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五十六章見面5

第五十六章見面5 (1/1)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14 04:29  字數:0

「我改變主意了。」葉真真面癱著臉,一字一頓的說道。

亞歷山大羅德勒微微抬起下巴,等待著這個低俗的女人的感激和阿諛奉承,哼,楚楚說的對,這種自私自利的女人果然一見到小便宜就什麼都顧不得了。

葉志軒那個孩子有這麼個媽媽,還真是可惜了……

「我要投訴閆楚楚越權和失職。」葉真真冷靜的說道。

亞歷山大羅德勒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我說,」這次輪到葉真真學著他的樣子抬起下巴,臉上帶著不容置疑的惡意的笑容,「我要投訴閆楚楚越權和失職,另外,我還要投訴你歧視家長。」

亞歷山大英俊的臉頓時變得鐵青,勉強忍耐住了心中翻湧的怒火,義正言辭的斥責道:「你太不知好歹了,你這是在毀了自己兒子的前途!真是太自私自利了!身為一名母親,你難道不應該放任自己對兒子的病態的佔有慾,簡直太讓人噁心了!」

「再加一條毀謗罪!」葉真真雙臂環胸,趾高氣昂的說道。

「你你你,簡直無法溝通。」

「一分鐘之內,我見不到兒子就直接報警說閆楚楚綁架我兒子。我親眼看到了,門衛先生給她發了信息,怎麼那位熱心的負責的閆老師怎麼當起縮頭烏龜了呢!」葉真真撇著嘴,諷刺的說道。

從剛才到現在,在亞歷山大羅德勒的角度看,葉真真完美的詮釋了一個辭彙:小人得志!

這樣的人,根本不配自己和楚楚跟她計較。

這樣一個小角色,要收拾她根本不用自己動手。

眼神暗沉的亞歷山大羅德勒給閆楚楚發了信息,讓她把葉志軒帶到學校門口來。

要是平時,葉真真可能還會顧忌一下這位明顯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的公子哥,可現在,滾粗!

在兒子的歸屬沒有確定之前,駱家就是她的護身符。

兒子如果被駱家帶走,那麼葉真真不是跟著兒子走,就是回玉稻星守著家等著兒子回來;如果兒子能留在自己身邊,那麼就更不用擔心這種程度的公子哥的報復了!

某稱程度上說葉真真真的非常非常的識時務和厚臉皮,她完全沒想過要硬氣的拒絕駱家的幫助。

兒子真的被帶走的話,葉真真也不會尋死覓活,更不會非得把兒子也弄得苦大仇深的,仇視駱家。她會耐心的等待著兒子獨立的那一天回來找自己,並且,努力的在這段時間裡讓自己成長。

即便是駱家,也不能束縛葉志軒這個人的翅膀,他是雄鷹,終是屬於廣闊的天空的。

自己要做的是即便不能為他遮風擋雨也不要成為他的拖累。

生命還很長,不管是自己還是兒子都還有太長的時間。

葉真真心裡覺得,這一次自己能把兒子留在身邊的幾率很小。這也是她今天的心情這麼差的原因,如果再不找個機會發泄一下,她怕自己會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收到亞歷山大的信息之後,閆楚楚匆匆的帶著葉志軒趕到學校門口,凝脂般的小臉上因為運動浮起一抹淡淡的紅暈,如同一朵出水芙蓉,亭亭玉立,煞是動人。

「閆老師,您終於出現了。真是讓我久等了!」葉真真的冷麵對上兒子的時候立刻就回暖了,「小軒,過來。」

葉志軒多聰明啊,對於現在的情況心裡明白的很。小孩兒當下就掙脫了閆楚楚握著他的手,朝葉真真小跑過去,一把撲到媽媽的溫暖清新的懷裡。

「媽媽!」

「小軒……」閆楚楚的聲音嬌柔而婉轉,帶著微微的不解和委屈,讓人聽了心都軟了酥了,恨不得立刻犧牲一起達成她的願望。

「要回家了嗎,媽媽?」葉志軒把自己的小手塞到媽媽的溫暖乾燥的手裡,沒有理會閆楚楚的話。

亞歷山大羅德勒俊臉一沉,「葉志軒,你怎麼不回答老師的話,真是太沒家教了!」

說完,意有所指的看了葉真真一眼。

「閉嘴,明明是這位老師小姐先沒有家教的沒有理會我的問好!這位先生,身為一名學校領導請先把腦子裡那些情情愛愛的渣滓拋開,把自己的思想擺正行嗎!」葉真真立刻高聲反駁,非常的牙尖嘴利,完全沒有嘴下留情。

「對不起,葉小姐,我只是太關心小軒了。」閆楚楚紅著大眼,淚眼朦朧的說道。

葉真真在心裡高喊:出現了!出現了!楚楚可憐技能,淚眼朦朧技能!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家兒子只是太關心自己可憐的被無視的媽媽了。」葉真真完全沒掩飾自己的陰陽怪氣,「這個還只有五歲的孩子只是犯了一個寬容的、善良的、熱心的、高尚的成年的老師也會犯的錯誤,應該會被原諒吧。」

「我從來沒怪過小軒這孩子啊!」閆楚楚急急忙忙的說道,深情的看著葉志軒――小孩兒被盯得打了個冷顫,怯怯的躲在了媽媽的身後――閆老師是不是也是腦子有病的?

「不好意思,家裡有事我要帶孩子回去了。」

該說的說了,某些證據也拿到手了,葉真真打算打道回府了,明天還有個大BOSS要推倒呢,誰有功夫應付這些小怪……

葉二貨完全沒意識到光靠著自己的那點兒戰鬥力,連這倆所謂的小怪都推不倒。

真是非常的沒有自知之明!

「葉小姐,」閆楚楚急切的叫住葉真真,「你真的不考慮讓小軒住校嗎?要知道知識的匱乏會導致思想的淺薄,小軒這樣的孩子需要優秀的人教導才能讓他健康的成長起來。」

葉真真站住腳步,回頭面對著閆楚楚和亞歷山大羅德勒,笑了,「別以為你說的文雅點我就聽不出你在鄙視我學歷低,怎麼,你跟這位領導先生一樣的想法?覺得我學歷低就沒資格照顧自己的兒子是吧?或者你在暗示我的思想品德不過關?」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

「是嗎?」葉真真斬釘截鐵的說道,「不好意思了,我有。我對你的人品十分懷疑,認為你不適合教我兒子,我會給小軒轉班」暗示性的目光在亞歷山大羅德勒身上轉了一圈,「或者直接轉學。」

「不可以!」閆楚楚驚叫出聲,她一把撲過去抓住了葉真真的手臂,外表纖弱的她力氣出乎意料的大,一把抓的葉真真疼得齜牙咧嘴的,「請千萬不要以小軒的未來為代價賭氣。對不起,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請千萬不要讓這孩子轉學啊。」

亞歷山大羅德勒見閆楚楚著急的眼淚汪汪的,心疼死了,走上前來環住閆楚楚纖細的肩膀,柔聲說道:「楚楚,怎麼是你的錯呢。明明是她太不負責任了,為了賭一口氣竟然放棄了兒子的未來。」

葉真真冷笑,「要是燕嵐都是你們倆這種貨色,我讓兒子繼續在這個學校讀書才是會毀了我兒子的前途呢。不知所謂!」

「我們這種貨色,你以為你和你兒子是什麼東西?天才?這年頭宇宙里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天才!我瞧不起你這樣的母親,你能給孩子帶來什麼?他喜歡機甲,你有錢給他買機甲嗎?你有權勢送他去大師那裡學習嗎?你什麼都不能帶給他,只會給他拖後腿。你說的沒錯,如果葉志軒有個四大軍校畢業的父母的話,能教導他的確是燕嵐老師們的榮幸。因為有這樣一對父母,他註定會發光發彩,他會繼承父母的榮光,可是他有嗎?」亞歷山大羅德勒徹底拋開了斯文溫和的假面,尖刻的諷刺道。

「他有。」在葉真真張開嘴反駁之前,一個低沉冰冷的聲音傳進眾人的耳朵里。

葉真真猛地轉身,在漫天烏雲之下,一個修長精幹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不遠處。穿著一身筆挺的鐵灰色軍裝,帶著強大的氣勢,一雙深邃的黑眸如同千年的深潭一般深不見底。

五官俊美之極,卻絲毫不帶女氣,反而帶著勃勃的陽剛之氣,他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軍靴踩在地上噠噠的聲音一聲一聲的敲在了人們的心上,敲的人心肝震顫,忍不住後退。

在他面前,優雅俊美的貴公子亞歷山大羅德勒立刻變成了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