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深淵規則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深淵規則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28 19:42  字數:3985

??

神速記住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紫發、紫眸的少女,撲動著一對寬闊的漆黑翅膀,站在秦烈和唐北斗身前,以深淵語言怒斥。

體內流淌著「初代惡魔」血脈的少女,雖然是類人形態,卻足足有一米九的身高,比大多數魁梧的人族男性都要顯得高大。

她那極為高挑的身姿,被一種深紫色的奇異甲胄裹住,那甲胄的表層一直有紫色閃電一閃而逝,似蘊藏著狂烈的閃電之力。

少女眼瞳之中,時有紫色秘紋浮現,那秘紋彷彿是她血脈的直觀體現,就連秦烈和她眼睛對視的時候,都會隱隱不安,有種靈魂被鎖定的詭異感。

紫眸少女顯然沒有將唐北斗放在眼裡,那一頭以焰火凝成的火龍,她也完全無視。

她只是怒沖沖地瞪著秦烈。

「你們烈焰家族,是不是已經大規模侵入我們這一層寒寂深淵?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她以深淵語言大喝。

秦烈身旁的唐北斗,看著這個高階惡魔,沖著秦烈大呼小叫,則是一臉茫然。

唐北斗聽不懂深淵語言,不知道她在吆喝什麼,所以也沒有輕舉妄動。

他疑惑地望向秦烈,奇怪道:「這個小惡魔在說話?」

「高階深淵惡魔不但天生強大,且智慧出眾,一點都不遜色各個智慧種族。」秦烈先解釋了一句,然hòu皺著眉頭,同樣以深淵語言沖那紫發少女說道:「不是烈焰家族對這層寒寂深淵進行大規模狩獵,我是一個人過來。」

「你也懂這裡的語言?」唐北斗愕然。

「嗯。」秦烈點頭。

「一個人過來?不是烈焰家族的大規模侵入?」紫發少女愣了愣,分明顯得有些意外。

然而。只是一霎。她便突然歡笑起來。「那你就是來送死的!」

秦烈突生不妙感。

「給我咬死他們!」

紫發少女倏然飛到更高的天空,遙遙指向秦烈和唐北斗,居高臨下地傲然吩咐。

她五指的指尖,分別釋放出五道紫色閃電,那五道閃電從天而落,鑽向底下五頭最強的深淵惡魔體內。

那五道閃電之中,無數秘紋閃耀而出,似蘊藏著「初代惡魔」締結的一種深淵規則。

底下交戰的五頭深淵惡魔。被紫色閃電擊中以後,眼瞳之中,立即凝現出一個紫色的印記——兩根交叉的彎曲魔角。

本屬於不同陣營的五頭深淵惡魔,包括八階血脈的銳爪魔和巨蠍魔,還有兩個七階的地穴惡魔,加一個七階的颶風蛟魔。

這是下方最強大的五個深淵惡魔。

它們本在瘋狂的相互廝殺著,但當它們被紫色閃電擊中,眼瞳中浮現出那個紫色印記出來,它們就瞬間停下了戰鬥。

五個強大的深淵惡魔,嗜血的眼睛。全部瞄向了秦烈和唐北斗。

「糟糕!」

唐北斗臉色一變,立知不妙。扯著秦烈便欲離開。

就在此時,一股恐怖的重力場,突然湧現出來。

「轟!」

唐北斗的三層火焰魂壇,經受不住瘋狂激增的重力,猛地往下一沉。

秦烈凌空的身子,也是如炮彈一般,朝著底下迅速栽去。

天空,紫發少女一對寬闊翅膀扇動著,帶著洶湧的深淵魔氣出來。

那些深淵魔氣涌動著,如一片黑糊糊的深海懸浮在天上,似強行改biàn了深淵內的重力規則。

她以血脈內的力量,引動寒寂深淵的魔氣,令規則逆轉,導致重力場激變,使得唐北斗和秦烈都無法正常的遨遊天空。

「呼呼!」

然而,同為深淵惡魔的颶風蛟魔,卻掀起猛烈的風暴,咆哮著從天而來。

同時,八階血脈的銳爪魔和巨蠍魔,眼中閃爍著兇殘血芒,竟然也衝上天空。

它們似乎並不受少女血脈力量引起的重力激變影響。

「秦烈!你趕緊以血遁術逃離,我幫你拖延一刻!」

唐北斗怪叫著,往下沉落的三層火焰魂壇內部,一團團熾烈火焰,形成巨大的火球,從魂壇內滾滾落下。

與此同時,唐北斗的兩手之間,還彈射出一枚枚烈焰玄雷,那些烈焰玄雷如流星,分別落入那些巨大的火球內部。

數十個石磨般大的火焰團,像是火焰隕石,呼呼撞向銳爪魔和巨蠍魔,還有最先上來的颶風蛟魔。

「轟!轟轟轟!」

火焰團內的烈焰玄雷,在火焰團落下之時,先一步爆炸開來。

霎那間,那些火焰團爆射出滔天烈焰,無數疾射的閃電,轟隆隆的雷亟爆炸。

一片夾著著雷電的火焰光海,如火焰凝成的天幕,猛地罩落下來。

銳爪魔,巨蠍魔,還有地穴惡魔,都被那火焰光海給淹沒。

火海之中,三頭深淵惡魔咆哮著,瘋狂的揮動著利爪和蠍尾,撲動著翅膀。

那些閃電,雷亟,還有熾熱的火焰,蔓延到它們全身,只是讓它們發出吃痛的怪嘯。

它們分明沒有受到重創。

它們撲動著身子,在火海內繼續攀升,很快就能衝過那一層火焰的阻攔。

「你還不走?!」

唐北斗找到快要落地的秦烈,一雙眼睛跳躍著火苗,大聲喝道。

「不用走。」秦烈從容沉靜地說道。

這時候,他改biàn體內的靈力特性,施展出「地心元磁」秘術,他那瘋狂墜落的身勢,突然在半空停住。

旋即,他以大地之力繚繞全身,就在激變的重力場當中,又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