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84食人魚

384食人魚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4-01-07 03:34  字數:3548

趕盡殺絕十分有必要!

聽了他的話,葉真真下意識的追了過去。

在暴龍身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舉起閃著寒光的大刀,刷一下的劈了下去。

這把刀真的很鋒利。

在葉真真用盡全力之下,一下子把暴龍巨大的頭顱給劈了下來。

一顆血粼粼的大頭掉在了地上,咕嚕咕嚕的滾遠了。

血朝著天空噴涌著,簡直像是一個血色的噴泉一樣,過了幾秒鐘,暴龍巨大的身體才轟一聲倒在了地上。

葉真真呼哧呼哧的喘了兩口氣,眼前還是一片血色呢。

贏了!

至於被殺死的暴龍——葉真真還是有點兒不舒服,但畢竟被殺死的是暴龍,又不是人,所以她也只是有點不適應,沒有什麼噁心啊,想吐的趕腳……

「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戰鬥結束了,葉真真有些茫然的看著地上巨大的暴龍屍體。

「把它拖回去吧,這可是葉小姐駕駛機甲的第一個獵物。」邁克哈哈一笑,高興的建議道:「那隻頭處理一下可以作為戰利品放在你的卧室里。」

聽了這個建議,葉真真下意識的看向那顆血粼粼的大腦袋,雪白的比她還高的牙齒,還有,還沒閉上的有些渾濁的黃色眼睛……

開什麼玩笑,誰會把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放在卧室里啊。

絕對會做噩夢的!

盡顯冷酷本色的保鏢小姐兇狠的一肘子擊在了邁克的胸口,正在大笑的邁克頓時一滯,劇烈的咳嗽起來,「這位冰塊小姐,你幹嘛啊,我只是跟葉小姐開個玩笑罷了!」

想也知道像葉小姐這麼嬌滴滴的小姑娘不可能會把野獸的頭放到房間里好不好。

保鏢小姐冷酷的瞟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你的手不想要了嗎!」

邁克一愣,葉真真也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眼。

順著邁克粗壯的胳膊往下——一直大手正十分曖昧的貼在保鏢小姐健美修長的大腿上……

咳咳……

葉真真清了清喉嚨,把機甲的武器大刀插回原位,這個時候也沒有心理障礙了,十分坦然的一隻手抓起暴龍的頭,一隻手拖住暴龍的身體,朝著臨時基地的方向飛了過去。

是的,A100是可以飛的!

非常的先進!

正打算回臨時基地,就聽到幾聲奇怪的叫聲,機甲的智腦也及時的發出了提示——有不明飛行野獸正朝這邊飛了過來。

正在紅著臉跟保鏢小姐道歉的邁克也聽到了這個提示。抬起頭,「葉小姐,可能是一些專門吃屍體的鳥類,還有野獸會追逐血腥味,我們最好把這個大傢伙的血處理乾淨了再回去。」

「好的。」葉真真朝著高處飛了過去。命令機甲智腦捕捉飛行野獸的位置。

很快,幾隻巨大的「鳥類」就出現在機甲的探測里。

「這是鳥?」翅膀伸展開起碼有五六米吧……好大啊……

「應該是。」邁克仔細的觀察著這些巨大的鳥類的生理構造。試圖推測它們的攻擊方式和防禦力。

正在這個時候。一聲悠長的狼嚎從遠處傳來。

不算尾巴已經長到了五六米長的蛋蛋從不是很遠的地方飛了過來,毫不猶豫的對上了飛在一起的五六隻飛行野獸。

一陣嘰嘰呱呱的各種哀叫之後,飛行野獸留下三隻掉到了地上,其他的倉皇的逃跑了。

葉真真表示自己簡直大開眼界!

蛋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那些飛行野獸看上去很不好對付的好不好。

邁克看出了她的疑問,解釋道:「玄飛狼作為星際獸戰鬥力十分驚人,成年後戰鬥力並不輸給九級機甲。這個時候它雖然還沒有成年,但畢竟也是玄飛狼,只是對付幾隻飛行野獸還是很簡單的。」

「那剛才那隻怪獸它是不是也能輕易的對付了?」葉真真問道。

邁克想了想,回答道:「也不能這麼說。剛才那隻巨型野獸雖然機甲對付起來並不是很難,但實際上對於玄飛狼來說它的外殼太堅硬了,爪子也很鋒利,一旦雙方對戰,玄飛狼確實能殺死巨型野獸沒錯,可是大概會受傷。」

在這個缺少治療手段的時候,還是盡量避免受傷比較好。

葉真真點頭:還好我出手了,蛋蛋能不受傷還是不要受傷比較好。

蛋蛋打敗了敵人之後,高高興興的飛到機甲面前,它可是知道的,麻麻就在這個鐵疙瘩裡面!

它得意的朝機甲叫了兩聲,然後撒嬌的用大頭蹭了蹭機甲的駕駛艙的位置。

葉真真超水平的發揮了自己的機甲駕駛技術,用機甲的機械手給蛋蛋的大腦袋順了順毛,撓了撓下巴。

蛋蛋舒服的呼嚕了兩聲,感覺很好。

邁克:……為什麼我感覺剛才給玄飛狼順毛的時候才是葉小姐機甲駕駛的最高水平?不,一定是錯覺!

「好了,蛋蛋,我們得找個水源。」葉真真的聲音從機甲里傳出來,蛋蛋很乖的汪汪兩聲,跟在機甲後面飛著。

葉真真飛到空中,四處張望著。

暴龍身為這裡的老大,佔據的自然是這一片最好的地方,不遠的地方就有一條大河。

葉真真朝著大河飛了過去,降落在江邊。

剛想把暴龍放進河裡沖一下,就聽到飛在半空中的蛋蛋朝著河裡發出了威脅的吼聲。

葉真真一愣。

這河裡也有東西嗎?

剛才她把暴龍的腦袋給扔了,換了一隻巨大的鳥類。

把暴龍和巨鳥都放到地上,河邊鬆軟的泥土上不出意外的被砸出兩個坑。

葉真真咔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