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77對貝兒·羅斯的懲罰

377對貝兒·羅斯的懲罰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4-01-01 01:54  字數:3536

沒有駱昶君的壓力,葉真真的心徹底放下來了。

至於接下來去哪她不是很關心,反正去哪都是陌生的地方。

「哦也!可以真正的上機甲啦!!!」

一個月之後,得到駱啟峰允許的葉真真歡呼著叫道。

在這一刻,對機甲喜愛的不行的葉志軒表示對親愛的媽媽各種羨慕妒忌恨,因為他還有十一年多的時間才能操作機甲呢。

聯邦法律規定:年滿二十歲才能真正的操作機甲。

「小軒,我好期待啊!真希望明天早點到來!」

「恩恩。」葉志軒沒什麼誠意的對媽媽咧咧嘴。

「噗嗤……」葉真真看著小軒寫滿了羨慕妒忌恨的小表情,伸出手掐了掐他觸感絕佳的小臉蛋,「好了,別跟媽媽鬧彆扭了。你現在覺得羨慕我,十二年後就換我羨慕你了。我猜等你滿二十歲了,能夠駕駛機甲的之後,可能不到一年,或者是六個月之內就能趕上我十二年的喜訓練了。到時候我要是跟你對打的時候,你可要對我手下留情哦。」

葉志軒聽了這話,心情立刻變好了。

媽媽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么……

「那是當然的啊,我一定會對媽媽手下留情的。」

「恩恩,那就謝謝寶貝兒啦!」葉真真認真臉對葉志軒道謝。

「不客氣!」

葉志軒小臉兒微紅——這麼大了還被媽媽叫寶貝兒什麼的……

「你們在說什麼?」同樣參加訓練的蛋蛋腦袋上頂著小小的葉志伊從外面走進來。

葉志伊見媽媽和哥哥在說什麼說的很高興的樣子,很感興趣的湊了上來。

「小伊寶貝兒,媽媽明天就能夠實際操作機甲了哦!」葉真真把小伊抱過來,親了兩口。

葉志伊跟葉志軒不同,被叫寶貝兒什麼的可坦然了,完全沒有不好意思。

「那恭喜媽媽啦!」葉志伊小盆友跟哥哥不同,是個小小的研究狂,對於戰鬥和駕駛機甲什麼的倒是沒什麼興趣。

「謝謝啦,我明天一定會好好表現的!」葉真真現在的心情真是既緊張又興奮!

「你知道哥哥很厲害的,但是他十二年後才能駕駛機甲呢。不過呢,我覺得以哥哥的本事,肯定能在很短的時間裡就能追上媽**成績了,我們正說到時候等哥哥比媽媽強的時候,讓他對我手下留情。」

葉志伊聽了不解的問道:「啊?!哥哥會對媽媽動手嗎?」

雖然沒有眼睛,但是葉志軒分明的趕腳到了從二弟那裡發射出來的一股責怪的視線。

作為哥哥,葉志軒平時是很有威嚴的。

不過現在被弟弟責備了,葉志軒卻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當然不會啦,我怎麼會對媽媽動手呢!絕對不會的!」

「那才對嘛,」葉志伊鬆了口氣,點點頭,「沒關係,媽**能力不強也沒事的,我將來做一台很強很強的機甲給媽媽用!」

葉真真笑眯眯的回答:「好啊,謝謝小伊啦。不過媽媽跟你一樣都不太喜歡戰鬥呢,給我做一台很強很強的機甲有一點點浪費,要不你先給爸爸和哥哥做厲害的機甲,等做好了,再給媽媽做好不好?」

被委以重任的葉志伊很高興的哼唧了兩聲,挺起小胸脯,「好啊,沒問題!」

在駱啟峰帶著孩子老婆離開的當天,駱楊找上了羅斯家族現任繼承人,漢克.羅斯的父親米歇爾.羅斯。

米歇爾.羅斯早就從兒子那裡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在他看來這本來不是件大事。

只是孩子們的惡作劇罷了。

因為他已經是審問過所有參與戰鬥的人了,貝兒確實下了死命令不準傷害葉真真母子,而且在他們遭受危險的時候還要對他們進行保護。

這麼一來事情的性質就完全變了。

「好久不見了,駱先生可真是稀客啊。」今年還不到二百歲的米歇爾.羅斯看上去就是個風度翩翩的俊朗的年輕人,笑起來的時候十分陽光,給人溫暖的感覺。

不過,所有對羅斯家族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這位米歇爾.羅斯可不是什麼善茬子。

羅斯家族在米歇爾.羅斯這一代的繼承人們之間的戰鬥是十分兇狠的,什麼手段都使出來了,米歇爾.羅斯能從眾多優秀的繼承人候選人中脫穎而出靠的可不僅僅是優異的能力。

他的交際手腕,心狠手辣都十分出名。

即便是背著心狠手辣的名號,米歇爾.羅斯也毫不在意,仍然笑的十分開朗。

「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米歇爾,我今天是替我的侄孫子和未來的侄媳婦討個公道的。」駱楊同樣笑眯眯的回答。

論起笑來,駱楊可不會輸給米歇爾.羅斯的。

這可是在同輩間有著赫赫威名的兩大笑面虎!

真是十分有紀念意義的會面啊!

兩個各有特色的極品帥哥開始相視而笑,像是多年的老友似的……

「關於這件事我也是剛剛知道的,來來來,我們進去談吧。」

說完,米歇爾.羅斯帶著駱楊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沒有人知道這兩個人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到底說了什麼,只知道進去的時候兩個人是笑著進去的,出來的時候兩個人……也是笑著出來的……

沒人看得出來事情到底談的順不順利,羅斯家族到底有沒有做出什麼讓步,駱家又有沒有從這件事里得到什麼利益。

就連羅斯家族的人也是一樣!

大家看著相談甚歡的兩人,不少人牙都痒痒了。

笑面虎什麼,最討厭了!

等駱楊走了,漢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