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玄龜分身 >第二百三十三章囂張的沃爾特家族!

第二百三十三章囂張的沃爾特家族! (1/2)

小說名稱《超級玄龜分身》 作者:公子翟  更新時間:2013-08-18 07:26  字數:4384

望著韓雪離開的背影,卓雲暗自感嘆,沒想到剛來瑞典才第二天,就認識了一個來自華夏的極品美女。

不得不說,這個韓雪不管是長相,還是身材都絕對堪稱一流,特別是那挺翹的屁股,配上纖細的腰肢,從後面觀看絕對給人很大的視覺衝擊力。

思想只要猥瑣一點,就會聯想到老漢推車的場面,那絕對會讓人熱血沸騰,是老漢推車的最佳選擇。

「咳咳,太猥瑣了,現在家裡就已經有一大堆美女,還是少招惹為妙。」卓雲心頭暗自告誡著自己,光是雷寶兒等幾個女子就已經讓他有著應付不過來,要是招惹幾位,估計真要去問問倭國有沒有分身術。

品嘗著瑞典的美食,卓雲一邊喝著咖啡的等待著尼爾斯的到來,一邊暗自思量著這次買賣能否成功。

畢竟儘管瑞典對於船隻的掌控不是很嚴,不過一旦涉及到頂尖戰鬥艇,那問題估計就會比較麻煩一點。

就在他暗自皺眉思量的時候,遠處突然響起一陣吵雜的爭吵聲,將他從沉思中驚醒了過來,一些其他吃飯的客人,也都被爭吵的聲音所吸引,將目光轉向發出爭吵聲的方向。

卓雲轉頭望去,只見在十幾米外的地方,一名白人正拉扯著韓雪,另外兩名白人的同伴,也是分別站在韓雪身側兩邊,將他包圍在了中間。

看到那名白人臉上猥瑣淫蕩的笑容,卓雲立刻就明白過來,估計這傢伙是看韓雪長的漂亮,心存不軌。

如果是在華夏遇到這種情況,就算是對方是個美女。他或許也不會出面英雄救美,現在卻是在瑞典,看到自己的同胞美女被外國人調戲,如果不插手的話那就實在是太沒有男人的骨氣。

就在卓雲邁步來到爭吵地的時候,餐廳的經理也快步走了過來。似乎餐廳經理對這名白人有些畏懼,說話間微微彎腰的只是道歉賠禮,連發生糾紛的原因都不問一下。

「看到了嗎,這名卑賤的華夏女子將咖啡灑在了我的褲子上,難道只憑几句道歉的話就想要了事。」白人男子伸手指了指自己胯下位置,在上面有著一片咖啡的污漬。在污漬上還冒著絲絲的熱氣。

「不是的經理,是他剛才伸手摸我,我為了閃躲他,這才會將咖啡灑在了他身上,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調取餐廳的監控,相信監控系統已經將所有的情況都記錄了下來。」韓雪憤怒瞪了白人男子一眼。連忙辯解道。

聽到韓雪的辯解,卓雲暗自點頭,她並沒有被眼前的情況給嚇的慌神,說話間有理有據的,就算是白人男子想要冤枉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卓雲他還是小看了白人男子的能量,以及華夏人在外國受到的歧視,儘管現在華夏已經越來越強。卻也就改變不了很多外國人那種骨子裡的優越感,面對華夏人的時候,他們依舊認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貴族。

「韓雪,不要無理取鬧,顧客就是上帝,你怎麼可以將咖啡灑在客人的褲子上,馬特先生,請問你想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餐廳經理根本不理會韓雪的辯解,怒斥了幾句後,神態卑謙的望著白人男子的道。

「很好!」白人男子馬特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灼灼的掃視了一遍站在旁邊的韓雪,眼眸中那副飢渴的樣子是個人都能夠看得出來,這讓韓雪心中在羞怒的同時,感到莫名的驚慌。

「嘿嘿,我這個人很講道理的。既然他將咖啡灑在了我的褲子上,那就讓她將咖啡舔掉,只有這樣我才能夠原諒她的過失。」白人男子馬特神態囂張的笑了笑,搬過一個椅子的坐在上面,叉開雙腿的露出胯下被咖啡浸濕的地方。

「你,你無恥!」掃了一眼白衣男子馬特的胯下,韓雪羞怒的怒斥道。

「哼,華夏賤女人,不要不識好歹,這是我給你最輕的懲罰,如果你惹惱了我,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白衣男子馬特囂張的喝道,目光火熱的望著韓雪的嘴唇,似乎已經想像到那種舒爽的感覺,胯下的褲子上竟然緩緩的撐起一個帳篷,位置正好在咖啡浸濕的地方。

這樣一來,韓雪如果真的要舔乾淨褲子上的咖啡,幾乎就是直接舔在白人男子馬特的雞巴上,別說是純情從來沒有這種經驗的韓雪,就算是那些酒精磨練的妓女,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估計也很難拉下臉來幹這種事情。

聽到白衣男子馬特的話,就連剛才一直卑微恭敬的餐廳經理,也是有些為難起來。

這裡畢竟是高檔餐廳不是夜總會,也不是妓院,更何況現在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果真這樣做了,對他們餐廳甚至是維納酒店都將會帶來不小的負面影響。

「馬特大人,你看這件事情能不能商量一下,您不看我的面子,也要看一下我們維納酒店的面子,這件事情能不能以其他的方式來彌補。」酒店經理神態猶豫,為難的開口道。

聽到酒店經理的話,白人男子馬特嘴角泛起一抹奸計得逞的笑容,他當然知道這件事情的影響,就算是他如果真的這樣做了,也會有不小的麻煩。

「好,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用另一種方式來解決。」白人男子滿臉淫蕩笑容的起身,來到酒店經理身邊低聲的嘀咕了兩句,他說話的聲音很小,就連旁邊不遠處的韓雪都沒有聽到。

當然對於卓雲來說,白人男子馬特故意的小聲說話,卻猶如在他耳邊大聲喊出來一樣的清晰。

「該死的傢伙。」聽到白人男子馬特的話,卓雲目光中閃過一抹森然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