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她在深淵!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她在深淵!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27 18:36  字數:2424

木族強者羅申,握著那根木雕,全身洋溢出濃郁的生命氣息。

他顯得極為激動。

「這根木頭真的來自於你們木族的生命古樹?」秦烈驚詫道。

羅申重重點頭,道:「確確實實是母神的氣息!」

「你們木族的生命古樹……在何處?」秦烈又問。

此言一出,羅申的眼神驟然黯然下去,情緒也明顯有些低落。

滕遠、尼維特兩人也面色古怪。

「怎麼了?」秦烈好奇道。

尼維特瞪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道:「還不是神族乾的好事!」

「神族?具體怎麼一回事?」秦烈訝然。

「當年神族稱霸靈域以後,就侵入木族的域界,將那一株木族奉為『母神』的生命古樹給掘走了。」滕遠輕嘆一聲,替羅申回答:「之後……就再也沒有木族族人知道那株生命古樹的下落。」

「生命古樹還活著,我們那些族老都知道,知道她一直都存活著。」羅申吸了一口氣,說道:「神族被驅逐以後,所有木族的強者,都在神族活動過的域界找尋,試圖將『母神』找回來。可惜,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沒有『母神』的下落,不知道她被神族弄在什麼地方。」

秦烈愣了一下,突然詢問:「你可知道一個名叫軋吉的木族族人?」

羅申肅然起敬,道:「他就是我們木族的一個長老!」

秦烈倏地明白過來。

第一個神葬場時,謝靜璇得到一根木雕,告訴他木雕來自於軋吉。

這個名叫軋吉的木族族人,拿著木雕進入神葬場,似乎在其中找尋什麼。

結果軋吉葬身在木之禁地。

軋吉當初找尋之物,應該就是孕育木族的生命古樹,第一個神葬場的守護者——那一株奇異的樹木,或許就和生命古樹有點淵源。

就連目前在進階血脈的木靈,應該也和木族的生命古樹,有著神秘的聯繫。

「你怎麼知道軋吉這個名字?」羅申奇道。

在這方面秦烈並沒有隱瞞,向他說明軋吉拿著木雕進入神葬場,要找尋生命古樹的可能性。

還說了軋吉稱呼他爺爺為尊者。

「我們木族的一些強者,和秦家老爺子的確交情深厚,雖然我們這一支木族族人生活在泊羅界,可依然多多少少聽過這方面的消息。軋吉族老進入神葬場,應該也真的是為了找尋生命古樹,後來那個奇異的妖樹,也可能和母神有關……」羅申一邊說,一邊思量著,道:「可惜那個神葬場爆滅了,一切都不復存在了,現在不能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

話到這兒,羅申反應過來,道:「這些事情你應該詢問你爺爺才對。」

秦烈尷尬起來,「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我爺爺……始終不肯見我。」

「他是希望你不依賴秦家的力量,獨自去成長。」滕遠若有所思地說道。

「不錯,依仗家族來強大自己,和單獨開闢一片天地,絕對是截然不同的兩段人生經歷!」尼維特重重點頭,道:「你要是能在不依賴秦家的狀況下,將炎日島帶到黃金級勢力的高度,我想你將來的成就會超越你父親!這樣的你,將來返回秦家才能服眾,才能洗刷掉你以前帶給秦家的所有恥辱和傷害!」

秦烈轟然一震。

直到此刻,通過滕遠和尼維特的這番推測,他才有點明白他爺爺的良苦用心。

三百年前的他,一定是令秦家的很多人失望透頂,他要是冒然重返秦家,必然得不到認同。

秦家一些人甚至可能因為他出現不滿情緒。

——他曾帶給了秦家太多傷害。

只有他在外界證明自己,告訴所有人他和以前已經不同,變得足夠強大,且擁有深厚的勢力積累,他才能讓所有秦家人,還有那些依附秦家的勢力寬心且安心。

「你爺爺應該是在你身上寄予了厚望,將你當成秦家第三代的族長來對待,你要想在未來執掌秦家,要想服眾,就需要在這時候證明自己。」滕遠神情認真,說道:「秦家畢竟是中央世界最強大的黃金級勢力之一,底下附庸勢力眾多,即便是你爺爺和你父親,也不能冒然將一個庸才扶上第三代家主的位置。」

「我想我明白了。」秦烈輕聲道。

這時,羅申握著那木雕,說道:「不介意的話,我想以我的血脈,用這『母神』的殘肢感知一下,看看能否有所收穫。」

木族的族人,稱呼生命古樹為「母神」,他們都知道生命古樹有智慧。

也是如此,他們將這根生命古樹的枝幹,稱呼為「殘肢」。

這說明他們將生命古樹當成一個智慧生命來看待。

「感知什麼?」秦烈疑惑道。

「我們木族九階的血脈,以族內的秘術,以『母神』的殘肢,在一定範圍內能感知道到『母神』的氣息。若『母神』依然和以前一樣強大,我們甚至可以和『母神』建立靈魂聯繫,進行交流。」羅申詳細解釋了一番,又自嘲的搖頭一笑,說道:「當然,在這麼一個鬼地方,以『母神』殘肢來嘗試聯繫她,顯然是在做無用功。」

「嗯,我看也只會浪費你一滴的九階精血。」尼維特表態。

「一滴精血,去換千萬分之一的希望,我也樂意。」羅申說道。

深深看了他一眼,秦烈充滿敬意地說道:「你可以試試,我沒意見。」

「多謝。」羅申真心道。

一滴蘊含著勃勃生機的綠色鮮血,從他指尖滴落,落在那根木雕上。

木雕突然變得翠綠青嫩。

一縷縷青綠色的生命光爍,如蝴蝶般圍繞著木雕飛旋,透出一種彷彿能穿越空間的神秘靈魂波動。

那些青綠色的光爍,凝鍊著,變成樹葉般的奇異文字,傳遞著特殊的含義。

突然間,羅申雙眸爆發刺目的光芒,他緊緊握著木雕的兩隻手,同時在劇烈抖動。

秦烈,滕遠,尼維特三人,都看出了他神情不太對勁。

「她,她的氣息,有她的氣息!」羅申結結巴巴,似乎連站都站不穩了,「她在這裡!老天,她竟然在深淵!」

……

ps:欠一章,昨天喝太多了,腦子裡都是漿糊,狀態太差,沒能力寫出兩章,抱歉。R1152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