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超級玄龜分身 >第五章坑爹的古董店老闆!

第五章坑爹的古董店老闆! (1/2)

小說名稱《超級玄龜分身》 作者:公子翟  更新時間:2013-06-16 09:28  字數:3490

「媽的,是你逼我的,今天我就來一次電烤水蟒。」

望著水蟒那得意兇殘的眼神,卓雲目光中閃過一抹狠厲。

集中所有的意念,熟練的調動起玄龜體內的電流。

這股電流力量隨著他意念的增強,不斷的積累,一股狂暴霸道的氣息從玄龜身上散發出來。

纏繞在玄龜身上,在全力收縮身體試圖將玄龜擠扁的水蟒,出於生物的本能,敏銳的感應到了來自於玄龜身上傳來的強烈危機。

「嘶嘶!」

驚叫著,水蟒身軀扭動間,試圖鬆開玄龜逃離,可惜的是卓雲卻不會給它這個機會。

「電流全開,給我去死吧。」

內心狂吼著,玄龜體內已經快要壓抑不住的電流狂涌而出,在一瞬間在河水中化為了一道閃耀的雷電光球。

悲催的水蟒,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狂暴的電流眨眼間就遍布大它的全身,痛苦的肆意扭動著身軀。

很快痛苦掙扎的水蟒停止了扭動,在它身上閃爍的電芒漸漸的消散。

等到雷電光球完全消失的時候,水蟒已經死的不能再死,渾身散發著淡淡的肉香。

如果不是剛才產生的大動靜將周圍的河中生物嚇跑,估計立刻就會引來大批魚蝦啃食熟透的水蟒。

卓雲並不知道,自己釋放的雷電光球,讓在運河邊上幹活的人發現,並且用手機拍攝了下來。

傳到網上後,那從運河中散發出來的閃爍光芒,立刻在網民中引起一陣軒然大波。

各種傳言四起,惹了很多人前來運河再次探寶,可惜的是他們終究也只能空手而歸。

如此大量的釋放電流,就算是玄龜也有些吃不消,附身在它身上的卓雲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來自身體的疲憊。

「總算是解決掉了。」掃了一眼慘死,隨著水流流動緩緩下沉的水蟒,卓雲心中長出了一口氣,簡單休息了一下,就立刻向著玉瓶所在的水草地游去。

撥開茂盛的水草,晶瑩剔透的玉瓶靜靜的躺在那裡。

「哈哈,真是蒼天有眼,這件東西絕對是件古董,我終於要發財了。」

心情興奮的卓雲,用一隻利爪抓住瓶口,另外三隻利爪揮動下,快速的向著河面上游去。

在一處沒人的地方上了岸,他將玉瓶安置在了一處草叢中後,就立刻將意識收回到自己的本體。

躺在旅館小房間的床鋪上,原本猶如活死人的卓雲猛的睜開眼睛,興奮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在旅館前台退了房,他就立刻迫不及待的來到藏置玉瓶的地方。

「嘰嘰!」

玄龜嘶叫著從草堆中爬了出來,望向卓雲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邀功的神色。

「好了,等主人我賺了錢,一定會給你買很多好吃的。」伸手拍了拍玄龜的小腦袋,卓雲將其放進口袋裡。

「好寶貝。」伸手將晶瑩剔透的玉瓶取了出來,卓雲眼眸中流露出一抹喜愛之色。

這隻玉瓶通體流光溢彩,儘管不知道在河水中浸泡了多少年,依舊沒有絲毫腐蝕的跡象。

在玉瓶邊緣雕刻著佛陀菩薩的圖案,正中間則是有著八種不同的佛門寶物,看上去充滿了佛家的祥和氣息。

--------------------------------------------------------------------------

Z市慶豐古玩市場,是一處大型的古玩買賣交易的場所,在這裡每天都會有大量的人前來淘寶,也有很多商販出售各種各樣的古玩。

當然這裡面的古玩也是有真有假,能不能買到真東西,就要看個人的眼力與判斷力。

在古玩市場買古董,就像是一場賭博。

賭贏了就賺的盆滿缽滿,賭輸了就會賠的血本無歸,每一年因為古董而跳樓的人不在少數,僅次於股市崩盤所造成的後果。

從計程車上走下來,懷揣著佛家玉瓶,卓雲邁步走進了以前根本沒有來過一次的慶豐古玩市場。

古玩市場中人頭攢動,尚未走進去就已經聽到各種各樣的叫賣聲,除了一個個正規的店鋪外,地面上還有很多攤位形式的古董小攤。

「小夥子,買一件清朝朝珠吧,這可是真正的極品朝珠,都是用紫金檀香木雕刻而成,戴在身上可以祛百病年年益壽。」

「買什麼朝珠啊,那東西已經落伍了,還是來看看我的畫卷吧,都是名家手筆,有唐伯虎的美人,米元章的山水,劉石庵的扇面,鄭板橋的福娃。」

剛走進市場,卓雲就被兩位地攤大叔拉住,各自爭相恐後的介紹自己的古董寶物。

只不過讓他鬱悶的是,一個弄得像賣葯的,另一個更是有說相聲的潛力,給人的感覺很不靠譜。

費了好大的勁才從兩人的拉扯中掙脫出來,卓雲連忙快步離去,準備找幾家懂行的店鋪詢問一下,在確認一下是否是古董的前提下,摸一摸行情,避免像上次買烏龜的時候再上當。

「咦,前面好熱鬧。」深入到古玩市場,卓雲突然發現前方圍了不少的人,一個個議論紛紛的相互交談著。

處於好奇心,他邁步湊了上去,擠進了人群中他這才知道,原來是一家古董店的老闆,舉辦免費鑒定古董真偽的活動,以此來為自己的店鋪做宣傳,展現一下自己鑒定古董的實力。

古董店的老闆是一名年紀在四十來歲的男子,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端坐在那裡還真有一點古董專家的意思。

望著古董店老闆一個個的鑒定圍觀群眾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