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59滿清十大酷刑1

159滿清十大酷刑1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7-31 03:15  字數:3650

星際時代人類逼供的手段反而退步了。

往往是依賴藥物進行逼供,比如說提升身體敏感度以加大凡人的疼痛度的藥物,還有能夠讓犯人精神渙散的藥物,能夠讓他們的忍耐力下降等等。

這些手段,對於教授來說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像他這種瘋子,意志力往往不是非常脆弱就是非常堅定,教授屬於後者。

*上的疼痛並不能撼動他分毫!

「你問我想做什麼?」教授泡在營養液里,渾身上下的傷快速癒合中,他笑的十分平和溫文,沒有絲毫的猙獰醜態,「你們知道嗎?我其實並不想殺死葉志軒小朋友,這次回去本來也打算申請撤銷對他的必殺令的。這樣一個長相漂亮,性格乖巧的天才真是太難得了,不是嗎?」

他繼續笑著,嘴裡卻開始吐出再惡毒不過的言辭,「這樣一個孩子,實在是太值得讓人染黑了不是嗎?我想把他帶回去,作為我的試驗品。我會好好對待他的,會將他的每一份血肉都研究透徹,說不定能解開為什麼有人會天生就是天才這個人類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

我會把他訓練成一條完美的忠誠的狗,將來長得一模一樣的父子倆在戰場上相遇,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你們不覺得嗎?」

「六級電擊!」站在審訊室外的高大男人,冷冷的說道。

頓時,一股股電流流入營養液中,教授的身體抽搐著,臉上的笑容也因為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而變得猙獰扭曲。

他哆嗦的說道:「呵呵,你們搜身的手段還不錯,但逼供的手段太小兒科了吧。嘖嘖。我該說真不愧是十大家族裡最正直的駱家的手下嗎?」

「七級。」

更大的痛苦襲來,可是教授臉上的笑容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駱啟峰站在審訊室外面,聽到教授的話的時候,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周身的氣勢變得極為駭人。

這人,該死!

「九少,那些人的智腦已經全部成功破解,裡面的文件和資料也全部整理出了,只有這個被成為教授的男人的智腦無法攻破。除非我們得到密碼,否則強行攻破只會讓智腦啟動自毀程序。」看上去十分頹廢的蘇木嘴裡叼著一根煙,扒拉著凌亂的頭髮說道。

蘇木是駱家頂尖的黑客之一,他說需要密碼,那就是必須的。

「加大刑訊力度。儘快把密碼搞到手。」駱啟峰冷冷的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

他還不知道在老管家的心裡他已經「被」喜歡上葉真真了,轉身離開後去了自家別墅里,打算去看看那娘倆。

「喂喂,木頭,你快點把密碼搞到手啊,那些笨蛋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咱們要知道的東西可全都在那個變態的腦子裡呢。」駱啟峰走後,蘇木對徐子青說道。

徐子青冷著臉看著連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教授,心裡有著正常人面對一個變態才會有的挫敗感。

駱啟峰來到別墅里,錯愕的看到葉真真母子悠閑的吃著點心。做功課的做功課,寫小說的寫小說。

這麼悠閑?

之前不是還緊張的不行嗎?

「你們不害怕了?」

葉真真吃了一口蛋黃酥餅,停下寫小說,「不害怕了。」

葉志軒看向駱啟峰。歡呼一聲朝他懷裡奔了過去,「爸爸。檢查結果出來了嗎?你沒事吧?」

駱啟峰抱住他,回答道:「我沒事。」

剛安撫好兒子,駱啟峰就被葉真真熱烈的目光給逮住了。

「問吧。」

「審訊結果怎麼樣?」

「小嘍嘍都招了,可沒什麼有用的東西。最大的那個頭頭很不好審訊,即便已經把身體敏感度提升了五倍了,電擊也達到了七級,還用上了精神鬆弛劑,還是沒能從他嘴裡得到什麼。」

至於那些噁心的話,駱啟峰覺得沒有必要說給葉真真和葉志軒聽。

「然後呢?你們打算咋辦?」葉真真追問道。

「繼續審訊吧,這邊的藥劑和設備不全,過兩天主家運過來的物資到了,就能進一步審訊了。」

「哦,」葉真真點頭,「那個主犯是什麼性格?有什麼弱點嗎?」

想到那個自稱教授的變態的言論,駱啟峰皺起眉。

「是個變態瘋子,目前還沒看出什麼弱點。」

「他是不是想對小軒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在事關葉志軒的時候,葉真真總是驚人的敏感。

駱啟峰點頭,「他說的話全都不會實現!小軒絕對不會成為他的試驗品,也絕對不會和我父子相殘的!」

試驗品?!

父子相殘?!

這兩點,全都戳到了葉真真最敏感的那根神經。

「他想拿小軒做試驗品?還想讓你們父子之間產生誤會然後父子相殘?!」

駱啟峰點頭。

葉真真陰測測的笑了,葉志軒看到媽媽的笑容哆嗦了一下。

好久沒見媽媽這麼笑了咩,有人要倒霉了……

「駱啟峰,要不要試試古代的地球人的刑訊辦法?」她笑著問道。

「古代人能與什麼好辦法?」對古代人的手段,駱啟峰很有現代人的優越感。

葉真真伸手把兒子的耳朵捂上,「當然有,而且很多。比如,讓一個人不睡覺,一直一直的不睡覺,再硬的漢子也熬不過這個。再比如說,把人身上塗滿了蜂蜜,然後放出螞蟻啊;或者是一直用羽毛撓他的腳心啊等等之類的。據說,比起疼痛,人對痒痒這種感覺的耐受度要差很多的!」葉真真瞪圓了眼睛,殺氣十足的說道。

駱啟峰摸了摸下巴,這些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