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152暗地裡的陰謀

152暗地裡的陰謀 (1/1)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7-25 15:29  字數:2682

葉真真也開始考慮第二部小說的內容了。

武俠這個新題材在一定範圍里引起了比較大的波瀾,但因為目前為止可參考的資料只有葉真真,所以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重視。

寫大場面和複雜局面寫的快要抓狂的葉真真決定下一部小說還要寫武俠,要奠定已經打好的基礎,再說上一本的《太極》寫到不到一半劇情就歪到軍旅生活那邊去了,雖然反響也不錯,但終歸不是正統的武俠小說。

第二部小說,葉真真想寫一部正統的愛恨糾葛的武俠小說——要有女主角的!

「葉小姐開始構思第二部小說了嗎?」修.漢弗頓關切的問道。

葉真真裡面的權謀算計在修.漢弗頓看來很淺薄,但裡面兄弟情義,戰友之情卻讓人非常的熱血澎湃。

除了軒轅傲天這個男主角,還有很多出彩的角色,一群普通人不是為了所謂的民族大義,不是為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皇族和官員們,一群老實巴交的貧民們為了爹娘妻兒,為了自己的家園不被劫掠,拼掉性命的保衛著每一寸的國土。

在這個對比下,那些仍然在酒池肉林中泡著,女兒國溫柔鄉里膩著,不停的勾心鬥角只為給自己和身後的家族帶來更大利益的政客們變得尤為討厭。

那些或正直或外奸內忠的好的官員們也變得十分的可貴。

「還是寫武俠小說,這次不打算寫國讎家恨,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了,就寫純粹的武林故事還有愛情故事。」說完,葉真真小心的覷著修.漢弗頓,「你們讀者都想看什麼樣?」

讀者的意見還是很重要的。

修卻沒有過多的指手畫腳的意思,他笑著說道:「這方面還是你自己做主吧。雖然我對寫作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還是知道寫東西還是寫自己想寫的故事比較好。」

葉真真喝了一口奶茶,笑的很開心的點點頭。

讀者什麼的,真是一種美好的存在啊……

「葉小姐以後就打算一直寫武俠小說嗎?」修.漢弗頓又問道,在知道她是古今之後,他對她的好感度又增加了不少。

本來駱啟峰的隊友們對葉真真的觀感就不錯:是個好媽媽,生了個好兒子,沒有趁機糾纏駱啟峰,很自立,也很自強。

「不。有很多想寫的類型。不過剛開了武俠這個題材,我想多少給別人一個比較詳細的概念。」葉真真回答道,心裡想如果讓修.漢弗頓叫自己真真的話會不會被拒絕。

畢竟大家都認識了嘛。還是親愛的讀者什麼的,還是生疏的叫葉小姐總覺得有點彆扭,但對方可是個高富帥,自己貿貿然的湊上去,會不會被看成是打蛇上棍。套近乎的?

第二部小說是個正統的武俠小說,所以葉真真用了很經典的梗:少林武當,九大門派,武林盟主,魔教妖女什麼的。

「我覺得葉小姐裡面的一些觀點,對我們平時訓練和戰鬥方面也很有用。」修.漢弗頓的一句話頓時吸引了其他原本對小說沒興趣的人。比如陰冷青年張嘉拓和冷麵戰鬥狂哈帝.希伯來。

他們倆默默的給正在看小說的海曼發了條信息,讓他把小說地址發給他們。

正在認真看小說的海曼.艾爾維斯微笑一下後把地址發給了他們。

葉小姐,還真是厲害啊。小說寫得很不錯!

「不管是武功還是訓練還是戰鬥都是為了增強實力嘛。所以有些相通的東西也很正常。」葉真真心說那些東西其實也不是我總結出來的啊,讚美什麼的真是受之有愧。

接下來的時間裡,葉真真又和修.漢弗頓聊了一些小說劇情方面的話題。

看似不經意的從葉真真嘴裡套出她的存稿數量之後,修.漢弗頓的眼亮了亮。

不久之後,除了駱啟峰之外的六個人個離開了駱家老宅——回學校宿舍去了。

駱啟峰和葉真真帶著兒子把他們送走之後。回到大廳里。

「恭喜,你成績很不錯。」駱啟峰一本正經的恭喜道。

葉真真心情正激動著呢。聞言給了駱啟峰一個大大的笑容,「嗯,謝謝。」

接下來,駱啟峰要回房間處理事情,葉真真要寫小說。

「既然小軒今晚跟你睡,那你現在就把他帶到樓上吧,我在樓下多待一會兒,順便構思下新。」葉真真笑眯眯的說道。

駱啟峰好像還從來沒有在晚上帶過孩子呢——自己在星際網上出事那次是例外,不算數。

以前好像聽人說過,讓爸爸們自己嘗嘗帶孩子的滋味才會更愛孩子哦……

「好。」

「媽媽,再見~」葉志軒第一次跟爸爸睡,小心臟跳得有點快。

「再見,寶貝兒。」葉真真把兒子摟在懷裡狠狠的親了一口,才放人走了。

******

「你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已經全部準備好了,你確定他們周末的時候會去空島遊玩?」

「確定,我的消息是不會出錯的。」

「那就好,這次一定要把葉志軒幹掉!」

「上次你也這麼說來著,結果呢,偷雞不成蝕把米,這次可別再掉鏈子了,否則地位不保可不要怪我的情報不給力。」

「上次是因為錯估了葉真真那個蠢女人的戰鬥力,這次可不會了!」

「希望如此吧。」

******

第二天是星期五,駱啟峰要回學校報到的。

昨天要不是因為擔心葉真真和葉志軒在完全陌生的環境里沒辦法安心住下,他也會跟著隊友們回學校報到。

早上六點半,三個人一起吃著豐盛的早餐。

因為葉志軒的要求,葉真真特意給他做了肉末蛋羹,做都做了索性三個人每人一份了。

吃著飯的時候,葉真真有些糾結的問道:「駱啟峰,我們周末去空島玩合適嗎?」

她昨天晚上睡覺前突然想起了自己詭異的運氣,而且這麼大大咧咧的跟駱啟峰一起出門會不會被人誤會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不只是去玩,」駱啟峰迴答道:「我收到情報那些人會在我們出去玩的時候有所行動。」

葉真真一驚,「那我們還出去嗎?」

「必須去!」駱啟峰迴答道:「這個組織非常的隱秘,如果他們不行動我這邊完全抓不住他們的馬腳,而且這次難得分析出他們的行動,不逮住機會的話,下次他們行動的時候就不知道能不能防範的住了!

這次,即便不能逮住他們的尾巴,也要打疼了他們,讓他們下次再也不敢擅自行動!」

駱啟峰冷冷的說道,眉眼間帶著顯而易見的殺意。

葉真真看著正拿著小勺子吃著蛋羹的兒子,「要不咱們倆去當誘餌,讓小軒留下吧?」

「他們的目標就是小軒,我們去不管用。」

「我去年買了個表……」

駱啟峰莫名其妙的看向葉真真。

葉真真微笑著抬頭,「沒事,這是一句對想要傷害我兒子的混蛋的問候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