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玄龜分身 >第一百三十一章揚眉吐氣!

第一百三十一章揚眉吐氣! (1/2)

小說名稱《超級玄龜分身》 作者:公子翟  更新時間:2013-07-08 08:40  字數:3249

「快點放開他,不然我們就開槍了..

訪問下載txt小說.」在獃滯了一會後,其他幾名警察紛紛反應過來,掏出手裡的手槍,一臉慌亂的大聲喊叫著

望著那一個個黑洞洞的槍口,卓雲眼眸中的寒光大盛,心中一股強烈的怒火在燃燒著,暗自考慮要不要動手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嗡嗡!」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輛公用轎車呼嘯的飛馳而至,將眾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一名梳著大分頭的男快步從轎車裡走了下來,看到眼前的景象臉色猛的一變,望向一種警察怒聲呵斥道:「你們在幹什麼,快點收起槍來,你們這個樣還像是人民警察嗎」

聽到這名男的怒喝,一眾警察微微一怔,卻並沒有收起手裡的手槍,依舊一臉緊張的望著舉著一名警察的卓雲

「反了,真是反了」看到這種情況,男怒聲的喝道

此時又有一輛警車呼嘯而至,停靠在了轎車旁邊,從上面走下來一名衣著都有些不太整齊的中年警官

「放下手槍,你們在幹什麼,想造反嗎」中年警官怒聲的吼道,這一次連同警察隊長在內的一眾警察,全都臉色微變的連忙將手槍放了下來

已經算是警界老油的警察隊長,看到眼前的景象心中莫名的湧現出一股不好的感覺,似乎自己做錯了一件足以影響到自己仕途的蠢事

回過神來的老爸,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神情有些慌張的站在卓雲身邊

對於只是普通老實人的老爸來說,眼前的景象實在是有些超出他的接受範圍之內,整個人都有些發懵

梳著大分頭的男快步來到卓雲身前兩米遠的地方,望著被卡住脖,凌空舉在半空中,已經開始翻白眼,一副馬上就要絕氣身亡的警察,不由的伸手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

「請問,你是卓雲先生嗎」大分頭男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掃了一眼大分頭男,卓雲點了點頭的疑惑道:「我是,你是什麼人!」

「艾你看,我太緊張了,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小鎮的鎮長郭東,很高興見到卓雲先生您」看到卓雲點頭答應,大分頭男郭東精神猛的一震,連忙卑謙的笑道

跟在鎮長郭東身後的中年警官,看到這種情形,心臟不由的猛然跳動了一下,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卓雲先生,我是咱們小鎮派出所的所長陳凱歌,今天的事情真是很抱歉,我代表派出所所有的警員,對你表示歉意」陳凱歌神色緊張的道歉道,那副迫不及待的樣,似乎生怕道歉晚了

「這下慘了!」本來就感覺到不好的警察隊長,看到自己老大陳凱歌那裝孫的行為,一下就感覺猶如腦袋被重物擊中,眼前一片漆黑

不只是陳凱歌,就連其他警察也都反映了過來,一個個臉色都變的很是難看,忐忑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咳咳,卓雲先生,你看能不能先將這位警員放下來,再這樣舉下去弄不好會出人命的」鎮長郭東掃了一眼已經奄奄一息,沒有力氣掙扎的警員,連忙的懇求道

旁邊的老爸此刻才想起來,掃了一眼臉色慘白,甚至缺氧泛著淡淡青色的警員,連忙開口道:「小雲,快點放手艾別弄出人命來了」

聽到老爸的話,卓雲這才收起心頭的殺意,甩手間,將已經奄奄一息的警員甩向不遠處的警察隊長,幾名警察連忙手忙腳亂的將這名悲劇的警員接住

看到那名警員喘著粗氣,總算是緩了過來,郭東心中這才算是長出了一口氣,望向卓雲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敬畏

本來他在縣裡辦公,卻接到了市區的電話,讓他立刻過來處理這件事情,並且在話語中多次提到卓雲這個人名,並且暗示如果處理不好,他這個鎮長別說往上爬了,就算是能不能繼續擔任都是一個問題

回想起市區的電話,郭東臉色有些陰沉的望向拆遷辦主任,對於這次拆遷的情況他都知曉,只是這件事情牽扯不少人的利益,他儘管沒有牽扯在裡面,之前卻也沒有能力管理

想著郭東打電話給市區領導反映了一下這裡的情況,很快就得到了明確的指示,不管是誰,只要敢在這次拆遷之中,有趁機收受賄賂,建造豆腐渣工程,從中謀取利益者,不管是誰都要嚴懲不貸

郭東將市區的命令與陳凱歌派出所所長說了一下,立刻命令警員將拆遷辦主任等幾人抓了起來,一眾警員也當場記過處分,並且著急了回到家裡的眾人,當中承諾立刻組建調查小組,將這次的拆遷問題嚴查到底,一定會給眾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在臨走時郭東和陳凱歌兩名小鎮的實權人物,對卓雲是客氣有禮,那副涅完全沒有以前高高在上的樣,說有多親民就有多親民

很快周圍鄰居就都知道了剛才的事情,一個個望向卓雲的眼神有了很大的變化,如果是之前的時候,他們還會認為卓雲只是在z市發了財,頂多也就是一個暴發戶,現在他們卻真正見識到了卓雲人脈的強大

連小鎮的鎮長與派出所所長都對卓雲客客氣氣的,可以想像他的人脈力量有多強,當然這也是在周圍鄰居的眼中,對與卓雲本來人說,鎮長和派出所所長這一級別的官員,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在周圍鄰居羨慕嫉妒的眼神中,卓雲與父母回到了自己家中

直到回到家裡父母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兩人神色依舊是難以置信的涅

對於踏踏實實在小鎮生活,最遠沒有離開過所在省份的父母來說,小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