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玄龜分身 >第二十三章咱們一起跳吧!

第二十三章咱們一起跳吧! (1/2)

小說名稱《超級玄龜分身》 作者:公子翟  更新時間:2013-06-16 09:28  字數:2434

解決掉一名保鏢大漢,卓雲沒有絲毫停留,繼續沖向下一位,轉眼間的功夫剩下的六名保鏢就被他趁機解決了五個。

一對一的情況下,再加上遊艇的劇烈晃動,這些保鏢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最後一名保鏢看到自己同伴的悲慘結局,嚇得連忙伸手掏出腰間的手槍,可是遊艇搖晃的太厲害,讓他根本無法瞄準,只能鬆開抓著護欄的手掌,雙手持槍的瞄準剛剛解決掉第五名保鏢的卓雲。

「卓雲,小心。」另一邊抓著護欄的楚媚兒,發現了情況,忍不住的驚呼道。

此時遊艇下方的海水中,玄龜已經揮動利爪的抓在了巨無霸箭魚的脊背上,渾身電流涌動間,霸道的電芒瞬間蔓延到巨無霸箭魚身上。

「嘿嘿,去死吧。」

保鏢面露獰笑,伸手就要扣動扳機,他已經可以想像卓雲被一槍爆頭的情景。

「轟!!」海水猛然劇烈涌動,本來勻速搖晃的遊艇,如同遭遇到巨浪襲擊,突然向著一邊傾斜。

「啊啊!」

悲劇的保鏢,根本來不及反應,直接慘叫著從遊艇上飛了出去。

抓住遊艇艙門把手,穩住身形的卓雲,暗自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

剛才他還以為自己要完蛋了,沒想到會突然有這樣的轉機,絕對是走了狗屎運。

遊艇下遭受到玄龜的電擊,巨無霸箭魚劇烈的掙扎,竟然讓他將卡在船體中的寶劍尖刺拔了出來。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它也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肆虐的電流已經將它電的渾身抽搐。

透過玄龜,卓雲了解到了遊艇下的大體情況,放下心來,在囑咐了一聲楚媚兒後,小心的邁步走進遊艇船艙。

入目所見,原本布置的富麗堂皇很是豪華的船艙,已經變的亂七八糟,到處都是碎裂的電器與垃圾。

在垃圾堆里,陳權捂著冒著鮮血的額頭,神情痛苦的靠在艙壁上。

「不要動,不然我一槍崩了你。」卓雲剛走進船艙,陳權就立刻驚懼的舉起握在手裡的九四手槍。

感受到從黑洞般的槍筒中散發出來的寒意,卓雲連忙停住了腳步,他可不認為自己的反應速度,可以快過出腔的子彈。

握著手槍,陳權原本驚懼的情緒漸漸平穩下來,臉上重新露出得意的獰笑:「嘿嘿,小子,你最後還是要死在我的手上。」

掃了一眼手槍,卓雲神色淡定的笑道:「是嗎,不過可惜的是,你難道沒發現,自己沒有關掉保險嗎。」

「什麼!」聞言陳權微微一怔,目光不自覺的向著手槍望去。

剛才遊艇的劇烈晃動,再加上腦袋受到碰撞,讓他忘記了自己之前就關掉了保險。

等到陳權反應過來,慌張的抬起頭來的時候,卓雲已經趁機衝到了他的身前。

「形意拳,劈拳式!」

拳頭如怒斬而下的斧頭,重重的砸在了陳權握著手槍的手腕上。

「咔嚓!」清脆的骨折聲響起,陳權慘叫一聲,握在手裡的九四式手槍無力的掉落在地上。

腳步再次向前邁出,卓雲右臂猛然揮出,猶如一根揮動的鐵棍。

「形意拳,橫拳式!」

「啊啊!!」

陳權慘叫的倒飛出去,砸在了身後的船艙壁上,滿臉痛苦的順著艙壁滑了下去,癱軟在了地上。

望著已經失去戰鬥能力的陳權,卓雲目光中閃過一絲寒芒。

這一次陳權設局將他與楚媚兒引到這艘遊艇上,如果不是有玄龜的幫助,正好巨無霸箭魚的老巢就在這附近,以及一系列的巧合,或許他現在已經被槍殺,而楚媚兒也會遭到陳權在內十餘人的侮辱。

想到這些情況,他就忍不住的從心裡冒出澎湃殺意,恨不得將陳權碎屍萬段。

就在他準備動手結束掉陳權罪惡一生的時候,心中突然迸發出一個邪惡的念頭,與其這樣痛快的讓他死去,等待死亡的來臨會是更讓人驚恐的懲罰。

「反正遊艇底部被箭魚鑽了一個大洞,很快遊艇就會沉沒,完全沒必要我自己動手。」

想到這裡,卓雲的嘴角不由的泛起一抹邪笑。

正好望向卓雲的陳權,將這一抹笑容看在了眼中,心臟劇烈跳動的湧現出如泊泊泉水般的恐懼,特別是在看到卓雲撿起地上掉落的手槍的時候,更是嚇得渾身發抖。

「不,你要幹什麼,不要殺我。」

淡然的望著陳權,卓雲輕笑道:「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聞言陳權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只不過在聽到卓雲後半句話的時候,卻讓他剛剛放下的心,再次提了上來。「

「不過剛才你不是要砸斷我的四肢嗎,現在我就以牙還牙,至於你最後是死是活,那就看你的運氣了。」說著卓雲毫不留情的扣動扳機。

「砰砰砰砰!!」

四聲連貫的槍聲從船艙中傳出,響亮的槍聲掩蓋住了陳權的慘叫。

在外面等待的楚媚兒心臟猛地一跳,如果不是之前卓雲吩咐她絕對不能進去,她差點就忍不住的衝進去。

在楚媚兒焦急的注視下,拿著手槍的卓雲邁步從船艙中走了出來,來到護欄邊上,將手槍扔進了海水中。

收起擔憂的心情,楚媚兒有些緊張的道:「卓雲,陳權怎麼樣了,你不會是殺了他吧。」

「放心吧,殺了這種人只會髒了我的手。」卓雲淡然的笑了笑。

聽到卓雲的話,楚媚兒這才放下心來,畢竟殺人可是要判死刑的,然而她卻並不知道此刻的陳權比死人也強不到哪裡去。

「這艘遊艇再過一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