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203睡到駱啟峰床上的葉真真

203睡到駱啟峰床上的葉真真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8-30 00:33  字數:3901

接下來葉真真又把異形之間能彼此感應想法,母皇對它們的控制等等全都講了。

「故事講完了?」駱啟峰耐心的詢問道。

葉真真點頭,很老實,」講完了。」

「那麼,能告訴我這個故事的出處了嗎?」駱啟峰繼續耐心的問道。

地球時代發生的事情?

他信了才是白痴!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情,曾經被一個如此兇悍的種族入侵過,即便地球時代的歷史和文明都已經消失,也不可能完全沒有痕迹!

「確實是地球時代……」葉真真低下頭,假裝在看兒子可愛的小臉蛋,「的一部電影里發生的故事……」

果然木有聖母體質的話,還是不要當聖母比較保險。

老紙只是想做點好事,腫么這麼難?嗷嗷嗷……

低著頭的葉真真似乎聽到駱啟峰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你希望對變異生物和曾無用增加防範是嗎?」

葉真真低著的小腦袋點了點。

「好吧,我會按照你的希望做的。」駱啟峰看著對著自己的黑乎乎的頭頂,平靜的說道。

誒?

葉真真抬頭,看向他。

駱啟峰有一雙狹長的眼睛,深邃幽深,眼睫毛就像很多小說里描寫的那樣濃密而纖長,讓他的眼睛顯得分外的銳利而迷人,不只是眼睛,他的整個人都精緻完美的像是從漫畫小說里走出來的貴公子一般。

現在,那雙迷人的,銳利的眼睛正在注視著葉真真,帶著幾分無奈或許還有那麼一點兒縱容。

——以上,全都是葉真真根據駱啟峰的話幻想出來的。

事實上,即便駱啟峰是無奈的縱容的,以她的眼力也看不出來……

比起一點都不靠譜的從眼神里看出情緒神馬的,葉真真還是比較擅長看臉上的表情,可惜駱啟峰的臉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凍著的,沒有表情的——就像現在似的。

葉真真想表達的東西對駱啟峰來說並不難做到,因為不管是對變異生物還是對曾無用監視,保密和戒備,看管程度本來就都是最高級別的。

不過葉真真所說的變異生物能夠產生智慧和它們能夠通過心電感應相互聯繫這兩點確實值得注意。

「嗯,那就行了。我今晚想和小軒一起睡,行嗎?」葉真真覺得自己急需兒子的安慰。

駱啟峰考慮了一下,點頭答應。

「可以,我去小軒的房間。」

說完,他就離開房間了。

葉真真看著他的背影,傻眼了。

她只是想讓他幫忙把孩子抱到自己房間咩,對他的房間木有任何想法的啊。

葉真真考慮了整整三分鐘,要不要上床睡覺。

如果把孩子抱起來的話,小軒毫無疑問肯定會醒過來。

葉真真本來就有點大大咧咧的,看著兒子睡得紅撲撲的小臉,很乾脆的就上床睡覺了。

至於被子上跟自己的不同的氣味神馬的,全都忽視忽視!

第二天,葉志軒準時醒過來的時候,一轉頭看到媽**睡臉的時候,小孩難得的呆住了。

傻乎乎的轉著小腦袋看了看房間的擺設,這是爸爸的房間啊。

腫么一覺醒來,旁邊的爸爸變成媽媽了?

這不科學!

小孩兒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難道自己還沒有睡醒?

他跳下床,光著腳跑到門口,門自動打開了,一雙包裹在睡褲里的大長腿出現在有些獃獃的葉志軒面前,他順著那雙腿,仰起頭,「爸,爸爸?」

駱啟峰像是沒有看到兒子的驚訝似的,平靜的朝他點點頭,按照好幾年前看的那些教育書籍的要求給了兒子一個早安吻——儘管他認為沒有父親的早晚安吻自己也長得很好,但想到自己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缺失的那些時光,他還是按照書上的要求做了。

不管怎麼樣,給孩子多一些愛總不是壞事。

葉志軒對自己這麼大了還從爸爸媽媽那裡得到親吻這種事有些羞澀,不過他很喜歡這樣!

「爸爸,媽媽在,在……」

「在我的床上。」駱啟峰很順暢的說道,完全沒意識到這句話有多麼的曖昧。

「為,為……」葉志軒也被爸爸的話給驚到了,雖然他還不明白這話的曖昧之處,不過卻感覺有點兒不對勁。

「因為她昨天晚上做惡夢,夢到有人害你,被嚇到了跑過來找你。」

「這樣啊。」葉志軒還很純潔,所以輕易的接受了爸爸的解釋。

如果換個人,比如老管家,比如蘇木,比如……武沅若,就絕對會想多的!

葉真真睡夢中迷迷糊糊的聽到了說話的聲音,慢慢的睜開眼睛……

第一個反應是:我又穿越了么?

之後才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她聽到的聲音是兒子和駱啟峰的。

飛快的起身,葉真真想穿拖鞋,卻發現自己昨天根本就是光著腳跑過來的。

只好繼續光著腳,走到房間門口。

「早上好。」俯身給了兒子一個早安吻。

駱啟峰看著她,尤其注意到了她不安分的白嫩腳趾,「早上好。」

葉志軒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訴媽媽她正好親在了剛才爸爸親的地方捏?網上好像管這個叫間接接吻?

唔,還是算了吧。

媽媽會不好意思的……

「早上好,媽媽。」

互道早安後,葉真真就邁著看似沉穩的步伐溜回自己房間洗漱了。

回到房間之後她才想到自己是不是應該對駱啟峰說聲謝謝?

在做了覺得自己應該做的事情之後,葉真真的日子恢復到平靜之中。

她決定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