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74沒有解藥!

174沒有解藥!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8-12 02:36  字數:3495

就在這個時候,駱啟文的聲音傳進了整個艦隊的人的耳朵里。。

「都打起精神來!這年頭誰他媽的不吃幾次敗仗,在比自己強那麼多的敵人面前全身而退,本身就是一種勝利!

誰他媽的覺得這是恥辱,還不如跟敵人死拼到底就來指揮艦來找我跟小九,我們免費幫你鬆鬆皮。

至於給他們的那件東西就更沒什麼了,放心,已經被我玩壞了呦。」

駱啟峰聞言,驚訝的抬頭看向駱啟文。

為了防止駱家一方不遵守承諾,神秘組織那邊派出一個文職人員來到指揮艦,負責監視炸彈的安裝。

試圖屏蔽遙控信號是沒有用的,一旦信號被屏蔽,炸彈會立刻爆炸。

文職人員戰戰兢兢的看著駱家人員安裝好炸彈以後,把全身布滿了華拓星大黑蟻的教授扔進救生艙,扔到太空里。

他也回到自己的飛行器里,拉著救生艙一起回了己方的指揮艦。

一個貓眼的漂亮女孩正站在艦橋那邊,笑的開心極了。

「沒想到駱家還能想得出這麼有創意的招數,咯咯咯,人家真是越來越喜歡他們了咩。」

周圍的人看著嬌小性感的像只小野貓的女孩子,全都噤若寒蟬,沒有人敢多看一眼那帶著野性誘惑的小臉,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文職人員安全的拖著救生艙回到了指揮艦,終於鬆了一口氣。

救生艙還沒有被打開,因為駱家的艦隊還沒有離開三千公里,提前打開會讓炸彈爆炸。

一直到駱家的艦隊離開了三千公里之後,組織的人立刻強行打開了救生艙,把教授救了出來,那些華拓星大黑蟻全部被消滅。一隻都沒留。

教授全身都血粼粼的,被大黑蟻啃咬的坑坑窪窪的,看上去能嚇死人。另外,他還大小便失禁了,鼻涕眼淚糊了一臉,看上去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可組織的這些人都是經歷過大場面的,這樣的情形根本不算什麼。

只是沒有人想到駱家會用這樣的手段,所以他們這裡並沒有大黑蟻的解毒劑。

他們只能先把教授的外傷治癒,然後想要把他全身麻醉,讓他進入深層睡眠。

教授呼哧呼哧的喘息著。一張原本斯文儒雅的臉猙獰的可怕,眼睛通紅的閃爍著瘋狂的寒光。

「先別動,把剛才去接我的人給我關起來。回去了直接十倍敏感度,讓華拓星大黑蟻吃了他!」

本以為自己立了一功的文職人員都傻了,當下就癱在了地上,顫抖著問道:「為,為什麼?」

「為什麼?你這個蠢貨!」教授聲音嘶啞的咆哮著。「剛才你就應該要求把全身塗滿了蜂蜜跟我一起關進救生艙里,竟然敢那麼丟下我不管,全都給我去死!」

「不要啊,求求你教授!我剛剛才把你救回來啊!」那人凄慘的喊道,跪在地上拚命的給教授磕頭,沒兩下額角就出血了。

教授冷哼一聲。「那是你的榮幸,給我把人拉下去。」

小野貓女孩來到教授身邊,戳了戳他的臉。「咯咯咯,你可真夠狼狽的呀,教授~」

教授一臉猙獰的說道:「駱家我是不會放過的!給我接通通訊!」

「好的呀,教授。」

「艦長,對方申請通訊。」駱家艦隊的主艦的通訊員又收到了敵方的通訊申請。

「接通。」

這次是有圖像的。教授的全息虛擬像出現在了艦橋上。

駱啟文看了他一眼,笑道:「哦?洗乾淨了啊。洗乾淨之後。倒是像個人樣了。」

教授陰冷的一笑,因為身體還殘存著癢到骨頭縫裡的痛苦,所以肌肉還在不自覺的抽搐著,如果不是心裡的仇恨多少掩蓋了身體的痛苦,現在教授大概都要躺在地上打滾哀嚎了,「駱啟文,我不會放過你們駱家的!還有,駱啟峰,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回組織嗎?因為我很清楚,」他細聲細語的說道,陰冷的聲音就像是一條毒蛇在人身上遊動著,「你的毒解不了了!組織研究了六十幾年了,我告訴你,這種毒,一旦被成功的附到基因鏈上,就沒有任何治癒的可能了!

你們即便找出那個內奸又如何。沒了他的催化劑,也只不過把他變成組織傀儡的時間從幾年變成了幾十年而已。

到那時,你還有四百多年的壽命呢。駱啟峰,我期待著你自己乖乖的當我的狗的那一天!哈哈哈……」

駱家兄弟神色同時一冷,駱啟文搶先冷笑一聲,「是嗎?教授,我也有個好消息想告訴你呢,據說DH-1號藥劑,也沒有解藥,不知道你們組織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把解藥研究出來。」

DH-1號是一種有著赫赫凶名的禁藥,這種藥劑能從根本上毀了一個人的大腦,讓他慢慢的變成一個頭腦清醒的白痴——不是頭腦昏聵,而是什麼都明白,就是無法進行長時間的思考和計算,而且沒有解藥!

教授臉上得意的表情一凝,神魂俱厲的喝問道:「你給我用了DH-1藥劑?!」

駱啟文不正經的聳聳肩,「對呀,你不知道這玩意有多難弄到手,用在你身上雖然浪費了點,但誰讓你招人恨呢,浪費就浪費了吧,老子認了。」

駱啟峰在旁邊很配合的露出一個嘲諷的笑意,冷冷的說道:「天才變白痴的戲碼,也挺不錯的。」

駱啟文懶洋洋的把結實的手臂搭在駱啟峰的肩膀上,點點頭,「可惜沒辦法親眼看到了。」

「你們!」教授看上去像是快要氣炸了,不過很快,他的神色平緩下來,陰冷的看著駱家兄弟倆,「看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