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九十七章星空捕食者

第一千九十七章星空捕食者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1-16 13:01  字數:3657

星海中,麻豐,鞏聖遠和卓韋丹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他們從頭到腳地打量著秦烈,心中也是暗暗嘀咕,「姚天……」

三人分屬太陰殿、太陽宮,以前也曾經常出沒於泊羅界,對泊羅界的種種情況,並不是一點不熟悉。

太陽宮的君鴻煊,從泊羅界返回,向太陽宮請求援軍時,就反覆提起「姚天」這個名字。

太陰殿那兒,也知道泊羅界的異變,皆因一個人族小子的攪動。

那個人族小子就叫姚天。

之前,他們只當姚天僅僅只是說服暗影族,令暗影族拒絕太陽宮、太陰殿的拉攏,轉而和魔龍族一道兒。

這一點已經讓他們留意上姚天。

結果,今天秦烈站出來,告訴他們,就連太陽宮和太陰殿的秘境之門,也是被他親手摧毀,這就讓三人愈發驚異了。

三百年前的那個秦烈,他們都有所耳聞,他們怎麼也不相信那樣一個秦烈,能夠在泊羅界做出如此多的驚人之舉。

這和他們熟識的那個秦烈截然不同!

「不對,樣子根本不像,你不是他!」麻豐眉頭深鎖,哼了一聲,道:「我見過真正的秦烈!」

「無所謂,我不需要向你們證明什麼。」秦烈微微一笑,輕鬆地說道:「都是要死的人,我何需向你們解釋什麼?」

這般說著,他別頭看向滕遠等人,道:「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我們千里迢迢踏入星河,可不是來遊覽域外風光的。」尼維特的三角蛇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寒光,「他們幾個不死,泊羅界就會在不久之後,被太陽宮、太陰殿大規模入侵,我們自然不會允許此事的發生。」

「不留活口!」滕遠喝道。

「轟!」

黃金巨人班德拉斯,周身璀璨的金光,匯成一股烽煙般的金色光芒。

金芒如金色的光柱,傳來一種最為純粹的金銳氣息,內部仿若有碎小的金色閃電交織著,釋放出鋒利的電流。

黃金巨人班德拉斯,如金汁鐵水澆築而成,化為一道金色洪流,尾隨著金芒沖向麻豐。

一片金色的光海,由班德拉斯本身,還有釋放出來的金芒形成。

猛一看,星空中彷彿一束綿長的金色流星,拖曳著長長金色流光,匯向麻豐。

五層魂壇的麻豐,一見黃金巨人氣勢洶洶而來,神情立即凝重起來。

他身下那座五層魂壇,突然間,脹大成一塊銀亮的雲團。

千百束清冷明亮月光,魚群一般,在雲團般的魂壇內蠕動著。

「極陰寒月!」

麻豐周身月光眩目,一道道燦燦月芒,洶湧注入魂壇。

雲狀的魂壇,驟然一變,竟凝成彎月形狀。

麻豐如端坐在雲端的銀色月盤上。

那魂壇,衍變為月盤之後,如化為一件極為奇異的靈器,不斷釋放出月芒,將周邊星空照耀的星光四溢。

班德拉斯衝擊而來,一股烽煙般的金芒,全身流溢的金色電虹,在離麻豐還有數百米時,已經先和月盤上的月芒交匯衝擊。

「嗤嗤嗤!」

金芒和銀色月光激烈撞擊,那片星海,綻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爍。

猶如域外的一片星河陡然爆碎。

金芒、月光交匯之處,狂暴鋒利的能量波動,如洶湧的潮汐,往八方蔓延。

冰冷幽暗的無垠星海,因此地的能量衝擊,一下子變得瑰麗莫測。

麻豐身後,同為太陰殿強者的鞏聖遠,一看他和巨人族的班德拉斯戰上,也急忙出手。

「太陰神鏡!」

鞏聖遠魂壇之中,一面銀色的鏡子,高高懸浮出來。

一束精純的月芒,從他的頭頂,瞬間匯入那鏡子之中。

那一面鏡子,立即從鞏聖遠頭頂飛逸出去,像是另外一輪月亮,落到麻豐所在的銀亮月盤魂壇上方。

太陰神鏡之中,一束束蘊含幽月族血脈的鮮血,如靈蛇般遊動著,勾勒出一幅幅精美的月牙圖紋。

那些圖紋倏一形成,就形成增強寒月之力的力場,令麻豐的魂壇,全身的力量,釋放出來的月光,都大幅度提升。

就要和班德拉斯肉身碰觸的麻豐,顯得精神大振,胸口處寒月光芒大盛。

由他釋放出來的銀亮月芒,竟然將班德拉斯匯聚而成的金色光柱,都給迅速消融起來。

虛空疾馳的班德拉斯,猶如金汁鐵水澆築而成的強壯血肉之身,也在許多銀色月光划過之後,顯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痕。

有幾道裂痕,甚至已深可見骨。

「嗚嗷!」

就在此時,魔龍巴雷特的咆哮聲,仿若從地獄深處傳來。

看似肥碩的巴雷特,臃腫的龐大龍身扭動著,張口噴湧出黑色火焰龍息。

巴雷特張牙舞爪著,轟然落向麻豐和鞏聖遠之間的那片空白區,他瘋狂噴涌黑色烈焰。

短短時間,麻豐和鞏聖遠中間,已被黑色火焰海淹沒。

邪龍卡爾弗特,從那黑色火焰海下方,一閃而逝。

等他顯形之後,已在鞏聖遠魂壇旁邊,伴隨著一聲厲嘯,這頭邪龍以利爪撕扯向鞏聖遠的五層魂壇。

看他那架勢,想要以猙獰龍爪,將鞏聖遠的五層魂壇,給一下子抓碎。

鞏聖遠駭然失色,不得不趕緊將「太陰神鏡」從麻豐處收回,轉而全力對付卡爾弗特。

「太陰神鏡」一離開,麻豐和班德拉斯的戰鬥,再也無法討到便宜。

而且黑獄族的泰勒,也在這個時候,獰笑著進入麻豐所在的月光之中。

另一端,滕遠和尼維特,則是一左一右,將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