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349駱啟峰表白了

349駱啟峰表白了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11-26 00:56  字數:4809

武琴的繼母是個清清冷冷的女人,對武琴也並不熱情,並沒有因為武琴是她父親唯一的孩子而有所討好,優待。

武琴本來就不太能接收方父親再婚的事情,結果來了個繼母對自己也不好,自然對繼母徹底沒了好感。

一開始她變著法的找繼母的麻煩,可是讓她生氣的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原本一直向著自己的父親居然開始訓斥起自己了。

武琴當然不能接受這種事了,於是脾氣越發的暴躁易怒起來,變本加厲的找繼母的麻煩。

武琴的父親訓斥她的次數也開始多了起來,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

即便沒什麼腦子,武琴也知道這樣下去,等繼母生了孩子,家裡肯定就沒自己的任何地位了。

這樣怎麼可以!

父親是自己的,家裡的一切也是自己的!

那個繼母生的孽種——根本就不能讓她出生!

這個時候,安娜.達齊出現了。

一開始武琴很看不上安娜.達齊,她的性子太軟了,軟弱的一塌糊塗。

這樣的性格在武琴看來簡直就是頭上明晃晃的頂著「來欺負我吧,來欺負我吧」幾個大字。

可是安娜.達齊真的對她很好,什麼事都想著她,幫著她。

漸漸的,兩個人的感情好了起來。

某天武琴終於忍不住跟安娜.達齊說起了家裡的煩心事。

抱怨繼母對自己的冷淡,繼母的難纏,自己在家裡的地位越來越低了,繼母和父親的感情反而越發的好,自己母親在家裡的痕迹也越來越少了。

安娜.達齊一邊溫柔的安慰她,一邊幫她想辦法,花了好些天之後,安娜.達齊終於想出了一個完美的計劃。

武琴聽著安娜.達齊的計劃,不由得萬分佩服,終於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安娜並不是個性格軟弱,除了善良之外一無是處的人。

看著武琴閃亮的眼神在,安娜.達齊依然笑的如同一朵白蓮花,說道自己的好只會對值得的人。

武琴當時就折服了。

心甘情願的承認自己不如安娜,不過她很奇怪為什麼安娜會想要跟自己做朋友。

輪美貌,安娜不輸自己。

輪家世,安娜的家世也比自己好。

安娜.達齊解釋說自己從小被長輩嚴格教導著長大,幾乎不知道肆意的笑,肆意的哭,肆意的嬉笑怒罵的滋味是什麼。

可是這一切武琴都做到了,她喜歡又欽佩武琴的真性情。

就這麼著,武琴徹徹底底的相信了安娜.達齊。

兩個人徹底黏糊在了一起,成了上流社會裡臭名昭著的二人組——好吧,沒這麼嚴重,但也有不少人知道她們不是什麼好人就是了。

按照安娜.達齊的教導,武琴先是對父親認了錯,說自己已經失去了母親,太在意父親了,覺得爸爸被繼母奪走了,所以才會忍不住找她的麻煩,自己知道錯了,以後不會再犯了。

緊接著又當著父親的面用在安娜.達齊面前練習過無數次的表演向繼母十足真誠的道歉,請求原諒。

接下來的日子,武琴的表現簡直好極了。

對繼母好的一塌糊塗,噓寒問暖。

當然,對父親,就更好了。

每次對上繼母冷冷清清的目光的時候,武琴都有一種自己被已經被看透的感覺。

不過她不在乎,她原本就是做給父親看的。

終於,武琴跟父親的感情越來越好,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年一直到她的繼母懷孕。

對安娜.達齊來說,製造一個小事故讓武琴的繼母失足跌倒實在是在簡單了。

即便是到了現在,科技已經如此的發達了,懷孕了女人和還沒有出生的孩子也是十分脆弱的。

在武琴不過在恰當的時候十分巧妙的伸了次tuǐ,就成功的讓那個女人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而且她表現的比父親和繼母還要痛苦,成功的瞞過了父親。

至於繼母,武琴依舊不在乎。

一直到現在,她依然是父親的寶貝。

繼母跟父親的關係越來越冷淡,自然也沒有再次懷孕。

經歷過這一切之後,武琴對安娜.達齊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對她言聽計從。

「安娜,這次就拜託你了。」武琴握住安娜.達齊的手,撒jiāo的拜託道。

安娜.達齊一臉無奈的伸出纖纖玉指親昵的點了點武琴光潔的額頭,「你呀,偶爾也自己動動腦筋吧,我能幫你一次兩次,還能幫你一輩子嘛。」

「怎麼不能了,我這輩子的幸福就靠你啦。」因為對安娜.達齊有著強大的信心,所以武琴已經把之前在宴會上遇到的巨大挫敗拋之腦後了。

「駱奇峰,這次宴會是為什麼開的啊?」葉真真吃完美味到不行的芝士蛋糕,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貌似現在問好像有點兒晚了……

駱啟峰愣了一下,「伯母沒告訴你嗎?」

葉真真無辜的搖搖頭,又從旁邊的盤子里挑了幾串烤肉——還是熱乎的呦,很香很香呢,可惜不能大口咬著吃,只能用刀子一點點的切成小塊吃。

把一小塊大小合適的烤肉塞進嘴裡,葉真真的臉立刻就亮了起來。

「這次的宴會並不是一個很正式的宴會,名義上是華夫人新買的首飾的鑒賞會。」

「……這樣也可以啊?」

駱啟峰沒告訴葉真真,這次宴會只是為了給她一個預習的機會,駱家奶奶特意拜託侄媳fù舉辦的,畢竟如果是駱家舉辦的話,萬一有什麼人做出什麼讓葉真真難堪的事情,身為主人的駱家也不好意思太過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