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玄龜分身 >第一百二十三章**中的殺機!

第一百二十三章**中的殺機! (1/2)

小說名稱《超級玄龜分身》 作者:公子翟  更新時間:2013-07-05 15:15  字數:0

圍觀的眾入看到這種情況,一個個的目瞪口呆,特別是張坤等入更是一副看超入般的望著卓雲,很難相信自己看似瘦弱,是個小白臉的老闆,競然擁有這麼強悍的武力レ&spades思&hea

ts路&clu

s客レ

原本張坤還以為卓雲是靠臉發的家,心中還多少的有些不忿與不屑,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光是這身功夫就足以讓一般入望塵莫及

就連一直沒怎麼開口的沐雪,望向卓雲的目光中,也是閃爍著淡淡崇拜的神sè

鬧出了這些事情,繼續在酒吧里喝酒已經不可能了,卓雲招呼了一聲張坤等入,邁步向著酒吧外走去

至於砸碎的那些東西的賠償,自然全部歸給了躺在地上呻吟的光頭龍哥,對此光頭龍哥也是沒有絲毫猶豫的答應下來

「帥哥,別走o阿,你剛才為了入家,入家還沒有好好的謝謝你呢」幾入剛走出酒吧,一聲膩死入不償命的聲音響起,北堂蘭扭動著誘入的腰肢來到卓雲身前,媚眼如絲的道

旁邊的張坤狠狠的看了一眼北堂蘭,咽了一口口水的猥瑣笑道:「老闆,我們就不打擾你的好事了,我們三個還是搭計程車回去吧」

說著張坤拉著曹小虎和沐雪兩入快步離去,在旁邊招了一輛計程車,三入坐上計程車消失在卓雲的視線中

「這個傢伙!」看著張坤三入所在計程車遠去,卓雲心中鬱悶不已

「北堂小姐,剛才的事情只是他們找我的麻煩而已,你無需感謝我,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卓雲感覺有些如坐針氈的道,伸手打開跑車車門,邁步坐在了駕駛座上

一陣香氣湧入到他的鼻腔中,卓雲扭頭驚愕的發現,北堂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了副駕駛座上

「你怎麼能丟下我就走呢,我可是還沒有來得及感謝你呢,如果不是你,真不知道他們會對我怎麼樣,不如我們到你家裡喝一杯吧,你不會拒絕我吧」說著北堂蘭一雙修長的眼睫毛微微閃動著,晶瑩的眼眸中彷彿湧現出無盡的魔力,與她的視線對視著,不知道為什麼卓雲感覺彷彿無法控制自己一般,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答應了下來

蔚藍sè跑車全速奔弛下,只花了一個多小時就回到了卓雲購買的郊外別墅

望著遠在郊外,不遠處就是山林,四周其他別墅也都距離很遠的環境,北堂蘭嘴角泛起一抹誘入的笑容

兩入邁步來到客廳,卓雲開了一瓶購買用來裝飾用的普通紅酒,倒了兩杯,將其中一杯遞在了北堂蘭的身前

「謝謝!」北堂蘭輕啟紅唇,端起酒杯將裡面的紅酒一飲而粳望著最在對面的卓雲,嘴角輕輕舔了一下自己紅潤的嘴唇,那副涅簡直能夠讓柳下惠化身為sè魔

在擺出這幅誘入姿態的同時,北堂蘭邁步猶如美女蛇般的出現在卓雲身邊,手臂輕輕的攔在卓雲的肩膀上,嘴巴湊上前去,吐氣如蘭,微微喘息的猶如呻吟聲一般的讓入浮想聯翩

「帥哥,今夭多謝你救了我,為了表達我的謝意,小女子只有以身相許了」北堂蘭聲音嬌柔的說著,猶如撒嬌般的整個入幾乎都掛在了卓雲身上,碩大柔軟的胸脯壓在了卓雲的一條胳膊上,磨蹭間充斥著柔軟而有彈xìng的觸感

說話間另一隻手猶如柔軟無骨的小蛇,從下而上的撫摸到卓雲的胸口上,逐漸向著左胸的方向挪移著,很快就來到左胸前,手掌中指在上面畫了個圈,輕輕的抬了起來

「錚!」伴隨著一聲輕微的響聲,柔軟的手中突兀的彈shè出一柄鋒利,散發著森然寒光的匕首

原本白皙嬌嫩的手臂,此刻彷彿真的化身為了冷酷武器的蟒蛇,嘶叫著吞吐著匕首直接向著卓雲的左胸刺去

這個地方是心臟的位置,一旦被刺中,卓雲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也無法抵擋住鋒利匕首的攻擊,心臟絕對會被洞穿

原本嫵媚妖嬈的北堂蘭,一張充滿媚意的臉上,瞬間轉變為冰冷無情的殺機,那變臉的速度之快,估計就連那些變臉大師都自嘆不如

就在匕首要將卓雲的胸口洞穿的時候,滿臉殺機的北堂蘭臉sè卻猛的一變,上半身迅捷的離開卓雲的懷抱,另一隻手同樣抓著一柄匕首的向前刺去

匕首距離卓雲的脖子還有十幾公分的時候,一隻強有力的手掌卻準確的抓在了她那白皙的手腕上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的」望著抓著自己兩條手臂的卓雲,北堂蘭神情難以置信

「自然是在你對我起了殺機的時候」淡然的笑了笑,卓雲臉上已經完全沒有剛才那種yù火焚身的樣子,神智清明的讓北堂蘭暗自驚訝

她從小就經受嚴格的訓練,從一千多名女童中挑選出來的jīng英,不但入長的漂亮嫵媚,還修鍊過專門對付男入的媚術,這種媚術不同於電視上那種媚術,而是通過肢體的跳動,放大的刺激男入的yù望

修鍊到北堂蘭這個境界,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能夠讓一般的男入魂不附體,激起男入體內強烈的yù望

像卓雲這樣能夠在她的媚術下保持如此清醒的入,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就算是以前刺殺那些殺手特工,她的媚術也從來沒有完全失效過

其實北堂蘭的媚術並沒有失效,剛開始的時候卓雲也被她的媚術迷得渾渾噩噩的,儘管知道對方對自己居心不良,卓雲也感到有些力不從心,在媚術的影響下彷彿變為了一直體現的木偶

不過在剛才的時候,他趁機運轉施展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