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76成功離開

376成功離開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4-01-01 01:54  字數:3544

這真是個再簡單不過的問題了。

葉真真挑眉,面無表情的回答道:「古地球有句流傳幾千年的老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一聽這話,漢克.羅斯的眼神和表情立刻冷了下來。

葉真真所說的殺人償命顯然不會只針對的當時動手攻擊他們的人。

對漢克.羅斯來說別說只是死了幾個保鏢,就是葉真真本人被殺了都比不上他妹妹的一根頭髮,現在這麼客氣,不過是看的駱啟峰的面子,更明白的說是看的駱家的面子。

很快,漢克.羅斯的表情又緩和了下來。

「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既然這件事是我妹妹做錯了,那麼羅斯家族自然會給葉小姐一個交代,我會把今天參加行動的所有人交給葉小姐處置。另外,關於彩虹星上的植物的股份分配問題,羅斯家族也可以做出一些讓步。」

葉真真靜靜的看了漢克.羅斯半響,才回答道:「在你眼裡不過是死了十六個保鏢而已,不是駱家的子孫,簡單的用幾個出手的手下的命去補償就行了。明人不說暗話,就算你再怎麼掩飾,我也知道,殺人的命令肯定是貝兒.羅斯下的。

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她還有那些和她一樣的人能夠因為一些可笑的理由就奪取那麼多人的生命。

我能不能問一下,我到底哪裡得罪了貝兒.羅斯?」

漢克.羅斯無言。

這個問題他也問過貝兒,可是小丫頭只是俏皮的撅起小嘴,委委屈屈的說:她不給我面子。

這個理由自然能夠成為一個豪門子弟殺人的理由,可是卻沒辦法拿到場面上來說……尤其是當著駱啟峰的面。

貝兒.羅斯在旁邊不平的努了努嘴,對葉真真怨恨起來。

本來事情多簡單啊,自己根本就沒想傷到她,只是簡單的弄死幾個她的手下嚇嚇她罷了,沒想到這個葉真真這麼狂妄自大,她以為自己是誰啊,不過是一個幸運的逮住了金龜婿的麻雀罷了,真以為自己變成鳳凰啦。

真是討厭!

下次還是找個隱蔽的辦法殺了她好了……

唔,看葉真真今天的反應,在殺了她之前先殺了她兒子說不定會更好呢。

殺死駱家據說比駱啟峰還強的小天才,想想就讓人興奮!

「總之,和她這樣心性暴戾,狠毒又小心眼的人合作我很沒安全感,尤其是你們家似乎很寵愛她的樣子,做出攻擊駱家嫡系子孫也沒有任何懲罰,我可是很怕有一天自己因為某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被人殺了。彩虹星的合作事情沒有商量了!」

「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一直沒開口的駱啟峰說道:「我已經把事情告訴三叔了,相信今天之內,他會跟貴家族長輩談的。」

駱啟峰冷冷的看了貝兒.羅斯一樣,眼神中帶著不容置疑的殺氣。

「不管是誰如果下一次再對真真和小軒進行任何形式上的攻擊,那麼我將視其為死敵,不死不休!」

語調鏗鏘有力,貝兒.羅斯被他語氣中的殺氣嚇的小臉一白,刺溜一下躲到漢克.羅斯背後。

葉真真伸手握住駱啟峰的大手,一直倉皇的心情安定了下來。

駱啟峰看向她和小軒的眼神中帶著些許歉意,如果不是這次需要馬上離開希望星,他會親自幫她討回公道,但是現在看來顯然是做不到了。

事情交給三叔,家族無疑會得到更大的利益,但始作俑者貝兒.羅斯卻會因為家族的庇護而不會受到太多的懲罰。

「還有,漢克,我知道對於這次合作,你們最後的手段是毀了彩虹星,如果彩虹星被羅斯家族的任何人毀了的話,我會將其視為跟我為敵的宣言!」

漢克.羅斯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這個駱啟峰簡直是個瘋子,明明是個冰山,幹嘛非往情聖的道路上走。

不就是個女人嘛,至於做到這個程度嗎?

「貝兒真的是無辜的,」不管怎麼樣,這件事不能認下,「這件事不是我能決定的,不過我會把你的決定告訴長輩們的。」

漢克.羅斯心裡很憋屈。

身為羅斯家族繼承人的有力繼承者之一,他也是從出生就是天之驕子的。

可是面對駱啟峰,他卻不得不暫時低頭。

畢竟這次是自家沒理,更是因為駱啟峰幾乎已經板上釘釘的成為駱家繼承人,還有,誰都知道駱啟峰是個什麼樣的人——同輩人少有能敵的強大,言出必行。

他在家族裡的地位並不十分牢固,在這個時候得罪一個強大的敵人可不是什麼明智的做法。

現階段,即便有什麼不滿也要忍下去,未來還長的很,有著無限的可能!

等關掉智腦通訊之後,漢克.羅斯的臉立刻陰沉下來。

貝兒.羅斯心裡也惱火極了,不管是葉真真還是駱啟峰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真想讓他們去死去死去死!!!

「對不起,漢克哥哥,都是因為我惹禍了……」貝兒.羅斯扁著嘴對漢克.羅斯說道。

漢克.羅斯搖搖頭,苦笑著說道:「貝兒,以後做事千萬別這麼衝動了。」

「我知道了……」貝兒.羅斯對著手指,低著頭,小聲說道,一副我錯了,我有罪的小表情。

看的漢克.羅斯的心一下子就軟了,自己這個妹妹還是個小姑娘呢。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貝兒.羅斯的問道。

「這件事已經瞞不下去了,我現在馬上去聯絡父親,駱家老三可是個實打實的笑面虎,要是父親一點兒準備都沒有,很可能會吃虧。」

「哥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