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未來之當媽不易 >第三十三章這個男人很眼熟2

第三十三章這個男人很眼熟2 (1/2)

小說名稱《未來之當媽不易》 作者: 瓜姑娘  更新時間:2013-06-14 04:29  字數:0

今天天氣很好,安其拉市,不,是整個亞特蘭星最好的醫院――濟世醫院的院長華清駱正在自己別墅的花園裡,想要找出開的最好的一朵紅色安倍送給自己的妻子。

安倍是亞特蘭星的愛情花,其中以火紅色的最為稀少和珍貴,一百二十三年前,華清駱就是拿著一捧紅色安倍向妻子求婚

紅色安倍是一種很美麗的花,燦爛而嫵媚,象徵著永恆的愛戀。

一百二十多年的時間裡,這片紅色安倍完美的見證了這座別墅的主人們之間的愛戀。

十多分鐘後,華清駱才找出一朵在他看來最漂亮的安倍,欣喜的剪了下來,想到一會兒即將看到的妻子美麗的笑顏,清俊的臉上也不由得綻放出一抹溫柔的笑。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智腦提示有通訊申請。

華清駱臉上的笑容一斂,變成了苦笑:難得的假期要泡湯了……

他接通了通訊,一個高大壯碩的中年男人虛擬投像出現在他面前,隨著他的腳步一起移動。

中年男人有著黝黑的膚色和冷厲的氣質,一身筆挺的少將軍裝。

「大哥,什麼事?」

華清駱的大哥,亞特蘭星最高軍事將領華清軍少將臉上一貫是面無表情的,現在也不例外。

「小三,我剛剛收到機甲智腦信息,駱家七少爺受傷了,你得過去看看。」

華家是亞特蘭星最有權勢的家族之一,家族成員分布在了商政軍各個行業里,並且各有各的成就,他們和其他幾個家族一起掌控著亞特蘭星。

不過,跟身為宇宙十大家族的駱家比起來華家就太渺小了。

身為駱家的下屬家族,駱家嫡系七少爺在自己的地盤上受傷是大事中的大事。

華家老大華清軍是個嚴肅的軍人性子,明明知道這位在自己手下當兵的七少受傷不是很嚴重還要撲上去噓寒問暖大拍馬屁這種事他做不出來。

不過,於情於理華家都是要出了重量級的人物去看望一下,身為嫡系三子又是亞特蘭最好的醫院的院長的華清駱是最好的人選了。

華清駱是個聰明人,一看大哥的神色就知道那位表現不錯很得大哥喜愛的七少傷的不厲害。

「我馬上過去。」

「好。」華清軍直接關了通訊。

對自家大哥的性子早有了解的華清駱苦笑一下,自己這位大哥這冷淡無趣的性子還真是兩百年如一日的,沒有絲毫改變。

回到客廳,正在看書的劉妍如聽到丈夫熟悉的腳步聲,優雅的抬起頭,看到他手上的安倍,溫柔的笑了。

華清駱有些鬱悶,好不容易能陪妻子一整天的時間,看來又不行了。

「我得出去看望一位病人。」華清駱並沒有說病人到底是誰。

劉妍如心裡有些失望,不過對丈夫的工作還是很理解的,「我沒關係,你去吧。」

她回到房間,給華清駱搭配了一套衣服。

華清駱在她額頭輕吻一下,「應該不需要很長時間,我很快會回來的。」

劉妍如笑得清雅,「我等你回來吃晚飯。」

「好。」

另一邊,被各部門大開方便之門而比平時快了兩倍速度到達目標地點的救護車上的救護人員驚愕的看著乘著飛輪來的兩大一小。

是他們看錯了嗎?

怎麼前面駕駛飛輪的是個四五歲的小孩兒?!

不是說只有一位男性傷員嗎?

「你們這是在拿聯邦軍人的生命開玩笑嗎?!」隨行救護醫生比托斯雅力士臉色難看的朝葉真真和葉志軒怒吼。

葉真真和葉志軒茫然的對望,發生什麼事了?他們哪做錯了嗎?

「請問醫生,我們哪裡做錯了嗎?」

比托斯雅力士火冒三丈,上竄下跳的大罵,「你們這兩個骯髒的下等人,怎麼能這麼對待這位尊貴的先生,你們知不知道一百個你們倆綁一塊都比不上這位先生的一片指甲!」

瞧瞧那亂糟糟的堪比瘋子的頭髮,那臟污破爛的衣服,還有臉上髒兮兮的灰塵。

從哪冒出來的兩個乞丐竟然救了這位貴人!

比托斯雅力士心裡的妒火已經把他的理智焚燒殆盡了,鷹鉤鼻都快氣歪了。他在濟世醫院當了五年急診醫生了,這五年里從來沒有一位病人能夠擁有這麼大的勢力,能夠調動全市的交通部門,開通便捷通道,以最快的速度到達目的地。

安其拉市可是亞特蘭星的心臟,想要在這個交通尤為繁忙的周末時間調動整個城市的交通,可不是小勢力能夠做到的。

想到自己即將救助這樣一位大人物,比托斯的心跳得飛快。

這是一個機會!

一個飛黃騰達成為人上人的機會!

至於眼前這兩個叫花子,隨便嚇唬嚇唬打發掉好了。難不成還妄想著得到這位大人物的感激嗎!簡直不知所謂!

「我們要馬上救治這位病人,你們兩個可以走了。」

大罵一頓之後,豐富的情緒得到宣洩之後,比托斯雅力士用施恩的語氣說道。

葉真真:哪來的神經病?!這年頭神經病都能當醫生啦!

葉志軒:又碰上一個腦子有病的人,看來又要媽媽出場了。

葉真真倒是想施展施展,可問題是自己這邊還有個病人需要救治呢,能得罪醫生嗎?碰上這麼個醫生,救命恩人會不會有危險啊?

「你們怎麼還不滾,難道還想我施捨給你們兩個信用點花花嗎?」

見葉真真和葉志軒不肯離開,比托斯又跳腳了。

在他眼裡,這個女人和這個孩子是明晃晃的想要和自己搶功勞啊!