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217事件平息?

217事件平息?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9-04 15:52  字數:3552

真早上八點半,葉真真估摸著駱啟峰已經離開了,已經恢情的她蹦蹦噠噠的走出房門——沒敢帶著葉志伊。

想到昨天那聲嫩嫩的「媽媽」她就高興的合不攏嘴了。

不過轉念一想,她心裡又有點兒:話說,她的兒子們好像都是現成的…

抱著這種又高興又有點的趕腳,葉真真蹦到樓梯上,剛走下沒兩節台階,就看到沙發上端坐著的——-駱啟峰?!

他不是八點就該離開家了嗎?

葉真真蹦的腳步頓時停住了,眼睛轉了兩圈,轉身——往樓上走

她期盼著駱啟峰不要發現她,可惜以她剛才的動靜除非駱啟峰五感出問題了,才會發現不了呢。

「葉真真?」駱啟峰叫完她後悔了,把她叫住要說什麼?

她剛剛對自己表白完,自己又不能回應她的感情。

葉真真其實倒也不是特別特別的尷尬,畢竟她上輩子也在社會上混過幾年,挫折尷尬啥的都經歷過,雖說穿過來之後過的太幸福,被幸福的日子寵的不如以前厚臉皮了,可到底底子還在。

她自認再給她個一兩天的時間緩一緩,就能在駱啟峰面前鎮定自如了。

可現在好像木有一一兩天緩緩的時間了,駱啟峰還真是迫不及待的拒絕自己啊……

葉gkgk背對著駱幺峰翻了個白眼心口nanaev@ns@峰ba絕自己的時候敢說難聽的話的話絕對翻臉沒商量!

「今天沒事嗎?」葉真真有些不自在的坐到沙發上。

「還沒到時間,一會兒就走。」駱啟峰也很不淡定,雖然臉上面無表情,但耳根——又紅了。

葉真真點點頭,「哦,是嗎?幾點走?」

「九點。」

葉真真看了看時間,還有二十六分鐘。

「哦,那你繼續忙吧,我去訓練了。」

「好再見。」

整個交談過程中,駱啟峰都表現的不動如山,心裡卻有點蛋蛋的失望:怎麼一點兒都沒看出來葉真真喜歡自己啊,這女人表達感情的方式也太含蓄了!

我說怎麼一直沒發現她喜歡自己呢,原來不是我太遲鈍,而是她太含蓄了!

想通這一點之後,駱啟峰才發現葉真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影子都不見了。

於是,他也站起身離開去辦正事了——會議已經從八點推遲到九點了,不過在九點之前還有時間看幾份文件。

葉真真在訓練房裡揮汗如雨,葉志軒在學校里努力學習駱啟峰則在努力看文件的時候,盤古市一間出租給外星遊客的公寓里,一個男人正在掏出郵購的蔬菜肉食還有能量塊,餵給一棵長達五六米的灰色藤蔓…

曾無用在上課的時候,時不時的就會打開自己的智腦,看一看葉志軒的通訊號碼,他在猶豫要不要趁課間約一約葉志軒。

葉志伊待在葉真真的房間里正在網上努力學習,經過這一次,小傢伙受到極大的驚嚇之餘,也終於明白自己身為偉大的人工智慧實在是太不膩害呢,需要更加努力的學習學習!

要努力變強,保護自己保護真真和哥哥!

一天結束的時候,葉志軒並沒有接到曾無用的聯繫。

因為曾無用覺得以葉志軒冷淡的性格,自己需要好好的準備準備跟他聯繫的時候該說的話,怎麼才能讓他同意自己的邀請,跟自己見面。

也許可以稍稍的透露一些自己的本事,才能引起他的好奇心,進而折服他。

選什麼呢?

改良的機甲零件和機甲結構?

這個不錯,不知道他現在學習到什麼程度了拿出幾級的零件改良方法才能引起他的興趣呢?

「計劃進行到什麼程度了?」盟主不分男女的中性聲音在不小的辦公室里飄渺的響起正在瀏覽研究資料的教授對此並不意外。

事實上,宇宙聯盟所有部門的大頭頭對這種情況的發生都已經適應了。

盟主神出鬼沒不是一天兩天了沒人會傻得去檢查他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做了什麼手腳。

反正檢查出來了,你敢拆掉嗎?

「送到炎黃星的所有種子和幼崽在不及投入的餵養下都已經達到了第二階段麻醉劑效果很好,那些寄生族都乖的像嬰兒一樣。只要再過一個月,它們就能生長到第三階段,到時候就能把整個炎黃星鬧個天.翻.地.覆。」

教授撫了撫眼睛,平靜的說道。

「寄生族還是不能寄生到人體上嗎?」盟主又問道。

教授臉上的平靜之色消失了,他變得有些懊惱起來,「是的,盟主,我們已經進行過多次試驗,每個人種,每個性別,每個年齡都進行過試驗,但無一例外都失敗了。寄生族似乎真的無法寄生到人身,。」

「繼續試驗,告訴炎黃星的人,不要著急,也不準貪功冒進,否則盟規處置!我們只有一次機會,這次計劃必須成功!」

「是,盟主。」教授恭敬的說道。

葉真真平靜中帶著些許不平靜的生活還在繼續。

葉志伊的身份危機暫時解決了,但讓葉真真有點兒糟心的是駱啟峰始終沒有拒絕她。

她都已經攢好臉皮等他拒絕了,誰知道他那邊愣是沒下文。

葉真真一度暴躁的想要掀桌:就算老紙對你沒有非分之想,身為一個女性被毫無餘地的拒絕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好不好!咱早點完事,早點安心就得了唄,你還拖什麼拖啊!混蛋!

事實上,駱啟峰也正在因此苦惱,在他的概念里拒絕一位女性肯定是要有一個過得去的理由的。

可是在隨後幾天的時間裡,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