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252我不是好兒子

252我不是好兒子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9-20 03:26  字數:2395

在人家地盤上這麼對人家當家主母,葉真真其實也不是半點兒都不心虛的。

雖然知道駱家大方向上挺講理,但是有些事講理還真講不清。

駱啟峰發話了,考慮到她下樓之前才做下的要對駱啟峰好一點兒的決定和現實情況,葉真真立刻把這句話當成一個台階,立馬下了。

她三口兩口的把自己最喜歡的那盤肉全給吃了,又以神速就著肉和其他的一些菜吃了兩碗米飯,勉強吃了個兩成飽,「我吃飽了,先回房間了啊。」

她一走,葉志軒立刻說道:「爺爺奶奶,爸爸,我剛剛想起來我跟晴天他們約好這個時間開個學習會議,討論一下功課,那我先上去了。」

然後,小孩兒明晃晃的跟管家要了一大堆的飯菜——他平時吃的量的三倍,上樓了……

孟卿染氣的臉都紅了。

「真是太囂張了!她這樣的人怎麼配住在我們家!」孟卿染啪一下放下刀叉,恨恨的說道。

駱旭搖搖頭,「那你想怎麼樣?把她趕出去?要是她被別人抓住怎麼辦?她腦子裡現在掌握的關係到駱家生死存亡的最高級別的機密就有三個,還有,她救你兒子救了最少兩次了。更別說,她還是你唯一的孫子的媽。」

對孟卿染的想法,駱旭還真有些看不明白了。

要說之前孟卿染心心念念的惦記武沅若,駱旭雖然有些不滿她的偏心,但多少還是能理解的。不過,現在武沅若的真面目,她明明都已經知道了,怎麼還這麼拎不清。放不下她呢?

坦白的說,雖然很感激武沅若的父母救了自己,可是在駱旭心裡,武沅若從來都比不上兒子重要。

原他以為妻子跟自己是一樣的,但現在他不敢肯定了,而且對於妻子的作法有些不滿。

所以,他剛才才會置身事外。

「……」孟卿染自然不會沒有眼色的說出還有殺人滅口這條路可以走。

駱啟峰吃著自己的飯,突然問了孟卿染一個問題,「母親。為什麼葉真真救過兩次我的命,我卻從來沒有感覺到你對她是感激的?」

孟卿染一愣,這孩子是什麼意思?

是在怪自己不重視他嗎?

自己怎麼可能不重視他,他是自己的兒子啊!

「母親,不管你是不是感激葉真真。我是很感激她的。」說完,駱啟峰也起身離開了。

孟卿染又是生氣又是傷心又是難堪,眼圈都紅了。

「旭,你是不是也覺得我被葉真真羞辱是自作自受?是應該的?」

駱旭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了一句,「你覺得剛才葉真真的話,有那一句是錯的?」

駱啟峰到葉真真房間的時候。他們母子正在各自端著一碗飯,大吃特吃。

胃口絲毫沒有受到剛才事情的影響。

駱啟峰早就猜到這一點了,他直接走上前,拿起備用的碗筷。加入其中沉默的吃了起來。

最讓人討厭的是,他還吃的特別快,特別多!

葉真真的眼神很幽怨:絕對吃不飽了吖,駱啟峰是不是來替他那個不靠譜的媽來報仇的啊!

餓肚子什麼的。對一個吃貨來說絕對是最大的懲罰之一啊!

把所有的飯菜都一掃而空的時候,葉真真雖然盡了全力了。但還是只吃了個半飽。

這個時候,美麗善良大方可愛的233端著食物出現了,「九少爺,這是你吩咐的飯菜。」

「嗯,放在那吧。」

葉真真和同樣沒吃飽的葉志軒毫無形象可言的撲了過去,而駱九少——剛才已經吃飽啦。

等葉真真也吃飽了的時候,駱啟峰說道:「葉志伊,我吃飯之前讓你預習的課預習了嗎?」

葉真真來以為他追過來多少有點兒給孟卿染討回公道的意思,或者最起碼也會囑咐一下自己對他媽媽好一點。

誰知道駱啟峰竟然真的就那麼檢查起葉志伊的功課了,完全沒有提這件事。

只是最後的時候說了一句,「我不是個好兒子,遠遠比不上小軒。」

然後就離開了……

葉真真眼睜睜的看著他走了,然後發現自己覺得有點兒對不起駱啟峰。

畢竟人家對自己已經很夠意思了,自己卻差點兒把人家的媽給噎死了。

「要不以後對你爸爸他媽稍微禮貌一點兒?」葉真真對葉志軒說道。

葉志軒點點頭,「可以。」

「可是她有時候真的很氣人……」葉真真跟兒子抱怨道。

「所以,最可憐的其實是爸爸,他沒有一個好媽媽。」

「也對哦。」葉真真覺得自己好像更同情駱啟峰了,暗暗決定要不以後再讓著孟卿染一點兒吧。

「媽媽,你最近要少出門。我覺得你不離開別墅,爸爸的媽媽就應該拿你沒辦法。」葉志軒認真的叮囑,看上去就是個小大人。

葉真真乖乖的點頭,「那你說我們要是老起衝突,她老拿我沒辦法,到時候會不會對你下手?」

「應該不會吧,我畢竟是她孫子,再說爺爺和爸爸也不會允許她這麼做的。」

等葉志軒也離開了,葉真真走過去,戳了戳葉志伊,「又想搬出去了腫么辦?」

「真真,你也被欺負啦?」葉志伊因為真的很努力的在學習,所以不知道剛才樓下發生了什麼事情。

現在葉真真這麼說,他自然而然的就覺得真真也被人欺負了,頓時有種同病相憐的親切感。

「算是被欺負了吧,不過我很厲害的反欺負回去了。」葉真真悶悶的說道,心裡有些危機感,孟卿染好歹也是大家出身的,還是駱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