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獵艷在金庸世界 >第八十一章互換人質

第八十一章互換人質 (1/2)

小說名稱《獵艷在金庸世界》 作者:還施閣主  更新時間:2013-08-03 11:00  字數:3763

距離昆明城外約一百多公里處有一個叫做澄碧湖的地方,澄碧湖煙波浩渺,跨雲南廣西兩省,水道複雜。段譽等選此作為和吳三桂的交換地點,自然是考慮到了脫身之計。屆時阮星竹和陸離等在湖面船上接應,由段譽和慕容復負責交換。

想不到吳三桂十分的乾脆,得知自己的侄兒被抓之後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交換之事,還讓阿朱喬裝的「段正淳」的家將見了段正淳一面,只是由於看管很嚴,阿朱沒有找到機會和自己的父親說上話。而阿朱也留了一個後手,就是她絲毫沒提陳圓圓的事情,只說了吳禹楓在他們手中。這讓陸離對她的評價又高了一籌,這真是個聰明靈慧的姑娘啊!蕭峰得她,是福分,失去她,實在是太不幸了。不過在這個世界裡,他們的命運,還會不會因此而改變?至少,這個世界背景,究竟是如何安排契丹這個早該滅亡的民族的?

段正淳還活著,那麼對於刀白鳳等諸女而言是再好不過的消息,這段時間他的女人們似乎也分成了幾個陣營,秦紅棉自然是和甘寶寶一個陣營,而刀白鳳自己一人,倒是阮星竹似乎左右逢源,和其他三女都相處得很好,不知道阿朱是怎麼想的,並沒有去認她,陸離也不去點破。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段譽和慕容復押著吳禹楓在岸邊等待,而陸離等人則留在船上。

到了午時,吳三桂等人終於來了,來的人很多,江湖人士加上一隊500人的親兵隊,足有將近600人,但其中幾個讓陸離心中一緊,最忌憚的便是凌幽,他應該是乾隆的人,可立場卻很不清晰,似乎吳三桂很放心他的樣子,除此之外,他之前在大理見過的大輪明王鳩摩智也在其中,而另外一個番僧讓陸離怒從心中起,若不是李莫愁按住,他險些就忍不住衝出去與其拚命了——正是他的仇人蒙古的金輪法王,他出現在這裡並不意外,畢竟從康敏的口中就已經得到了吳三桂要和蒙古勾結的信息。再望過去,趙敏猶如一朵嬌艷的牡丹一般,也在隊伍之列,卻不見玄冥二老,倒是苦頭陀陪在了身旁,此外,血刀老祖,還有四大惡人以及何鐵手也在隊伍之列。

陸離隱隱覺得有些不妙,若真是一個交易:對方怎麼好像是要打仗似的?當下讓人暗自通知段譽和慕容復,若勢頭不對,立刻逃進水裡,自然有人能救。

段譽看見這番聲勢,臉色也有些發白,還是慕容復朗聲道:「平西王,既然是換人質,為何這番興師動眾,莫非還存了什麼別的念頭?」

他才說完,只見鳩摩智哈哈大笑道:「慕容公子吃的虧還不夠么?上回老僧看在故人份上,並沒有下狠手,你若是還要逞能多管閑事,可休怪老僧不講情面!」

慕容複眼中閃過一絲陰狠的怒意,冷冷道:「鳩摩智,你休要得意!此番我二弟已和平西王約好交易,難道以平西王之尊,是想要出爾反爾不成?就不怕天下英雄笑話?」

吳三桂冷哼一聲:「你這等黃口小兒在本王面前談什麼天下英雄?真是可笑,再說了,本王什麼時候說要出爾反爾了?」

慕容復道:「既然如此,何不見段伯父?你的侄兒可好端端的在這裡!」

吳三桂掃了吳禹楓一眼,哼了一聲:「沒出息的東西!」然後回頭道:「將人帶出來吧!」

後面兵士分開兩排,押出三個人來!兩男一女。兩個男的其中一個當然是段正淳,另一個容貌醜陋,竟然是馬王神鍾萬仇,而那個女的是個妙齡少女,一張俏臉宜喜宜嗔,卻是鍾靈,此刻她容顏有些委頓,原本十分靈動的雙眼看起來有些失神。

船上陸離和甘寶寶同時驚呼:「靈兒!」「鍾姑娘?」木婉清也帶有憂色。他們這邊隱藏了陳圓圓,想不到吳三桂同樣也有所保留,鍾萬仇也就罷了,鍾靈卻是非救不可的!

吳三桂看到人出來之後,嘿嘿笑道:「你們說要換人,本王自然無有不允,這裡有三個人,不知道你們想要換誰呢?」

段譽和慕容復都有些面面相覷!他們也沒想到吳三桂竟然來這招!段譽道:「平西王,你將他們三個都放了,我們放了令侄,從此各不相欠!我大理段家本來就無意得罪你!」

吳三桂眼睛微眯,道:「我這邊三個,你那邊只有一個,這樣本王有些虧哪!當然沖你小王爺的面子,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他此言一出,段正淳儘管被封了穴道說不出話,但是雙眼之中卻明顯流露出阻止之意!

段譽卻傻乎乎地沒有注意到,還很高興地道:「王爺仁義!只要是我段譽能做到的!一定在所不辭!」

吳三桂哈哈大笑道:「你當然能做到,說實話,本王十分欣賞你!我的條件也很簡單,本王希望能和大理段家建立友好的關係!大家做好朋友。」

段譽更是喜上眉梢,就差沒上前結拜了,連連點頭道:「王爺說的對,小侄本來就不主張打打殺殺,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大家和和睦睦多好。」這話一出,船上諸人都有些傻眼,陸離望著木婉清道:「婉妹,你這哥哥可真是妙人啊!」

木婉清橫了他一眼道:「好過某人心眼多多!」

陸離冤枉地道:「天地良心!我的心眼可都是用在你身上啊!」

木婉清臉上一紅,心中卻是甜絲絲的,她一開始苦戀段譽,後來發現事不可為,本來以她的性情,並不是那種容易移情之人,假如陸離和她沒有大理相處的那一段,那麼這個姑娘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