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54終於有機會說了

154終於有機會說了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7-26 06:38  字數:3645

明天吃粉蒸肉吧?

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而且作法不難。

上了懸浮車之後,吃貨葉真真很不分時間場合的想起了這個——他們一行人正在前往空島的半路上。

以前葉真真吃不起好東西,就經常去美食網站看食譜——現代版的畫餅充飢,食譜看了一肚子,但大多數都要麼沒工具,要麼沒材料,有一些材料和工具都有的,要麼食材太貴,要麼步驟太麻煩。

總之,最後她做熟了的也不過就那麼幾道菜。

現在時間有,材料和工具有,可以做一些以前嫌麻煩沒做過的菜。

想了想自己的存款,葉真真底氣很足。

我現在也是有錢淫了,浪費點也沒關係,再說了,做菜的時候浪費的可是駱家的東西,怕什麼。

「在想什麼?」駱啟峰見葉真真眼神都散了,心裡一動,以為她太過緊張了。

「明天吃粉蒸肉。」葉真真正在回想粉蒸肉的步驟,一沒留神,實話就說出口了。

感謝現在過目不忘的腦袋,連上輩子的好多東西都幫忙記著呢。

駱啟峰噎了一下,抿了抿唇,放棄跟葉真真繼續溝通的想法了。

緊張個屁,她比自己還坦然呢。

居然在想明天吃什麼這種事!

「粉蒸肉好吃嗎,媽媽?」葉志軒好奇的問道。

葉真真也意識到自己的作為不太妥當,尷尬的看了一眼駱啟峰,才回答了兒子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大概的作法,沒吃過。看圖片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媽媽真厲害,一點兒都不緊張呢。」葉志軒一臉佩服的說道。

葉真真聽了連連擺手,一臉苦相的說道:「不要提醒我這個啊。我好不容易才轉移了注意力!」

「誒?!那媽媽繼續轉移吧,我不說了。」

葉真真苦著臉回答:「晚了,已經想起來了……」

心跳加速完全降不下來腫么辦?

「其實我也有點緊張……」葉志軒也皺起了包子臉。

然後,母子倆一起眼巴巴的看向駱啟峰。

「我不緊張。」被看的一愣,駱啟峰反射性的回答。

葉真真心裡掀桌:誰關心你緊張不緊張啊,這個時候難道你不應該下個絕對不會讓我們遇到危險的保證嘛!

葉志軒蹭啊蹭的,蹭到駱啟峰腿上,「爸爸,你以前是不是遇到過很多次危險?」

駱啟峰伸手攔住他上下一般粗的腰,淡淡的回答道:「是。」

「那你都沒緊張過嗎?」

「有過。」駱啟峰實話實說的回答。

「後來次數多了就不緊張了呀?」

「嗯。」

父子倆一問一答的。眼看著葉志軒的小臉就放鬆了。

葉真真就不同了,她還是緊張。

「那個,能不能告訴我今天可能會出現什麼情況?」她弱弱的問道。

「今天我們進入的是一個位於海面十米高的中型空島。安全起見,島上只有我們,我的小隊成員,安保人員和空島的工作人員。」駱啟峰把兒子往上提了提,詳細的解釋道:「他們要動手只有兩個手段。從水下進攻和在空島上動手段。

我們已經在水下進行了全方面的監測,他們無法從水下動手只能在空島上行事。」

「那天上呢?他們會不會派機甲來?」

「不會,炎黃星的天網監測級別非常高,除非有人能攻破天網得防禦,否則沒辦法從空中進攻。」

「在空島上他們會怎麼做?」

「假扮員工和在遊樂設施上動手。」

葉真真欲哭無淚:你說詳細點會死啊!

駱啟峰也無奈,他如果連對方的詳細作戰計劃都知道的話。就對方就不配成為駱家的心頭大患了。

空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們又不能做的太過,以免引起對方的警覺取消這次行動。所以能動手的地點和方式都太多了。

「他們為什麼逮住小軒不放了呢?」葉真真捏了捏兒子的小臉,抬眼問道:「如果說只是為了駱家連續出現兩代天才領導人什麼的好像有點兒不靠譜吧。」

「不知道,對於這個組織,我們這邊的情報還很少。」駱啟峰沉穩的回答道,雖然情報很少。卻沒有任何急躁的感覺。

葉真真低頭,有些猶豫的說道:「駱啟峰。其實我還有一個疑問。你說過,當初綁架你的組織和現在想要殺死小軒的組織是同一個吧?

為什麼他們當年沒有想要殺死你,卻執著的要殺死小軒呢?

雖然你們沒讓我和小軒處於很尷尬的地位,但實際上小軒確實不是你的婚生子,而且你又不是駱家的指定的繼承人,也不是不能繼續生孩子了,他們這麼針對小軒你不覺得很不對勁嗎?」

一口氣的,葉真真把這幾天的疑問問了出來。

「還有,當年他們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你們查出來了嗎?你知不知道人除了被修改記憶之外,還會被催眠的。催眠就是看上去跟正常的時候沒兩樣,但一旦碰到某個關鍵的東西或者聽到某句關鍵的辭彙,就會被對方控制,按照對方的要求行動。你當年會不會是被人催眠了?

所以,他們覺得留下你的性命是比較有利的。」

「我沒有被催眠,身體也沒有任何被改造的痕迹。不知道是沒來得及,還是他們沒想這麼做。」駱啟峰慢慢的回答道:「其他問題還沒有答案,目前只知道他們很在意小軒——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

「我還以為以駱家的勢力,這個世界上沒什麼事能難住你們。」葉真真嘆了口氣。

這不是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