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79戀愛的甜蜜

379戀愛的甜蜜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4-01-02 00:37  字數:3582

在駱啟峰心裡,葉真真是個堅強的女孩子——當然,大部分時候葉真真也確實很堅強,可是她現在是有男盆友的女孩紙了啊,而且這麼帥的男盆友,不趁機撒撒嬌簡直是一種資源的浪費。

至於疼什麼的,其實——真沒什麼,不管當時多疼多難受,現在都已經過去了,以後的疼是下次訓練的時候才需要擔心的事情,訓練前三分鐘再來擔心也不遲。

對於葉真真這種嘚瑟中帶著點作的心態,駱啟峰完全木有接收到信號。

他開始認真的思索之前的訓練中自己是不是太嚴厲了,以至於讓葉真真都受不了了。

不應該啊,按照我的計算,她的訓練量應該正好卡在了她極限的那個點上,沒有過量才是,從身體狀況的反應來看也是如此。

難道是真真對痛苦的耐受度比自己預料的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接下來所有的訓練量都得做一個調整才行。

其實,這已經是駱啟峰最大的溫柔了。

這也就是葉真真,駱啟峰才會考慮減小訓練量之類的。

換個人試試!

不管是手下還是兒子,他的做法絕對都是持續增加訓練量,直到衝破極限!

減少訓練量?

那是做夢!

葉真真等了半天,都沒等到期待的反應。

喂,說好的安慰呢?心疼呢?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自己又犯蠢了……

「這樣,我把訓練量給你減少百分之十,你試試看明天能不能承受。如果可以的話,就繼續。你的訓練量本來就不多,再減少的話,訓練效果就會差上很多,你最好是堅持下。」

「……不用了,按照今天的量就可以了。」

雖然訓練的時候痛苦的讓人肝顫,但是葉真真覺得其實還在自己的承受範圍之內啦。

「你確定?不要勉強自己。」駱啟峰揉了揉葉真真的頭髮。

葉真真搖頭,「真不勉強。」

為什麼我的人生如此艱辛,撒個嬌都弄的這麼麻煩!

從這天開始,每次訓練途中,葉真真都會咬牙切齒的在心裡暗暗發誓:今天訓練完了就跟駱啟峰說放棄訓練!明天再也不來了,老紙為毛要受這種苦啊,反正以後駱啟峰在,有三個兒子在,怎麼都保護的了自己了!

訓練完之後,等治療完了,身體恢復了,想法就變成了:其實也還好啦,還在能夠承受的範圍里么,明天忍一忍就過去了,等身體適應了訓練量就會變輕鬆啦,當初做健體術的時候不就這樣嘛。

葉真真每天都這麼顛來倒去,翻來覆去的折騰著,這麼一直糾結了半個月都沒放棄。

倒是有一點讓她很疑惑:按說自己的身體素質也不錯啊,這都半個月了,為什麼還是沒能適應現在的訓練量啊,每天還是被訓的yu仙yu死,死去活來的?

在正式機甲訓練的第十六天,葉真真終於沒忍住問了這個問題。

因為她真的很捉急的希望自己的身體能夠快點適應現在的訓練量!

「這很正常。」駱啟峰迴答道:「因為我每天都在緩慢的增加你的訓練量,你沒察覺到嗎?」

葉真真下巴嘎嘣一聲就掉了,這種事她應該知道嗎?

她每次訓練到一半的時候就暈乎了,到了後面基本上就是機械性的按照駱啟峰的命令行事了,訓練完畢直接啪嘰一下就趴地上了——雖然每次都被某人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捂臉。

這種情況下她怎麼可能察覺到啊!

「那你覺得我什麼時候才能維持住現有的訓練量不用增加了?」葉真真顫悠悠的問道。

駱啟峰沒回答,看著葉真真的眼神十分深沉。

葉真真略肝顫,有點不想知道答案了……

「你的身體素質十分出色,想要達到極限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駱啟峰再一次的沒能跟葉真真心有靈犀。

葉真真:大哭!更想放棄了腫么辦?

在航行的第四十六天,葉真真覺得自己再一次感覺到了來自這個世界的大惡意!

我的人生為什麼如此艱辛?!

駱啟峰疑惑又無辜的看著葉真真,對她現在的哭笑各半的表情十分的不解。

這一天晚上,駱啟峰離開房間之後看到葉志軒正等在旁邊。

「找我有事?」駱啟峰對兒子還是很溫和的。

「恩,爸爸,我要跟你談一談。」葉志軒小表情很嚴肅,坐在他肩膀上的葉志伊也跟著嚴肅的點點頭,雖然他根本就不知道哥哥要找爸爸說神馬。

「去我房間。」

說完,駱啟峰牽起兒子軟軟的小手,朝自己房間走去。

等到了駱啟峰的房間,葉志軒端端正正的坐到駱啟峰對面。

「你想跟我談什麼?」駱啟峰問道。

「我要跟你談談媽**事情,」葉志軒嚴肅的說道,「爸爸,媽媽現在很辛苦。」

「她很好,最近的實力進步的很快,而且很有韌性,她比我想像中的堅強,也比我想像中的有潛力。」駱啟峰盡量中肯的評價,但下意識里還是說了很多也真真的優點。

「媽媽不喜歡過這麼辛苦的日子,她喜歡輕鬆的生活,爸爸,難道我們父子四個還保護不了媽媽嗎?為什麼要讓她那麼辛苦?」葉志軒瞪圓了眼睛,表情有些難過。

都是自己不夠強,如果自己夠強了的話,媽媽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駱啟峰的表情柔和下來,真真是個難得的好媽媽,小軒也是個比自己好的多的好兒子。

「我知道,你是心疼她。可是,小軒,你要知道,即便親密如我們這樣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