒。然後重重墜落。

墜落向那座火山內的岩漿熔潭。

一頭赤紅如血長發,眼睛如有熊熊烈火燃燒的秦烈,將烈焰血脈已催動。

就在他墜落熔岩潭之時,他全身已遍布滔滔烈焰,那些烈焰和他全身融為一體。

「噗通!」

他赤條條的身子。重重跌落熔岩潭池,被狂暴的岩漿給淹沒。

霎那間,充斥著暴烈氣息的熔岩炎能,已瘋狂灌入他的毛孔。

他的烈焰血脈變得無比活躍沸騰。

想也不想,他很自然地運用「熔漿血術」,以熔岩潭池的暴烈炎能,對血脈進行修鍊。

七階的烈焰血脈,必須要修鍊「熔漿血術」,這樣七階的烈焰血脈才能慢慢增強,並朝著八階血脈邁進。

「熔漿血術」的修鍊,又恰恰需要最狂暴的火山之心岩漿潭池,只有浸沒其中,吸納最為熾烈的岩漿火焰,才能最快的增強血脈力量。

他此時的墜落之地,就是最為適合他修鍊「熔漿血術」,能夠令他血脈更加強大的寶地。

這個地方,比九階朱雀修鍊的火山之心,所蘊藏火焰的都要狂暴兇猛數倍。

因此,一墜落岩漿潭池,他便以「熔漿血術」修鍊血脈力量。

他甚至暫時不想關心此地究竟屬於深淵的哪一個層面。

他只知道這裡也是深淵。

「咻!」

他修鍊時,火靈也從鎮魂珠內飛逸出來。

「咿呀咿呀!」

火靈一出來,感受到此地濃郁無比的火焰氣息,還有岩漿潭池旁邊一塊塊有著精純炎力的火焰晶石,馬上就興奮起來。

火靈發現此地也極其適合它,而且比它之前在寒寂深淵發現的那個奇地,更加能增強它的力量。

火麒麟形態的火靈,從秦烈身旁離開,飛到火山內部的岩壁處。

那些紅燦燦的岩壁,有不少赤紅的晶體,內部有著精純澎湃的焰火力量。

那是炎能的結晶體。

也是它最為喜愛之物。

在秦烈筋脈在岩漿潭池,以岩漿內的炎能修鍊「熔漿血術」時,火靈也在以血脈天賦「吞炎」,將一塊塊赤紅晶體吞入腹中。

一人,一火靈,以不同的方式來修鍊著,渾然不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