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282希望破滅

282希望破滅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10-09 01:35  字數:3858

作為成年後體型跟機甲大小相差無幾的玄飛狼,蛋蛋長得很快。

又過了一個月的時間,葉真真的大腿已經沒辦法容納它了。

它長到了成年大型犬的大小,性格非常的……活潑。

絕對不是二!

葉真真堅決不承認蛋蛋是個二貨!

都已經放到小軒房間里熏陶那麼久了,怎麼可能是個二貨!

看著醒過來之後活潑的在相對狹小的機甲駕駛艙里以一種瘋狂的姿態奔跑跳躍,即使碰壁了也不在意的蛋蛋,葉真真腦門上默默的落下一排黑線……

為了這貨,葉志伊特意設計了一種新的固定裝置,把它固定起來——因為駱啟峰的機甲里根本就沒有適合它用的固定裝置!

「蛋蛋……」葉志軒叫了一聲。

聽到呼喚聲,蛋蛋立刻停住腳步,耳朵豎起來,機敏的回過頭,撒著歡的朝葉志軒撲過去。

葉志軒抓住它的前爪,把它摟在懷裡,撫摸著它的耳朵。

「唔汪!」

有人陪玩,蛋蛋很高興!

身為一隻有翅膀的哈士奇,蛋蛋長得可精神可威武了。

「嗚嗚……」被葉志軒摸得很舒服的蛋蛋嗚嗚的叫著。

葉真真坐過去,也摸著蛋蛋的頭。

蛋蛋立刻拋棄了葉志軒,親熱的把大頭鑽進葉真真的懷裡,各種磨蹭,還想要舔臉什麼的。

葉真真立刻跟它抱成一團,各種親熱。

還是小盆友的蛋蛋小盆友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空氣有點冷,抖抖毛。繼續往媽媽懷裡鑽……

唔,好像更冷了捏……

繼續鑽!

葉志軒偷偷的看了一眼爸爸,果然表情很冷酷的樣子。

他連忙把蛋蛋從媽媽懷裡挖出來,雖然不是一個品種。但畢竟是媽媽給自己認的弟弟么,自己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它走上被爸爸做成狗肉火鍋的悲慘命運……

隨著在次空間里生活的時間越來越長,所有人都越來越沉默了。

葉真真寫完《抗戰》之後,就再也沒什麼心思寫小說了。

「蛋蛋。你不可以亂跟媽媽撒嬌知不知道!」葉志軒一本正經的教育蛋蛋。

蛋蛋雖然聽不明白,但還是貌似很乖巧的「汪」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然後,不出它意料的,又得到了舒服的撓撓的獎勵!

非常的舒服!

「汪汪汪!」

玩了一陣之後,蛋蛋乖巧的趴在專門給它做好的座位上,眯著眼打瞌睡。

另一邊,重新投入研究在專心的解決另外一道難題。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駱啟峰最近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技術方面的問題。他和蛋蛋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九十。比外面最先進的技術還要多完成百分之十。可是剩下的百分之十卻怎麼都解決不了。

葉志伊現在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瘋狂的模擬,計算和研究,已經好幾天沒有分出心思跟別人聊天了。

幸好它並不是人類的身體。要不然早就撐不住了。

至於駱啟峰,這些天也睡得很少。臉上冒出了胡茬,年輕俊美之餘多了一份滄桑的感覺。

這些天下來,葉志軒雖然仍然幫不上忙,但是經過全心全意的學習,好歹能了解他們的進度了。

他畢竟沒有駱啟峰的心胸和城府,這兩天不由得有些焦躁。

「小軒,」葉真真摸了摸不自覺的板著臉的葉志軒的小捲毛,「怎麼這麼不高興?」

「沒什麼,媽媽……」葉志軒對葉真真笑了笑。

笑的有些勉強。

「你爸爸他們的研究到瓶頸了吧?」

「媽媽也看出來啦?」

「我早就想到啦,就算你爸爸和小伊再厲害,蟲洞技術畢竟也是困擾了人類千年的技術難題,怎麼可能順順利利的研究出來呢。所以,遇到現在的情況很正常。我們的物資應該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吧?」

「嗯。」

「那就不用擔心啦,他們都比那些科學家多出百分之十的結果啦,也就是說現在最多也就還差百分之十。有時候研究這種東西也挺玄的,說不定哪天一個靈感迸發,剩下的百分之十就刷刷刷的解決了!」

「我知道,我沒有著急。」

駱啟峰疲憊的捏捏鼻樑,放下手頭的研究,靠在座位上。

葉真真湊過去,關心的問道:「很累嗎?」

「還好,還能堅持。」駱啟峰的聲音因為疲憊有些沙啞。

葉真真有些愧疚,他們都那麼累,自己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她知道沒人會責怪她,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內疚。

怎麼可能不內疚啊,別人累的要死要活的是事實,自己完全幫不上忙也是事實!

真正讓駱啟峰感覺到疲憊的是另外一件事。

雖然技術難題還有百分之十左右的進程沒有解決,但是從目前的結果來看,他們的能量遠遠不夠。

即便解決了技術難題,也根本不可能打開空間裂縫。

他們只能靠著虛無縹緲的運氣,等待不知道什麼時候因為什麼原因打開的空間裂縫,才有機會出去。

那個機會太小的。

小到讓人根本沒辦法提起希望……

駱啟峰在考慮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葉真真。

從一方面,他並不希望她生活在恐懼和絕望之方面,他也不希望她活在虛妄的希望里。

兩個選擇都很殘忍。

如果是自己或者對其他任何一個人,駱啟峰都不至於這麼猶豫,會毫不猶豫的直言相告。

可是。葉真真不行。

對駱啟峰來說,葉真真是與眾不同的。

但凡有一分可能,他都希望她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