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61駱啟峰的身體隱患?

161駱啟峰的身體隱患?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8-02 04:15  字數:3769

教授是個天才,雖然醉心於研究對權謀並不擅長,可能在組織那種地方混到不低的地位,可不是光變態能做到的。

駱啟峰的話不過讓他微微一笑,「也許組織的人會忘了我,我的功勞也會被搶走,可是那些試驗品,全都會記住我的。永遠記住,不管是暫時還活著的,還是那些死了的。

只是可惜了,那些還活著的試驗品,不能終結在我手上的。」

看上去簡直不能更遺憾了!

駱啟峰臉色更冷,駱家首席黑客驚恐的向後退了一步。

完了完了完了,我趕緊去找徐子青那個面癱,九少腦子出問題了!

同手同腳的腳步後轉,頭髮凌亂的首席黑客蹭一下就跑了。

不跑快點,九少要咬人了怎麼辦?

身為一個二貨中的戰鬥機,腦補能力必須要特別特別的強!

「徐,徐子青呢?」二貨黑客氣喘吁吁的抓住一個人問道,實際上他才跑了一百米,事實證明首席黑客不僅是二貨還是弱雞中的戰鬥機。

「蘇先生,難得看你在運動,是在慢跑健身嗎?」被抓住的是徐子青的副手之一,個性認真嚴肅,用蘇木的話來說,跟徐子青是一個德行。

所以,剛才那句話絕對不是在諷刺蘇木跑得慢!

可就因為這樣,蘇木才更覺得鬱悶啊。

他剛才明明在盡全力快跑的!

「少說沒用的,快告訴我徐子青在哪?」

「他去盤古了,二十五分鐘後回來。」話沒說完,就見蘇木又開始「慢跑」了——廢話,這個時候唯一能和九少硬抗的徐子青不在,一定要回辦公室避避風頭啊。

「真難得蘇先生竟然肯做運動。」冷著臉的副手喃喃的說道。

「你這種人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天才。聽說神經鬆弛劑用多了,會造成大腦細胞和神經永久性的損傷,天才變白痴或許是個不錯的戲碼。」

一擊不中,駱啟峰重振旗鼓。

「呵,反正我也出不去了,當天才或者當白痴又有什麼區別呢。」教授輕笑一聲,輕鬆的說道。

駱啟峰冷冷一笑,「不,你在乎。你這種把自己當成神一樣的人絕對沒辦法承受變成白痴這種事的。對你來說就像是從一個人類變成了一坨SHI。」

「那又怎麼樣?反正落在你們手裡了,我又不能反抗。你放心我會盡量愉快的接受你們給予的所有東西的。」教授說著這話的時候,聲線很溫和。

駱啟峰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就拭目以待的,你放心,把你變成白痴這種事我會放在最後一步的。」說完。駱啟峰就關掉了話筒。

他可沒功夫跟這個變態閑聊,幫他渡過難耐的等待時間!

教授也沉默下來,很閑適的樣子。

駱啟峰站在外面,默默的注視著他的每一個變化,每一個動作。

二十幾分鐘之後,徐子青帶著一箱子華拓星大黑蟻回來了,這東西不是很珍貴的物種。但因為它們生活在盤古的生物園裡,去要的人就得有些身份才行。

「九少,東西都準備好了。」

「開始吧。」

教授被從營養倉里放了出來,身上如駱啟峰所說的塗滿了蜂蜜。為了防止他死亡,駱啟峰還派人幫他把耳朵和鼻孔給塞住了。

眼睛和嘴巴卻沒有。

華拓星大黑蟻是一種個頭較大的螞蟻,成年螞蟻每隻都有兩厘米長,一整箱的大黑蟻放出來。簡直像是給地上鋪上一層密密麻麻的黑地毯。

同時,華拓星大黑蟻對蜂蜜的抵抗力非常弱。

它們剛從地上出來。就如同一股黑色的浪潮一般湧向了渾身上下軟綿綿的躺在地上的教授那裡。

教授開始還能面帶微笑,可當第一隻螞蟻咬上他的胳膊之後,他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開始感受到被他用來做實驗的那一百多人多經歷的痛苦。

果然是讓人非常難以忍受的痛苦!

駱啟峰看著教授開始還故作風度的忍耐著,剋制著臉上痛苦的表情,可很快,他的這種努力就失敗了,他開始不停的顫抖著,已經有些恢復力氣的身體開始掙紮起來。

可惜,他的掙扎註定是無用的。

他身上已經爬滿了螞蟻,密密麻麻的就像是穿了一套純黑色的衣服。

更可怕的是,他的全身都是*的,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爬滿了螞蟻,身上被叮咬的傷痕一個疊著一個,遍布全身的每一個部位,也包括了男性象徵。

難以忍受的疼痛從全身上下傳來,更加讓人難以忍受的是那種癢到骨頭縫裡的感覺,他恨不得把自己全身的血肉都扒下來,好能撓撓癢的不行的骨頭。

很快,在不能自禁的亂抓亂撓之下,教授身上就變得鮮血淋淋了。

可即便這樣,痛苦也沒有得到絲毫的緩解,反而越發的難以忍耐起來。

教授每一次張開嘴巴呼吸都是小心翼翼而短促的,因為他怕那些可怕的黑色螞蟻爬進嘴裡。

他甚至不敢大聲呻吟,因為那一百多個試驗品的經歷告訴他一旦被這些可怕的黑色螞蟻爬進體內,會帶來更加深重的痛苦!

教授的身體因為極端的痛苦和忍耐而顫抖著。

駱啟峰打開話筒,「怎麼樣?要告訴我們什麼了嗎?」

教授不敢睜開眼,掙扎著艱難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點點頭。

他是個聰明人,也是個自私的人,組織不值得他付出太多,同樣,組織也不會為了他付出太多。

立刻有人走進房間里,拿出噴霧器,朝著教授身上一頓亂噴。

一碰觸到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