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257男二,再次路面

257男二,再次路面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9-24 02:50  字數:3605

「這位小姐,請問你算個什麼東西?我跟你認識嗎?有跟你說話嗎?有管閑事的時間還是好好學習學習,長點腦子長點心吧。」葉真真本來對安琪兒.科爾就不喜歡,現在她這麼一說話,就更不喜歡了。

以為老紙很在乎你的看法嗎?

「你……」安琪兒.科爾小臉一白,然後漲的通紅,一雙大眼裡充滿了淚水。

葉真真才沒功夫看她表演,之前又跟陳思迷三個打了一場,累死了,也疼的很,誰有時間陪這麼個貨色在這裡各種表演啊!

「行了,不管是要哭也好,要鬧也好,你自己在這邊慢慢來,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再見……不,希望以後沒什麼機會見到你了。我可一點兒都不喜歡你……」

哼,咱是決定了對駱啟峰他媽忍耐一些,可安琪兒.科爾可不享受這個待遇!

說完,葉真真十分囂張的理也不理其他人,直接上樓了。

回到房間之後,她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怪不得好多人當紈絝,這種能夠隨意發脾氣還不擔心別人反應的感覺確實……略爽……

好吧好吧,是挺爽的,嘿嘿。

葉真真走到床頭,戳了戳沒有反應的葉志伊,「小伊?」

今天怎麼都沒迎接自己回來啊?

「唔,真真,你肥來啦?」葉志伊有點兒迷糊的聲音從機甲模型里傳了出來,還是嫩嫩的,奶聲奶氣的,每次他這麼說的時候,葉真真都被萌的心肝亂顫啊……

「嗯,你在做什麼?」

「我在做爸爸給布置的作業。很認真很努力哦!」

葉真真彷彿看到一個肉呼呼的小奶娃努力的挺著小胸脯,腆著小肚肚,一臉認真驕傲的說著話。

不過……

「小伊啊……」

「什麼,真真?」

「你看,我是最早認識你的對不對?」

「對的。」

「我是最早認你當兒子的對不對?」

「嗯!」

「那為什麼你從來都不叫我媽媽?!嗯?!以前你管小軒叫哥哥還叫我名字,我認了!為什麼現在連你原本很不喜歡的駱啟峰你都乖乖的叫爸爸,卻還是叫我真真?!」

「因為我最喜歡真真啦!」葉志伊像是沒有聽出葉真真語氣里的酸味和威脅,笑嘻嘻的飛起來,坐到葉真真的肩膀上。伸出機械手臂摟住葉真真的頭,機械腦袋在葉真真頭上蹭蹭。

「真的啊?」葉真真心裡的酸味頓時全都消失了,眉開眼笑的確定道。

「嗯,當然是真的。我是個好孩紙,從來都不騙人的。」

「那好吧。那你以後願意叫什麼就叫什麼好了。」

葉真真覺得自己真是個好說話的和藹慈祥的好長輩!

「好啊,真真。」葉志伊的語氣可乖可乖了!

小傢伙見葉真真開心了,覺得還是不要告訴真真叫哥哥和爸爸是因為覺得他們兩個太膩害了,自己很佩服才叫的。

哥哥和爸爸像長輩,可是真真像朋友和同輩呢。

「今天學的怎麼樣了?」

「已經學完了,爸爸說我還是小孩紙,所以給我留了玩耍的時間。」因為以前駱啟峰留給葉志伊的印象太可怕了。所以現在一點點的好,小傢伙就覺得滿足的不得了,心裡還有蛋蛋的感激!

「哦,那就好。」葉真真滿意的點點頭。對駱啟峰的作法很滿意。

「今天家裡來了客人嗎?」葉志伊好奇的問道,他剛剛才學習完,著急看動畫片,所以沒注意到。

剛才葉真真把他叫出來之後。葉志伊習慣性的掃描了一下別墅才發現的。

「是啊,」葉真真撇撇嘴。「駱啟峰他媽給他找的相親對象。」

「她在哭誒!」葉志伊驚奇的喊道。

「是嗎?」葉真真滿不在乎,「被我氣的吧,我不怎麼喜歡她,剛才她說我不禮貌,就諷刺了她兩句,不過,她也太脆弱了吧。不是都已經二十多歲的人了嗎,心智完全沒跟上的樣子啊。」

「啊,爸爸的相親對象?!」葉志伊呆住了,瞬間想到了繼母后媽虐待繼子一百零八招,都快哭了。

不行,這件事一定要告訴哥哥!

大事件啊!!!

這個時候,葉真真收到了編輯的信息,「上線,有事商量。」

非常的簡潔明了。

葉真真非常欣賞編輯大人簡潔直接的說話方式。

「出什麼事了?」葉真真讓葉志伊繼續去看動畫片,自己上了網。

「這個你看看。」面容清俊的編輯大人發給葉真真一個文檔。

葉真真接收之後,好奇的打開文檔看了起來。

文章並不長,葉真真幾分鐘就看完了,看完之後,她一臉複雜的抬起頭,問道:「這個是?」

「你把這個發到你的作者主頁上。」

「……可以不發嗎?」

編輯大人的鳳眼一斜,冷冷的看著葉真真,「你說呢?」

葉真真瞬間萎了,「好吧,我發。」

識時務為俊傑……

不過,「大大,你文筆好好啊,不考慮一下寫小說嗎?」

這篇不到千字的文章主要以古今的口吻感謝了一下讀者對自己的關注和好奇,然後說了一下自己不希望靠這個提升知名度,所以不打算舉辦讀者見面會,希望大家多多諒解。

這麼總結一下,好像很平淡很簡單的一件事,可是人家愣是寫的蕩氣迴腸,感人肺腑,用並不華麗的語言愣是表達出了極為深刻而複雜的感情……

連知道真相的葉真真都被感動到了,有一種「這貨絕對不是寫的自己」的趕腳。

這種東西,當自己寫的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