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七十章亂起5

第七十章亂起5 (1/1)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14 04:29  字數:0

宇宙中已經太多時間沒有戰爭的發生,尤其是亞特蘭星這種偏遠的資源不豐人才不富的小地方,士兵們除了平時的上操訓練,根本沒有戰鬥的機會。

好在早就有居安思危的軍中高層在虛擬現實技術成熟後,動用巨大的人力和財富製造出了專供軍中士兵和指揮官們使用的虛擬戰鬥遊戲。bo

從單人機甲戰鬥到星球表面的機甲部隊戰爭再到星際中的大規模戰爭都有涉獵到,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軍隊戰力軟弱,紙上談兵的現象。

只是,虛擬的真實度再高那也是虛擬的,與現實終究還是有區別的。

跟駱啟峰的小隊相比,亞特蘭星軍區的三個精英小隊在戰鬥意識和戰術實際運用等各方面都有些差距。

這也不奇怪,普通官兵可能從入伍到離開,都不曾經歷過一次真正的實戰,可盤古軍校的學生卻不一樣,他們每一年都會進行實戰實習,是真正的殘酷的戰場,對手可能是兇猛的野獸也可能是異種、病毒,或者是兇殘的海盜和通緝犯。

對軍人來說,這樣的經歷是最寶貴不過的。

駱啟戎把其他三個小隊收集到的線索共享給駱啟峰的小隊,暗暗的嘆了口氣。

那些失蹤的民眾和警察,還活著的可能性……很小。

這一點,駱啟戎和駱啟峰的小隊都意識到了,並且很快接受了調整好的心情。

可其他三個小隊卻還抱著一絲幻想,而且情緒起伏的厲害。

隨著四個小隊的深入,他們終於找到了另外六名失蹤者的衣服。

所有人都沉默了,誰都清楚這代表了什麼。

駱啟峰閉了閉眼睛,不厚不薄形狀優美的嘴唇抿的緊緊的。

「繼續前進!」

還有三十名警察!

那些被用來指路的應該是來自未知植物根系的土壤的痕迹一直都沒消失,所以士兵們沒有追丟敵人。

終於,到了晚上十一點三十五分的時候,第二小隊發現了第一個警察的衣物和毛髮。

「小九,注意到了嗎?」駱啟戎的虛擬頭像出現在駱啟峰的機甲操作倉里。

駱啟峰臉色凝重的回答:「如果你指的是失蹤了的武器的話,我發現了。」

「看來咱們的對手不僅僅是幾棵兇猛的食人樹。」修漢弗頓淡淡的補充。

駱啟峰的機甲一直和小隊成員保持著通訊共享,所以駱家兄弟的對話他也能聽到。

食人樹只會吃肉喝血,只有人才會使用武器。

「這樣也不錯,起碼知道罪魁禍首是誰了!」張嘉拓陰冷的說道。

「七哥,你去其他小隊那吧。」駱啟峰對駱啟戎說道。

「好吧,你們小心。」駱啟戎也不太放心那些沒有實戰經驗的戰友,要是只是一些變異生物的話,他還不太擔心,可一旦涉及到人還是會使用武器的人的話,就得加倍小心了。

「少嗦。」駱啟峰的回應非常的冷淡。

駱啟戎可不是一個被惡劣的對待了還會笑笑接受的聖父,他不顧現在緊張的氣氛,呵呵一笑,「小九啊,做人可要懂得禮貌,要知道你現在可是有兒子的人了,那些育兒書上應該寫了吧,作為父親要以身作則啊……」說完,不等駱啟峰迴答,飛快的駕駛著機甲閃人了。

整個小隊頻道靜默一片,小隊的機甲除了駱啟峰的也都停頓了一下。

「老,老大,我好像太生氣以至於產生幻聽了……」阿古達亞森結結巴巴的說道,他的機甲很和主人同步的踉蹌了一下,差點兒丟臉到死的摔了。

「不,你沒聽錯。」修漢弗頓冷靜的說道,可惜,那張英俊貴氣的臉上僵硬的表情出賣了他的心情,他若有所思的說道:「如果我沒猜錯那個兒子應該就在安其拉市住著。」

「是嗎?」海曼艾爾維斯像是聽到今天天氣很好似的,平靜的不得了,笑的很溫和的說道:「那隊長什麼時候讓我們見見小侄子呢?」

桑吉平靜淡泊的眼神中難得露出驚訝的神情,「還真是讓人意外的消息,卻是一個好消息,恭喜了隊長。」

張嘉拓:仍然處於石化狀態……

哈帝希伯來淡定的操作著機甲掃倒擋在前面的三棵大樹:隊長有兒子有什麼驚訝的,男人在十五歲的時候就能讓女人懷孕了。

不過,即使是不通人情世故的戰鬥狂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說出「少見多怪」這種拉仇恨的話的。

駱啟峰額頭冒著青筋的看著眼前六個一字排開的虛擬投像,七哥那個混蛋!

「難道是真的?!老大你真有兒子啦,你什麼時候談的戀愛,結婚……呃,現在咱們還沒到結婚年齡啊?」阿古達亞森的眼睛瞪得跟同齡似的,在他的腦子裡戀愛,結婚,生子是一個按部就班的程序,缺少哪個不行,而且必須按照順序來。

外表粗獷的大塊頭實在是純潔的很……

未婚生子什麼的,聽都沒聽說過!

「現在還在任務中!你們都給我把心思放在任務上!」駱啟峰咬著牙說道,即便隔著空氣和機甲,幾個人也覺得周圍的溫度降低了不少。

「老大,我這邊有發現了!」安靜了還不到一分鐘,阿古達的大嗓門就又響起來了。

說完,大家在共享圖像里發現生命探測系統發現一種奇怪的生物,光看外形的話完全會被當成跟周圍一樣的藤杉樹,可在生命探測系統里卻發現這種生物是有血液和體溫的動物?!

「這是什麼東西?當初食人樹在這個系統里可是檢測不出來!」阿古達粗聲粗氣的說道。

駱啟峰默不作聲的抬起機甲右臂,對著阿古達的方向就是一槍。

阿古達順勢向右一滾,駱啟峰的一槍打在了一條不知道什麼時候朝著阿古達的機甲伸過來的枝條上。

啪一聲,枝條應聲而斷。

知道自己被發現之後,那棵變異的藤杉樹索性不再躲藏,一棵十多米高的大樹上,一樹光溜溜的灰撲撲的枝條都揮舞起來。

修漢弗的俊臉頓時一青,「好噁心!」

修長潔白的手指在操作台上化為一道道虛影,他所駕駛的機甲開始連續不斷的射擊,精準的將一條條的枝條從與樹榦相連接的地方被射斷。

駱啟峰敏銳的注意到那些枝條落到地上之後就不再動了,「軍師,冷靜!」

說完,他的黑色機甲在高超的操作技巧下彷彿一隻正在靈巧奔跑的貓,飛速上前,一把激光刀出現在機甲的左手上,高高舉起,揮下。

刷一聲,大樹被齊根斬斷,應聲而倒。

剛才彷彿布滿了整個天空的枝條們也都死氣沉沉的垂在地上,沒有半分的生氣了。

駱啟峰看了一眼生命探測系統,發現面前的奇怪生物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

「你的毛病該改改了!」駱啟峰沉聲對修漢弗頓說道。

修漢弗頓苦笑一下,他倒是想改,但看到從心理上覺得骯髒噁心的東西的時候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失去理智。

「我盡量……」沒什麼底氣的保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