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玄龜分身 >第一百四十二章來自雷寶兒的勾引!

第一百四十二章來自雷寶兒的勾引! (1/2)

小說名稱《超級玄龜分身》 作者:公子翟  更新時間:2013-07-23 06:58  字數:3407

「雷寶兒這丫頭,到底想幹什麼啊。」

聽到那腳步聲筆直的朝著浴室的方向靠近,卓雲苦笑的搖了搖頭,對於這位刁蠻任性的雷家大小姐,他真是有些摸不透。

腳步聲一直到浴室門外才停下來,原本還比較淡定的卓雲,一下子就淡定不起來了。

「寶兒,你幹什麼啊,不會是想要偷窺吧。」面對雷寶兒鬼鬼祟祟的行徑,他不得不連忙開口識破。

「切,你有什麼好讓我偷窺的,人家只是也想洗澡了,要不咱們兩個相互搓搓背吧。」浴室外響起雷寶兒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聲音,再次把卓雲雷的外焦里嫩。

腦海中浮現出一幅雷寶兒全身**走進浴室,兩人洗著淋浴,相互搓背的情景,卓雲下身的小鳥立刻有了挺起的趨勢,嚇得他連忙搖頭打散掉這讓人熱血沸騰的一幕。

「咳咳,我想不用了,我還是喜歡自己一個人洗澡。」

如果真讓雷寶兒進來,他真不認為自己能夠抵擋得住,一旦要是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那可就真麻煩了。

「奧!」浴室外傳來雷寶兒有些失望的應聲,在停留了片刻後,這才又邁步遠離了浴室。

「呼呼,嚇死我了,這丫頭今天看樣子是來者不善啊。」心中長出了一口氣,卓雲有些心有餘悸的想著。

從剛才睡覺的問題,到現在洗澡,雷寶兒的言語都讓卓雲有些心驚膽戰,這讓他不由的苦笑不已,感覺自己似乎上輩子真是欠她的,不然的話這輩子也不會讓雷寶兒來找自己的麻煩。

在雷寶兒的打擾下,他也沒有心情繼續享受洗澡的樂趣,連忙清洗了一遍身體。擦乾淨後,穿上睡衣就快步走到客廳。

看到雷寶兒沒有在客廳,卓雲這才放下心來的打開電視,躺在沙發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著水果。

「砰砰砰!」

剛吃完水果準備睡覺。一陣腳步聲就從樓梯的方向傳來,將剛剛放鬆下來的卓雲立刻驚動。

轉頭向著樓梯的方向望去,視線中穿著清涼,上身半透明的小背帶。下身則是穿著一件四角褲的雷寶兒,臉色紅彤彤的,披散著潮濕的秀髮,渾身散發著剛剛沐浴完畢的清香。

「要命啊。小魔女這是要幹嘛啊。」目光掃了一眼,卓雲就連忙將視線轉移到其他方向。

以他的視力可以清楚的看到小魔女雷寶兒的上身,沒有穿著奶罩。直接真空上陣。在半透明的小背帶睡衣的遮擋下,依舊可以隱約看到那碩大白皙的肉山,以及兩點鮮艷熟透的紅點。

至於下半身的四角褲,那就更不用說了,兩條白皙大腿修長而嬌嫩,特別是女人穿著四角褲,總是會給人一種特殊的感覺。反正是很讓男人產生邪惡的念頭。

「額米豆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心中默念著佛門四字經,卓雲有些心不在焉的繼續觀看電視節目。

一陣清香隨風吹來,在卓雲的視線中,雷寶兒神情有些害羞的來到他身前,伸手拽了拽四角褲,將挺翹的小屁股坐在了沙發上,一雙大眼睛彷彿會說話般秋水波盪。

「看不到,我看不到!」收回視線,卓雲努力讓自己望向電視機的方向,心中暗自對自己催眠著。

「雲哥!」

讓人全身酥麻,汗毛炸立的聲音響起,卓雲打了個寒顫,只能轉過頭來的望向坐在自己身前的雷寶兒。

「寶兒,你還是快點睡覺去吧,女孩子睡覺晚的話,容易出現黑眼圈的,那樣可是會變醜的。」

感受到雷寶兒那柔情蜜意的眼神,他感到心臟微微抽搐了一下,連忙開口的道。

雷寶兒不滿的瞪了卓雲一眼,一副傲嬌模樣的道:「哼,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你別拿這些話來騙我,我才不會上當呢。」

「好好好,我不騙你了。」卓雲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現在要睡覺,你有什麼話就快點說,不然我就要睡了。」

「雲哥,你難道看不出人家的心意嗎。」雷寶兒有些著急而嬌羞的喊著,身形隨著說話而輕輕晃動著,透過半透明的小褂可以看到兩團肉饅頭撞擊晃動的衝擊。

以卓雲所在位置的視線更是可以看到,小褂衣領下那兩團波濤洶湧的白色肉浪,讓人看到會有食慾大增的感覺。

「寶兒,我看你還是先去睡覺吧,咱們明天再繼續談這些,好不好。」平息了一下涌動的氣血,卓雲盡量保持淡定的道。

「不嘛,我就要今天和你談。」說話間雷寶兒似乎下定了決心,在卓雲驚愕的眼神中猛的向著他撲去,直接就撞進了他的懷中。

軟玉入懷,那種柔軟的感覺讓卓雲心頭一震。

兩人此刻穿著的都很清涼,他也只是穿著睡衣,再加上雷寶兒真空上陣,那柔軟的胸部立刻就整個的壓在了他的胸口上。

微微倒吸了一口涼氣,卓雲連忙運轉體內的元氣,壓抑住逐漸火熱起來的氣血。

「寶兒,你不要傻了,快點起來。」低頭望著趴在自己懷裡的雷寶兒,卓雲苦笑的連忙道。

「不,我不起來,我就要抱著你。」

雷寶兒晃了一下身形,擺出一副死皮賴臉的模樣。

原本兩人接觸就很直接,此刻雷寶兒晃動身形,胸前的一對龐然大物左右蠕動,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兩顆硬起的葡萄摩擦在自己的胸口上,讓卓雲下身某個部位開始出現不安分的情況。

「雲哥,你知道嗎,自從母親病逝後,我就一直感到很孤獨,那種彷彿被世界拋棄的感覺讓我驚懼,所以我才裝作刁蠻任性無理取鬧,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