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五十五章見面4

第五十五章見面4 (1/1)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14 04:29  字數:0

網路的力量是極其強大的!

在地球上的時候是這樣,在未來的世界也是如此。

當年,葉真真旁觀了許多因為網路一鳴驚人大紅大紫的故事,也旁觀了無數因為網路而臭名遠揚,被人踩落塵埃的例子

坦白說,對於類似的事情葉真真是深深忌憚著的,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無瑕的人,你今天能利用網路的力量整倒別人,明天就可能成為別人的棋子。

網路的力量太大卻不容易掌控,是個容易傷人傷己的大招。

傷害別人也是需要勇氣和決心的,葉真真是一個心軟的人,做事又習慣性的留有餘地,如果今天不是種種原因結合在一起,讓她氣急了,她不會這麼做:

《拿什麼拯救你,遭遇小白花老師的媽!》樓主挑起戰爭失蹤兩天後終於再次有了回復,上面簡單的寫著兩段話:她沒有提前通知,放學後把我兒子留在學校補課,直到校車沒有按時出現,我才收到了兒子的信息,說今天要補課。大家都是當媽的人,真的覺得這種做法沒有任何問題嗎?真的只是簡簡單單的熱心的老師的所作所為嗎?

我現在去接兒子,一會兒上錄音!

現在網上的情況並不像葉真真一開始預計的那樣一面倒,沒有她想像中的大家異口同聲的責怪閆楚楚的現象發生。

下面留言的人里大概有四成在責怪小白花,也在說閆楚楚做的不對,還有三成半人覺得小白花是很討厭沒錯,閆楚楚的做法也有些問題沒錯,可並不能肯定的說閆楚楚就和小白花划上等號了。剩下的約兩成半里有一成半的人是來看熱鬧打醬油的,還有一成以「我愛**」為首的人上竄下跳的不斷叫囂老師萬歲,老師熱情,老師負責,樓主妒忌,樓主惡毒,樓主肯定丑如無鹽,一定是沒人要心理扭曲!

不得不說當年網路上有句話說的太對了:一個腦殘粉能抵十個黑。

葉真真能得到四成人的支持,我愛**這群人功不可沒。

懸浮車停在燕嵐初等學校的停車場上,這個時間留在學校的師生還不少。

葉真真沒有在停車場看到自家兒子,臉色又黑了一層。

她走到門衛那裡申請進入校園,同時打開了智腦的錄像功能。

「您好,我是七年級一班葉志軒的家長葉真真,我兒子沒有按時回家,我卻沒有收到任何學校方面的通知,現在很擔心孩子的安全,希望能進入學校找到孩子。」

燕嵐的門衛有智能機器人也有真正的人類,葉真真不是個有城府的人,不太會掩飾自己的臉色,不過她難看的臉色被門衛當成了對孩子安全問題的焦急。

所以,年輕的門衛在確認她的身份之後很快聯繫了今天在校內值班的學校領導,還聯繫了葉志軒的班主任閆楚楚老師。

葉真真在門口等了幾分鐘之後,一個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年輕人出現在學校門口。

這是一個氣質斯文優雅的年輕人,金黃的頭髮彷彿發散著溫暖一樣,碧綠的眼睛有些憂鬱和溫和,立體深邃的五官完美的彷彿是出自神祗的手筆,修長高大的身材,身上有著良好的家世才能培養出來的貴氣。

令人驚訝的是,在面對葉真真這位焦急的家長的時候,他表現出了和溫和的氣質截然相反的冷淡。

「您好,葉小姐,請問您有什麼事嗎?」亞歷山大羅德勒完美的掩飾住了自己的不耐和厭惡。

真是不識好歹缺乏教養的女人,難得楚楚好心好意的幫她教育孩子,這個女人完全不領情不說,居然還想倒打一耙!

為什麼世界上總是有這種令人厭惡的醜惡存在呢?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們這種存在才能襯托出楚楚的純真美好啊!

「我來找我兒子!」

葉真真是個二貨沒錯,可她的三觀絕對是端正的,而且智商沒有絲毫缺陷。

她沒看出亞歷山大羅德勒淡漠的神色背後的不耐和厭惡,但她清楚的感受到了這個人的冷漠

心裡更加的不快起來,不管怎麼說身為學校領導在面對現在這種情況的時候,即便是裝也得裝出一些焦急來吧。

怎麼學校出了這種事,負責的領導還給家長臉色呢!真是白瞎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了!

「葉志軒同學正在閆楚楚老師那裡接受補課,等補完課閆老師會送他回去的。你可以回去了!」亞歷山大羅德勒冷冷的說完,轉身就想離開。

「我現在就要帶我兒子走!」葉真真同樣冷冷的說道,心裡恨不得上去在這個人臉上狠狠的踹上兩腳。

「不是跟你說了嗎,他現在正在楚楚老師那裡補課!」亞歷山大羅德勒還是沒有按捺住,流露出了幾分不耐和鄙視,「楚楚老師可是約什納夫高校的高材生,能夠得她的教導對葉志軒同學來說應該是求之不得的吧。我記得葉小姐並沒有接受高等學校的教育吧?」亞歷山大羅德勒這次沒有掩飾自己的不屑,明明白白的表現出了自己的高高在上。

葉真真氣到極點反而笑了,「呵呵,按照這位先生的邏輯,如果我是四大軍校或者四大高校的畢業生的話,就能堂堂正正的鄙視嘲笑燕嵐的老師了是吧?能夠教我兒子的話,那就是燕嵐的老師的榮幸了吧。我今天還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是沒讀高等學校,可那又怎麼樣!我一沒犯法,二沒做對不起別人的事情,你還真就沒資格鄙視我!」

亞歷山大羅德勒一時有些語塞,他本質上不是一個尖酸刻薄的人,也察覺到自己剛才那句話的不妥,不過這不代表他要對葉真真示弱,「我的意思是,比起你楚楚更適合教導葉志軒那樣天才的孩子。」

「您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我是孩子的媽媽,她是小軒的老師,在小軒的生命里我們完全擔任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角色,教導那孩子的東西也是不同的,兩者之間完全沒有可比性吧。」葉真真沒好氣的說道。

「不管是媽媽的角色還是老師的角色,楚楚都能比你做的好!」亞歷山大羅德勒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這麼說閆老師是想當我孩子的媽了?」葉真真挑起眉毛,冷笑著說道。

「怎麼可能,我只是說如果將來楚楚當了媽媽的話,會是個比你要好的媽媽。」想到楚楚和孩子,亞歷山大羅德勒的心一下子變得火熱起來――楚楚和他的孩子。

「是嗎,那祝你和閆老師早生貴子了,好讓她把自己的善良和熱心揮灑在自己孩子身上!我現在能帶兒子走了嗎?我想貴校應該沒有權利阻止我在放學時間帶走自己兒子吧!」

亞歷山大不屑的哼了一聲,心說你以為說兩句好聽的就能讓我對你的觀感變好嗎,那是不可能的。

「葉小姐今天來的正好,我和楚楚也正想找你商量一件事呢。你也知道這次的機甲模型大賽不管是對葉志軒同學來說還是對燕嵐來說都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比賽,所以為了葉同學能有更多的時間學習,接受更好的指導,我們打算讓那孩子住校。你放心,我會給那孩子申請免除食宿費用的。你既然是孩子的母親,應該知道什麼樣的選擇對孩子比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