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三十六章便宜爸爸提前登場1

第三十六章便宜爸爸提前登場1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14 04:29  字數:0

駱啟戎有些驚訝,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讓這位神經大條的媽媽緊張成這樣?

剛才自己滿臉血的時候她都沒這樣,自己也不過暈了幾分鐘而已,這麼短的時間裡能發生什麼事?

更不用說是讓他讚賞不已的面對兇殘的星盜的威脅下她表選出的勇敢,果斷,敏銳!

怪不得能生出這麼出色的一個孩子!

掩下目光中的若有所思,駱啟戎轉向忐忑不安的醫生護士,淡淡的說道:「剛才發生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們不用擔心,稍後會直接聯繫你們院長處理。還有,我要起訴剛才那個醫生意圖謀殺現役聯邦軍官,需要你們作證。」

即使是平淡的語氣,駱啟戎的身上也帶著無法掩飾的自信和威壓。

這是小門小戶出身的人無法具有的一種氣質……

就是那種現在有劫匪出現的話,會第一時間知道他是肥羊的貴族氣質――葉真真默默的在心裡腹誹。

一開始聽說這位可以跟院長直接聯繫,眾人先是一喜,可聽到後面,就忍不住膽寒了。

謀殺現役軍官是什麼罪名?

絕對死罪!

果然不愧是聯邦中校,要一個人的命也能這麼輕描淡寫。

要知道即便是在YY小說的世界裡,輕描淡寫的取走別人這種事也是主配角的權利,像葉真真和各位醫生護士這種普通人,可從來沒要過別人的命。

不過,如果要的是那個比托斯的命的話……

愛德華醫生和三位護士相互看了一眼,別說是這件事是真的,就是構陷出的罪名,他們也肯豁出去做這個證。

那個人,太讓人痛恨了。

在其位不謀其政,搶佔別人的功勞這些都是輕的,從他到了醫院,肆意的辱罵,侮辱,甚至是毆打,完全不把別人當人看。

這些日子以來,急診部除了被比托斯整走的人之外,還有更多的醫生護士因為受不了他的所作所為選擇離開福利待遇都是星球第一的濟世醫院。

他那樣的人,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是件好事!

愛德華醫生咬咬牙,艱澀的說道:「我們會作證的,不過,駱先生,我們醫院的急診部部長奧斯特里尤塔是他的姑父,而且奧斯特里尤塔也是濟世的董事之一,身份不俗,所以……」

「濟世的董事?呵……」

駱啟戎不僅是語氣,他的表情、眼神,所有的肢體語言都表示出了對這個身份的不以為然。

「想必能縱容出這麼一個貨色來,尤塔先生也不會是個一塵不染的潔凈人士。」

「尤塔部長並不是比托斯那樣的人,雖然他有些……」

「這位醫生,你顯然不懂事事情的因果道理。以剛才那個人渣醫生的所作所為來看,他平時對你們為所欲為已經很長時間了,誰給他權利如此對待你們?那個給他這樣權利的人,難道不應該為此承擔一些責任嗎?還有,以那個人渣表現來看,他的醫術不精是肯定的,對待病人也是為所欲為的,毫無醫德,甚至毫無人性,人品低劣。我相信,這樣一個人是不可能沒有醫療事故的,那些被他害了的病人難道就應該怪罪於他嗎?是誰把各方面都不及格的他招進急診部這麼一個緊要部門的?」

駱啟戎並沒有表現的蠻不講理傲氣十足,他只是平靜的帶著點兒優雅的訴說著,卻輕易的勾起了所有人的同仇敵愾。

「無辜的是在座的我們和你們部門的其他同事和那些更無辜的病人們!」

「您說的太對了!」愛德華醫生被鼓動了,他的面色激動起來,白皙的臉因為激動而變得通紅。

想到自己平時被比托斯侮辱,被他搶走功勞,替他背黑鍋,尤塔那個胖子明明知道這一切,卻從來都不在乎,他當然不在乎了,被侮辱的人不是他,被搶了功勞的不是他,給別人背黑鍋而被患者和家屬們責罵被醫院怪罪的更不是他!

葉真真在旁邊驚嘆的盯著他,跟這位相比自己的招數實在太小兒科了!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陽謀了吧?

相比之下,自己對待那些極品的態度難道基本上是你極品我比你更極品……

自己是成年人心態了,知道這種方式只是權宜之計,抱著的是玩笑的心態。

可自家小孩兒才五歲呢,這要萬一被自己帶歪了,覺得對付人就該這樣,那自己到時候可是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也許當家長就是這樣,不管你的孩子再優秀再懂事,你也總是會在他的成長過程中遇到一個又一個因他而起的難題,跨過一道關卡之後又是另外一道關卡,而且這個過程並不會隨著他的長大成人而結束,它會一直持續到你的死亡。

葉真真難得文藝了一把,覺得總結出以上話語的自己在寫作一途說不定還是很有天賦的。

不過馬上,她的腦袋又大了。

教育兒子和兒子他爸的問題都是大難題!

這麼來看,讓孩子早些接觸他爸爸那邊對小軒的成長是很有好處的,當初看小說的時候十大家族裡葉真真最喜歡的就是駱家,這是一個很「正」的家族,巨大多數家庭成員都是軍人,家族嫡系成員之間的感情很好。

自己太沒心眼,手段也不高,心又軟,做事情還不夠果斷……

可葉真真還是堅信,自己的存在對孩子的也是很有必要的!

母親是沒有人能夠代替的!

她的目光不經意的落在駱啟戎的臉上,在葉真真的記憶里孩子的便宜爸是個修長漂亮的介於青年和少年之間的男孩,聰慧、懵懂、冷漠、敏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