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為你而留!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為你而留!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27 18:36  字數:3580

羅申握著的那根木雕,釋放出眾多柳條樹葉般的神秘綠色光符,那些符號不斷爆炸著,似消泯在另一個空間。

一種奇異的靈魂氣息,也的的確確從那根木雕內泄露出來。

「轟!」

羅申身形猛然一震,他眼中爆發出來的光芒,驀地暗淡下去。

也在此刻,那根木雕恢復原狀,不再有綠色光符爆滅閃爍。

秦烈和滕遠、尼維特,一瞬不移地看著羅申,在等候他自我調整,等他解釋。

許久許久之後。

「母神在深淵之中,但卻不是我們這一層,她……依然強大。」羅申深吸一口氣,道:「可我不夠強大,我不能確定她的位置,也沒辦法和她靈魂達成聯繫。如果她在這一層深淵,或許……我們可以找到她。」

「別的層面的深淵?」秦烈眉頭深鎖。

通過魂獸分身的記憶,他知道深淵由一層層疊加形成,就連他的魂獸分身也不知道深淵共有多少層。

一層層的深淵,如一片片漂浮的紙張,其中存在著一條深淵通道。

那條深淵通道,不但連接著一層層深淵,內部還存在著諸多秘境、域界之門,可以和不同的天地進行串聯。

神族,魂族,靈族,各大星空的至強種族,都是通過和深淵通道連接的秘密入口,從而進入深淵狩獵。

羅申通過一滴九階的血脈,嘗試著感知生命古樹,竟然還真的有所覺察。這證明生命古樹真的就在深淵。

孕育木族的那一株生命古樹。三萬年前。就被神族給掘走,從此下落不明。

神族被驅逐以後,木族耗費心思,在靈域還有周邊各大域界找尋,卻始終沒有生命古樹的消息。

這說明那一株生命古樹早已被神族帶往別處。

深淵……很可能就是神族放置生命古樹的那個地方。

通過羅申的感知,秦烈可以肯定就在此時,深淵的某一層面,必然有神族的強者出沒。

生命古樹旁邊百分百駐守著神族至強者。

神族前來深淵。十有**在進行著大規模的狩獵,用來儲藏血肉精氣。

龐大的血肉精氣,乃是神族迅速恢復,重新變得強大的血肉能量。

神族每次調集五大家族力量,對一個域界進行勢在必得入侵時,都會提前準備儲藏血肉精氣。

上一次,他和姬堯交談的時候,已知道離靈域極為偏遠的一些域界星空,漸有神族族人出沒的跡象。

姬家認為神族又將再一次入侵靈域。

入侵之前,來深淵大規模狩獵。儲藏血肉精氣,這是神族慣用的手段。

「看樣子他們真的快要來了。」

抬頭。望著天空之中,另一塊肉眼能見的巨大陸地,秦烈臉色深沉。

不久前,虛空亂流域,蒼曄將各族精銳屠殺的場面,他還記憶猶新。

通過魂獸分身的記憶,他也知道神族乃是一個始終在變強的種族,這個種族永遠都在征伐外界,似乎每一滴鮮血之中,都蘊藏著極為動亂不安分的因子。

神族通過對別的種族征服,通過一次次血腥戰鬥,一直在變強。

時隔多年,神族再次到來,勢必比以前更加可怕。

如今的靈域,人族雖然勢大,卻和各大種族並不和睦,內部也是暗鬥不止。

他不認為這次人族還能獲勝。

除此之外,魂族,靈族,似乎也都來過靈域,不知道將來這兩個和神族同樣強大的種族,會不會也將魔爪伸過來。

如果人族和靈域周邊的各個種族,不能迅速突破,不能積累足夠的力量,將來必會滅亡。

秦家,炎日島,泊羅界,這些他熟識的人物,未來都可能變成一堆堆枯骨。

「秦烈,你說誰快要來了?」滕遠突然問。

「神族。」秦烈嘆道。

滕遠撇嘴,譏誚道:「來了也好,他們要是回來了,人族也就沒那麼猖狂了。」

「在神族離開後,人族取代神族稱霸靈域,所作所為……不見得就比神族好多少。這些年來,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沿著神族當年的步伐,向靈域周邊各大域界滲透。很多以前沒有被神族滅掉的小種族,在這一萬年時間內,相繼被滅了族。這一萬年死在人族手中的生靈,比當年神族所殺的,可能還要多。」

秦烈苦澀地笑了笑,說道:「看來你們對人族並沒有好感。」

滕遠冷哼一聲,道:「的確沒絲毫的好感!」

尼維特好奇道:「你小子有著神族血脈,你在擔心什麼?」

「我的神族血脈,未必就被神族認同。」秦烈搖了搖頭。

「如果能夠在深淵內,順利的捕抓到大量的深淵惡魔,我們泊羅界的實力將會大增。」滕遠喝道。

「你不能確定生命古樹的位置?」秦烈看向羅申。

羅申搖了搖頭,道:「我沒這個能力。」

秦烈不再多言,從羅申手中將木雕要回來,就說道:「行了,沒別的事情了,你們去忙吧。」

滕遠等人,剛剛就在商量著,應該朝著那一個方向下手,在磨拳霍霍準備動手。

見他沒事,滕遠和尼維特急著就要走。

羅申道:「如果你有母神的消息,煩請一定告訴我。要是能解救母神,不僅僅是我們泊羅界的木族,別的域界的木族強者,也都願意竭盡全力。」

「我會的。」秦烈答應下來。

羅申道謝後,和滕遠、尼維特一同離開。

這時候,秦烈的一縷靈魂意識,重新落入木雕之中。

他看著木雕內部,化為一個小小米粒,小心翼翼將自己隱藏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