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98曾無用的應對

198曾無用的應對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8-26 05:57  字數:3632

面對蘇木,徐子青謹慎的後退了兩步,自己一定要堅守住,不能被傳染。

還有,老徐這個稱呼是怎麼回事?

他就奇怪了,自己的名字也不過三個字,怎麼每一次見面蘇木都能給自己換個稱呼呢?

離開武沅若視線之後,葉真真整個人才真正放鬆下來了。

她啊,果然還是沒什麼成長。

在面對武沅若那種近乎明晃晃的惡意和怨毒的時候,怎麼都沒辦法心靜如水的平靜面對。

「我本來還擔心你會阻止我。」葉真真歪頭,對駱啟峰說道,聲音甜軟,表情嬌俏。

「下次不要那麼做了。」駱啟峰嚴肅的說道,「她的實力比你強太多,萬一有什麼意外的話,一擊之下就能夠殺死你。」

葉真真豎到一半的柳眉又平了回去,「誒?」

「宇宙聯盟這個組織的很多研究都很詭異,說不定就有是能夠抵抗或者一定程度上抵抗肌肉鬆弛劑的。她很會演戲,下次如果我或者徐叔不在跟前,你不要隨便接近她了,知道嗎?」

葉真真和葉志軒一起眨眨眼,對視了一眼。

葉真真乖乖的點頭,「哦,我知道了。」

「爸爸真好!」葉志軒高興的晃悠著握著駱啟峰大手的小爪子。

葉真真猛點頭!

「我那麼打她你不心疼啊?」

「心疼?」駱啟峰略茫然,「為什麼心疼?」

隨後,他明白過來了。伸出空餘的一隻手,扣一下敲在葉真真頭上。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先不說那樣的傷勢根本就不算什麼。她做的那些事情,讓我和家人已經把她徹底放棄了。」

「那就好。」葉真真捂著額頭,笑的有點傻兮兮的。

雖然知道武沅若的性情跟自己不一樣,但她還是挺高興的。

葉真真覺得,如果是自己一下子失去那麼多真心對待自己的親人,肯定要傷心死的。

知道武沅若過的不好,她就放心兼開心啦!

我是不是太不善良鳥?

葉真真默默的反省了——一秒鐘,之後決定在對待武沅若的時候把良心這玩意有多遠扔多遠。

駱啟峰皺了皺眉,「你剛才下手那麼輕不是因為心軟,是因為擔心我有意見,所以才沒有盡興嗎?」

下,下手輕?!

葉真真驚訝的張開嘴,她剛才那兩巴掌和一膝蓋可都是用了全力了啊。

武沅若那一嘴牙雖說沒掉,但也絕對都鬆了。

還有,那一膝蓋下去,她都聽到武沅若脊柱發出的嘎嘣一聲折斷的聲音了。

這樣還算是下手輕么?

在葉真真看來這已經很兇殘了有木有……雖然她確實覺得好像還不夠……

這人的判斷標準跟自己的絕對不是一個!

「真的很輕嗎?」葉真真小心的問道。

駱啟峰理所當然的點頭,「對。」

葉真真受打擊了,她以為自己今天的報復挺兇殘的了吖。

腫么會這樣子!

看著她一下子就黯淡下來的小臉,駱啟峰猶豫了一下,「注射肌肉鬆弛劑之後,如果我在近前保護的話,你可以隨意的……」

雖然這麼說,但駱啟峰很懷疑葉真真能有什麼毒辣的手段。

畢竟,咳咳——水平在那擺著呢……

「對了,你們肯定要對她逼供吧?」

「是。」

「會動用我之前說的那些手段嗎?」

「這個要看情況,她的性格和承受能力之類的。」

葉真真其實挺想問問他們最後會不會選擇殺了武沅若的……

「有什麼問題?」

「那啥,你們會殺了她嗎?」

「我們會選擇把她移交司法機關,宇宙聯盟的所有成員身上都背著反人類,破壞社會安全的罪名,而且是情節最嚴重的那種,所以會被判處死刑。」

葉真真想了想,覺得對駱家來說這大概是最好的處理辦法了。

「嗯,按照法律辦事,挺好的。」她一本正經的點點頭。

看著她一本正經的樣子,駱啟峰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笑。

「今天先回家吧,出了這麼多事大家都累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駱啟峰和葉志軒父子:我們都不累……

不過,兩雙極為相似的眼睛相互對視一眼:還是算了,這種小事還是以媽媽/她的意思來吧。

另一邊,曾無用還在苦苦思索著怎麼在神秘組織擄走葉志軒的事件中獲利,最好能讓葉志軒欠下他的人情。

他恨恨的錘了一下桌子,可惜了,他手頭的勢力還太小,根本不可能監視那個組織的成員。

葉志軒那邊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完全查不到他的住址。

駱家早就把當初葉志軒和葉真真在網上留下的能夠追查他們的身份,容貌和蹤跡的東西全都巧妙或者直接的刪掉了,現在除非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否則根本找不到在來到炎黃星之前的葉真真和葉志軒的存在痕迹。

「無用,」一向清冷的拉爾夫臉上帶著清淺的微笑,站在曾無用的桌子前面,一雙蔚藍的如同晴朗天空般明麗的大眼裡的裝滿了根本無法掩飾的情意,「你能不能幫我解答一下這個問題?」

拉爾夫的深情總會讓心硬如鐵的曾無用變成繞指柔。

他溫柔的對她笑了笑,眼睛看向拉爾夫所說的問題,「這個問題應該是……」

一番細緻而有條理的解答之後,拉爾夫美麗可愛的小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來是這樣啊,無用,你真厲害!」

曾無用故作得意的說道:「這有什麼,哈哈。不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