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94到底誰中計了

194到底誰中計了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8-23 19:04  字數:3603

吃了孟氏府邸的十全十美席面之後,葉真真對某些種田文和美食小說里一些隨隨便便的家常菜就讓達官貴人們讚不絕口,覺得比御廚精心做出來的美食還好吃的情節小小的吐槽了一下。

不過,她自己倒是很喜歡看那樣的情節,可惜現在里都沒有那樣的情節,等靈異小說寫的差不多了,就開一本小白美食文。

小說么,有時候科不科學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的舒服,看的高興!

葉志軒乖巧的牽著媽媽的手,這種事已經很久都沒有過了,小孩自從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之後母子倆的各種親密舉動大大減少,讓葉真真黯然傷神了很久有木有。

可沒辦法,孩子大了,又是男孩,老跟女性太過親密無間了好像確實不利於他的成長。

她也只好忍了……

沒見那些日本漫畫里長在只有媽媽和一大群姐姐妹妹的家庭里的男孩要麼是娘炮要麼就是對女性毫無下限的妥協嘛!

葉真真可不想兒子變成那樣。

她寧可自己向兒子妥協。

葉志軒抬頭看向媽媽——大概只有最熟悉葉真真的他才看得出掛在她臉上的微笑有多僵硬。

母子倆走進停在孟氏府邸的停車坪上的懸浮車裡,懸浮車慢慢的升空,然後嗖一下的飛了出去。

車子里除了葉真真之外,只有一個高大沉穩的中年司機。

「還有兩分鐘,我們會駛入伏擊地段。」

孟氏府邸並沒有在城市裡,而是在郊外一個山清水秀的山腳建了一座奢華的山莊。

從這裡到市區有一段是一片沒有人煙的山林,正好適合伏擊。

這個聲音……

「駱啟峰?」「爸爸?!」

葉真真母子異口同聲的叫道。

前面的中年司機穩穩的回答了一聲,「嗯,是我。」

不管怎麼說。葉真真頓時覺得安心了不少。

兩分鐘後,葉真真又握住了葉志軒的手。

小孩兒已經長成小少年的樣子了,臉上的嬰兒肥也只剩下了一點點,褪去了包子樣的三頭身之後身材修長,容貌精緻,看上去就跟一幅畫似的。

「從我們得到的情報來看,這次來的除了武沅若之外還有一個宇宙聯盟的高層的兒子。他正在追求武沅若,所以這次也跟了過來。計劃能成功的話,我們能從他嘴裡得到不少東西。」壓抑的沉默中。駱啟峰冰冷低沉的聲音低低的響了起來。

「高層?有多高?是總部的,還是上層組織的?」

「總部!」

葉真真眼睛一亮,和葉志軒對視了一眼在,急切的問道:「那他不就知道那個組織的總部在哪嘍。」

「應該知道。」駱啟峰迴答道。

葉志軒高興的握拳,揮了揮。「太好了!爸爸,一定要抓住他!」

他這些年也被那個組織煩透了,先是爸爸,再是自己,簡直就像是一顆隱藏在自己身邊的遙控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危險極了!

拜他們所賜,這幾年裡。葉志軒一刻也不敢放鬆的拚命努力學習訓練,汲取一切能夠讓自己變強的元素。

「好的!」

化妝成中年男人樣貌的駱啟峰剛剛答應了兒子的要求,眼睛一眯,懸浮車猛地向上飛去。

一枚小型炮彈擦著懸浮車的外壁飛了過去。被後面一輛懸浮車擊落,沒有造成損失和人員傷亡。

「坐穩!」駱啟峰簡潔的囑咐了一句之後,懸浮車開始了從0度到720度之間的各種旋轉和挪移。

那滋味,絕對比作過山車還刺激。

除了他們這一輛懸浮車之外。其他跟在前後左右的護衛們全都遭受了猛烈的攻擊。

葉真真這三年里並沒有間斷訓練,所以並沒覺得很難受。一如既往的,在遭遇到真正的危險的時候,她反而冷靜下來了。

冷靜下來之後,她才真正的明白了自己駕駛飛輪和懸浮車的那點技巧在駱啟峰面前,真的是完全不能比啊!

所謂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就是這種感覺吧?

在一道激光設在自己臉旁的玻璃窗上的時候,葉真真還很有閑暇的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葉真真看著駱啟峰修長漂亮的大手在懸浮車的操作界面飛快的操做著,有一種特別的美感。

光看那兩隻手,都能讓人臉紅心跳了!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看臉,因為駱啟峰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化妝成的大叔臉非常的不帥氣!今天的葉真真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譜……

就在他們即將衝出這片空曠的區域的時候,幾台機甲從天而降的包圍了這輛懸浮車。

「哈哈哈,葉真真,葉志軒,出來投降吧,你們跑不掉了!」一個看上去就很騷包的純白色機甲里傳來一陣得意的大笑聲。

葉真真看向駱啟峰。

接下來該怎麼辦?

援兵咧?

「哪那麼多廢話,他們不會投降的,直接攻擊!記住了,我們只有這一次機會了,務必要把人帶走,帶不走就把人殺了!」一台火紅色的機甲里,武沅若冷冷的說道,聲音還是很好聽,但內容實在讓人高興不起來。

「可是,沅若,組織要求我們把葉志軒帶走……」面對武沅若,奧尼爾.布萊克的聲音溫油的都快滴水了。

「閉嘴!這場戰鬥你是指揮官還是我是指揮官!」武沅若不耐煩的嬌喝道。

「……我啊。」奧尼爾.布萊克弱弱的回答了一句。

葉真真立刻打開懸浮車裡的外放喇叭,然後才撲哧的笑了一聲。

然後很無恥的低低的叫了一聲,「哎呀,小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