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四十一章便宜爸爸提前登場6

第四十一章便宜爸爸提前登場6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14 04:29  字數:0

聯邦第五軍團,亞特蘭星駐地。

駱啟戎正站在第十五師的醫療部里,那些醫療隊里英姿颯爽的漂亮女兵們經過的時候都會或含蓄或光明正大的把目光落在站在鑒定科門口的修長精壯的身影上。

午後,陽光正好。

駱啟戎穿著作戰服,作戰背心完美的勾勒出了上半身的身形,肌肉線條修長而流暢,即使靜止不動也能讓人感受到他的身體里蘊含著的強大的力量。

他慵懶的靠在牆上,就像一隻吃飽了正愜意的休憩著的豹子,暫時也只是暫時的掩去了站立於食物鏈上層生物所特有的掠奪氣息。

駱啟戎仔細的把新鮮出爐的鑒定書看了一遍,緩緩的彎起了嘴角。

以他的本事,自然能夠悄無聲息的把一個微型監聽儀放到葉志軒那頭被他摸了三次的小捲毛上,也能不動聲色的弄到半根卷卷的頭髮。

經過鑒定,葉志軒確實跟駱啟戎有親屬關係,但並非父子。

雖然早就知道不會是自己的種,可這份報告出來後駱啟戎才能徹底放心呢,不過放心之餘意外的有幾分遺憾。

那麼一個聰慧又可愛的孩子,那雙黑亮的大眼期盼的看著自己的時候簡直不能更可愛了。

其實是自己的兒子也很不錯啊。

結果出來之後,駱啟戎給自己父親發出了通訊申請,因為某個原因,這個申請剛剛發出就立刻被接通了。

長相和身形都跟駱啟戎極為相似只是更加成熟,也富有歲月雕琢出的魅力的駱楊這個時候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什麼事?」

駱楊父子的確是很相似的,準確的說駱家所有的父子都很相似。

在冷硬的駱家男人們裡面,駱楊父子算是比較溫和的――起碼錶面來看,是比較溫和的,所以駱楊在家族裡主要負責對外事務。

「結果出來了,確實有咱們家的血統,但不是我兒子。」在自己父親面前,駱啟戎沒有掩飾自己的一點點兒遺憾。

聽齣兒子的意思,駱楊莞爾一笑,「怎麼?那個孩子那麼招人喜歡嗎?」

「跟小九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又乖巧又嘴甜,你說招不招人喜歡?」駱啟戎眼裡充滿了笑意。

呃,又乖巧又嘴甜的小九?!

駱楊愣了愣,覺得以自己的想像力實在想像不出那個樣子的小九。

「你這麼一說我也開始對那個孩子好奇了。」

「會有機會見到的,雖然乖巧可愛,但是在面對媽媽以外的人的時候,小爪子還挺利的。」駱啟戎想起了昨天小孩兒乖巧的對自己說自己摸他摸得很爽的樣子。

聽了這話,駱楊反而更高興了,「這樣很好,駱家人哪有爪子不利的。怎麼,你被撓了?」

「呃,一不小心而已。」駱啟戎笑笑說道。

「這件事我已經上報給你爺爺了,昨天已經派出情報人員去調查那對母子,這件事你不用管了。」玩笑過後,駱楊正色說道。

「要不要派些人保護他們?」駱啟戎看似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駱楊愣了一下,笑道:「看來你真的很喜歡那個孩子。」

「爸爸,我喜歡的可不止是那個孩子,還有他媽媽呦。」駱啟戎又回憶起那個狼狽的一臉塵土的女人神色平靜的駕駛著一個小小的飛輪躲開了一個五級機甲師的攻擊圍捕,衝到自己面前的樣子,那個時候她的眼神里彷彿帶著一團火焰似的,溫暖又熱烈。

太帶勁了!

駱楊皺起眉頭,「怎麼回事?你不會是對那孩子的母親有什麼意思吧?」

駱啟戎哈哈一樂,得意的說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爸爸,做人嘛,還是要純潔一點兒的。那女人是真不錯,不過不是我的菜。我猜如果孩子真的是小九兒子的話,她跟小九之間會很有趣的。」

「你在想什麼呢,」駱楊沒好氣的呵斥了他一句,「即便是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她跟小九之間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的意思不是說她會成為我的九弟妹。只不過,她非常的重視孩子,再加上小九的性格,在兒子的問題上他們倆肯定會起衝突的。」

駱楊眯起眼睛,打量著自己的兒子,「小七,我告訴你,這件事事關重大,不准你在裡面搗亂。」

「是,長官。」駱啟戎立正敬禮,表示自己接受了父親的命令。

心裡卻想著:還用我摻和,就葉真真那性子,事關兒子絕對能隨時變身母狼,這樣一個人跟小九撞上了,誰都不用摻和直接就能天崩地裂了!

「至於要不要找人保護他們,你決定吧。家裡不會派人手,你自己跟華叔叔溝通。」

「好吧。」

「小七,」到最後,駱楊還是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不要跟那個女人有什麼牽扯,即便不考慮家世,她也曾經是你某個兄弟的女人。」

駱啟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爸,你真的想太多了。我絕對絕對沒那個意思!我就是覺得她的性格很合胃口,就跟你當初欣賞華叔叔的感覺一樣。我就是在飢渴也不會喜歡上一個腦子裡的印象是頭髮像雜草一身土的女人啊。」

駱楊仔細的觀察了兒子的神情,確定他說的是發自內心的實話,才放心了。

「好吧,我相信你。」

「謝謝長官的信任~」駱啟戎笑眯眯的又跟父親貧了一句,父子倆才掛斷了通訊。

跟兒子聊完之後,駱楊想了想,給自己的父親――聯邦總軍長駱昶君發了通訊申請。

以駱老爺子的身份,即便發出申請的人是最親密的兒子也得通過隨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