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八十四章變異生物之危2

第八十四章變異生物之危2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22 06:09  字數:3358

葉真真和葉志軒在駱啟峰的宿舍里大眼瞪小眼。

駱啟峰的宿舍方方正正的,非常的……簡潔大氣。

葉真真默默地第一萬零一次唾棄自己辭彙的匱乏——一個辭彙如此匱乏的人當作家真的沒問題么?

葉真真看著駱啟峰那張單人床上疊成豆腐塊的軍被,感覺非常的驚喜,沒想到當年地球上的中國軍隊的豆腐塊居然流傳到了現在,好親切哦……

傻兮兮的伸手輕輕的摸了摸,摸完了樂夠了,撇撇嘴。

要是軍綠色的就好了,一個大男人竟然蓋雪白雪白的被子,切。

轉頭一看,兒子沒了……

「兒子?」

「媽媽,我在這呢。」已經靈活的爬到書桌旁邊一張椅子上的葉志軒朝媽媽揮揮小爪子。

「這些都是叔叔們給你的禮物啊?」葉真真坐到兒子對面的另一張椅子上,坐上去之後,立刻感覺到一種舒適的柔軟,椅子瞬間調整形狀,符合了葉真真的身體曲線。

葉真真動動屁··股,好舒服的椅子!

葉志軒把一堆東西往葉真真那邊推了推,跳下自己的椅子,顛顛的跑到葉真真那邊,爬上媽媽的膝蓋,舒舒服服的窩進了媽媽懷裡。

「對啊。」放鬆小身子靠在媽媽胸脯上,葉志軒開始扒拉那一堆禮物,一樣一樣的跟媽媽顯擺。

「這個是亞森叔叔給的哦,媽媽。亞森叔叔可厲害了,他負責修理所有的機甲,這套修理工具是亞森叔叔親手做的,他說都是按照他平時用的工具按比例縮小後做的,可以用來修理和製作機甲模型。我參加機甲模型大賽的時候正好可以用!」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嗯!亞森叔叔很厲害的!他的手有這麼大!」他張開小手,比划了一個長度,「胳膊有這麼粗!都是肌肉哦,力氣可大了。還是搏擊高手!」

「嗯嗯,是很厲害!」

「媽媽,」葉志軒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那些大小正適合他的小手玩的精緻小巧,可愛無比的小工具,「其他叔叔也都那麼厲害,每個人都有很厲害的地方哦。」

「哦哦。」

「媽媽,那你說那麼厲害的叔叔們,都心服口服的讓爸爸當隊長,那爸爸不就更厲害了嗎?」葉志軒大眼閃亮閃亮的看著葉真真。

葉真真撲哧一聲樂了,原來在這等著呢。

「那是,你爸爸作為隊長肯定是最厲害的!」

「嘿嘿,我就知道。」小孩兒一副喜不自禁的小模樣。

葉真真揉揉他的小捲毛,笑而不語。

兒子繼續甜甜的給媽媽介紹其他的禮物,母子倆黏糊糊的在一起簡直不能更溫馨甜蜜了。

就在這個時候,葉真真不經意的一抬頭,眼睛立刻瞪圓了。

「兒子?」

「怎麼了,媽媽?」

「我好像出現幻覺了……」

葉志軒疑惑的抬起小腦袋,看到媽媽眼睛瞪得圓溜溜的看著什麼。

小孩兒順著媽媽的目光看了過去,一雙大大的眼睛也跟葉真真一樣瞪得圓溜溜的。

「媽媽,你沒出現幻覺……」

「你也看到了?」

「嗯……」

「為什麼這些變異的蟲子居然會出現在軍營啊?!」

駱啟峰的宿舍是單間,有窗戶的,透明的窗戶上一隻比葉真真加那隻還大的水蛭一樣的變異生物正慢吞吞的一竄一竄的爬著。

「我也很奇怪啊,媽媽。」

「兒子,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葉志軒皺著小眉頭,摸著小下巴,想了一會兒,拿起禮物里的粒子震蕩匕首。

「我們可以用這個!」

葉志軒打開說明書,仔細的閱讀了一遍之後,按照說明書上的內容把自己的指紋輸入粒子震蕩匕首,之後按下能量開關,一個有些虛幻的匕首形狀出現在把手上。

「這個是粒子震蕩匕首?」葉真真看著打開開關後出現的匕首,不太有信心的問道。

葉志軒大力點點頭,小腦袋左轉轉右轉轉也找不到一個可以用來示範的東西,最後狠了狠心,把自己T恤上的銅扣子使勁揪下來,把扣子往匕首上一丟……

然後,扣子消失了……

葉真真默了……

「因為是兒童玩具,所以能量不多,能用的時間不長。」

「你爸爸的朋友們真有先見之明,這個禮物可真有用!」葉真真深感佩服的伸出大拇指,拿起亞森給的修理套裝中的一個不知道什麼作用的拉直後長達半米左右的長針一樣的東西——彈了彈,很硬,很好。

不過,這種危險的武器給孩子當武器玩,真的沒關係嗎?

葉真真在考慮這次事情之後要不要把這個東西暫時沒收。

打開窗戶,葉真真又快又狠的把長針戳進變異蟲子身體里,快速的把它丟進用來裝飛越星空兒童專用頭盔的盒子里。

整個過程中蟲子並沒有反抗,或者說它的動作太遲鈍了,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葉志軒並不害怕蟲子,他咧著小嘴,把匕首輕輕的在蟲子身上戳了戳。

蟲子就跟剛才那個扣子一樣,消失了!

「好好用啊!」葉真真眼饞的看著那個匕首,要是上午的時候有這麼個東西,自己就不用那麼狼狽了。

「媽媽,窗戶上又爬上來一個。」

「看我的!我去把它弄進盒子里,你給你爸發個信息,把這件事告訴他。」

「好,媽媽。」

*******

閆楚楚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冰冷的地上。

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一種莫名的恐懼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