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78尋找葉志軒

178尋找葉志軒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8-12 02:36  字數:3535

葉志軒是曾無用最為崇敬,也最為羨慕妒忌恨的對象。明明是一個學校一個班級的同桌同學,可那個人就像是天邊的月亮和太陽,高高在上的俯視著芸芸眾生。

曾無用喜歡的班花對他心生愛慕,葉志軒卻完全的不屑一顧。

他有這個資格,因為他真的足夠優秀。

冰雪般的氣質,神祗般完美俊逸的容顏,強大的讓人心生絕望的實力。

曾無用曾經一次又一次的渴望,自己如果有葉志軒十分之一,不,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容貌和能力那該多好啊。

可是,那只是一個夢想,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在跟他同班一年後,跳級多次的葉志軒再次跳級,不久後順利的考入他渴望到靈魂深處的盤古軍校里,在那裡續寫了自己的傳奇。

還沒來得及畢業,人類和花蟲族的波及到了整個宇宙的種族大戰爆發了。

葉志軒以一個盤古軍校在校生的身份加入軍隊,屢立戰功,步步高升。

後來,他還和那個和他容貌相似同樣高高在上傲視眾生的父親相認了!

曾無用毫不懷疑,那個自己的同桌在不久的將來會成為站在整個人類頂點的人之一。

如果自己重生到葉志軒身上就好了……

曾無用的心裡閃過一絲這樣的念頭。

自己所掌握的關於未來的知識和情報,加上葉志軒的天賦和身世,自己完全能青雲直上,別說是手握重權,如果自己重生到葉志軒身上的話,他甚至有信心成為人類的皇!

他會帶領著全宇宙的人類殲滅花蟲族。讓整個宇宙都圍繞著自己的意志轉動!

不過,即便是重生成自己已經是天大的好事了,已經是上天賜予的珍寶了。

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了——曾無用在心裡默默的提醒自己。

因為心裡某種不知名的渴望,曾無用曾經對葉志軒進行過最大限度的調查。

所以,他知道這個時候的葉志軒在冰冷冷漠的外表下,非常的渴望別人的關懷和重視。

曾無用心想,不能成為葉志軒,那麼就和他成為最好的兄弟吧。

相信以自己掌握的知識加上葉志軒的智慧和能力,他很有機會成為一方霸主!

可是。葉志軒去哪了?

曾無用疑惑的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瘦高男孩。

「曾無用,你給我滾出去!現在,立刻,馬上!」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這個班上最差的學生無視頂撞之後,崔明哲終於爆發了。他惡狠狠的瞪著眼睛喊道。

曾無用把關於葉志軒的疑惑拋之腦後,冷冷的看向崔明哲,「我可不會滾,要不崔老師你給我示範一下!」

崔明哲氣的呼哧呼哧的直喘,這,這是什麼學生啊!

簡直不可理喻,無可救藥!

「你現在給我去外面站著。放學後通知你家長過來,看來我是教不了你了。」

曾無用用了一個標準的邪魅的笑容對上了崔明哲的怒火,「隨便,反正你早就想讓我離開你的班級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

崔明哲聽了他的話。先是愕然,隨後冷冷的又不屑的嗤笑了一聲,「我,後悔?你在開什麼玩笑!你這種頑劣至極的學生越早離開我的班級越好!」

聽了崔明哲的話。曾無用心自己頑劣?!

自己明明是班上最老實最聽話的學生。班上誰不知道自己是唯一一個誰都能欺負的學生!

自己被別人欺負的時候,崔明哲這個做老師的人在哪?

「呵,後不後悔下周的摸底考試就能見分曉了。」曾無用說完,起身朝外走去。

「站住。」崔明哲叫住曾無用,「下個星期的摸底考試?你什麼意思?」

曾無用冷冷的轉身,又邪魅的一笑——雖然長長的劉海的遮擋下,別人實在很難看清他的笑容——「崔老師,要打賭嗎?下個星期的摸底考試,我如果考入年級前三名,你就辭職;如果我不能考入前三,就轉學,徹底離開你的視線。怎麼樣?」

這話一出,還沒等崔明哲有所反應,班上的同學們都笑了。

「哈哈,曾無用腦子出問題了吧?小林,你昨天是不是打他的頭了?」

「沒有啊,老大,我昨天只不過把他的腿打折了而已,還很好心的時候幫他治療了。絕對沒碰他腦袋上的一根毛。」

曾無用閃著寒光的眼神瞪向剛才說話的兩個男生,一個高壯的身材跟成年人都差不多,一個矮胖墩,全都是班上欺負他最厲害的人!

全都該死!

曾無用畢竟是個曾經無數次的在生死邊緣掙扎求生,殺死過無數花蟲族的鐵血戰士,雖然身軀瘦小,佝僂,樣貌沒有絲毫的氣勢,可那冷冷的帶著殺氣和血腥的目光還是讓兩個才少年心裡一寒。

李明輝和林志在被曾無用看過來的時候,全身一冷,心裡浮現出一抹難以言表的恐懼。

隨後,兩個少年就惱羞成怒了。

他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害怕一個被全班人當成出氣筒,玩物的白痴廢物的目光,所以直接遷怒到了曾無用身上。

李明輝陰陽怪氣的說道:「呦,曾無用,今天長出息了呀。崔老師,他是不是這次考試成績全年級第一了?」

李明輝的話顯然深得崔明哲的歡心,雖然他平時也不喜歡李明輝這個不良學生,可和今天的曾無用一比,這個學生無疑順眼多了。

他哼了一聲,「確實是年級第一,只不過是倒數的。」

這下子全班的同學都笑了起來,鄙視和嘲諷的目光紛紛落在了曾無用身上。

曾無用緊緊的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